历史的记忆:文革十年(十九)
六年级 记叙文 1150字 186人浏览 379871805陈洁

第二天一早,我们分部全部人员分二批乘上了去上海的汽车,到达上海北站以后,因要等总部人员基本到齐,所以我们买了傍晚的火车票,在候车室有人告诉我,我们单位的C 某某就刚才,才把两颗手榴弹扔进了车站厕所,这时有几个人说他胆子太大了,万一被上海造反派发现,事情就麻烦了。

火车大约是六点多开的,到达南京好像是凌晨三点多,我们和总部大约二百人左右,(一部分人因不去南京,各自去亲戚家暂避)排队一起向南京军区司令部出发,到达后经总部头头联系告知,要八点以后军区负责人才能接待我们,还要过三个多小时,这时我们这些人太累了,所以大家全在军区大门口对面马路上,大树下,也就躺在水泥地上睡觉了。

当有人把我推醒,己快九点了,这时总部头头叫大家排队,一起去华东水利学院因经过总部头头和军区负责人接洽,我们被安排在华东水利学院。

到华水后,我看见从各地来的造反派很多,大多数是来寻求军区帮助的,浙江其它地区的也有,头头告诉我们:晚上睡觉就睡在教室桌子上,吃饭问题暂时自理,军区没办法供应,江苏本省的也解決不了,目前华水还住着一千多徐海班的人,他们吃在华水有军区供应,(徐州至海州一带的两派,因军区为解决他们两派的武斗正在办学习班),头头並宣布了我们每天的行动和作息时间。

刚开始我们对形势还抱有很大希望,吃过早饭八点半就到大教室集中,先学毛主席语录,接下来有总部头讲述目前的形势,再有外地老保来讲解他们地区的斗争情况,接下来发言和讨论分析,下午一点到四点也是这样。

傍晚因天热大家全坐在校内的草地上乘凉聊天,在这里我还要提一件难忘的事:我单位的人自到南京后,无意中都组成了几个三人组,因吃饭自理,我们就到离华水最近的一家四川饭店吃饭,好像是在华水的第三天晚饭。

我们吃好饭,看见红总二个女生在吃完饭后,从身上拿出二块手帕,把刚多买的二碗白饭用手帕包起来,随后就拎着出了饭店,当时我们感到很奇怪,便叫人去问,据那二个女生说,她们这些学生全是从平湖据点撤出来的,有些学生因口袋里沒钱,故有几个学生己两天沒吃饭了,这两包白饭是拿去给他们吃的。

我们听后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回去买上把这事告诉了分部头头,並要求分部人员大家捐款,分部头当即决定除学生外,新仓分部工人每人拿出两元,我清楚记得除S 某某拿出一元外(因他家庭困难)其他全部两元,共筹九十五元,这也记录了我们新仓分部当时除学生外共去了四十八人,后有分部头把钱交于学生。

白天学习,晚上睡在大学那不到四十公分宽的课桌上,蚊子咬的常惊醒,翻身要抓住桌子边,不然要滚到地下去。

我清楚记得,那是第一天晚上,可能是半夜,我被一响声和叫喊声惊醒,当有人拉亮电灯才发现,我旁边的课桌上一位女同志滚跌到地下去了,她老公也睡在她旁边的课桌上,她老公是造反派抓打对像,四人邦粉碎后的劳动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