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参赛作文
初一 议论文 2370字 130人浏览 zwlj2222222222

十年

松湖莞中 尹一帆

我在一片废墟上建了一座城。曾经这座城以不同的形式存在于无数人的梦里。它朱红色的新墙下掩埋的,是曾经的繁华和而今的寂寥。是血和泪的风尘。

这座城的名字,有人叫它乌托邦;有人叫它理想乡,而我更喜欢学着无数年前它的某任主人一样,称它为“桃源”。那个阡陌交通,鸡犬相闻的绝世桃源。

这里是红尘中的天堂,是喧嚣中难觅的短暂清明,更是所有狂想家的归宿。

世人将所有他们不理解的事物视为异端,就像他们将所有天才视为狂想家。

就像我说的那样,这座城曾经是有着许多任主人的。但无一例外的,这些主人们都守不住这座城十年。

人们守着他们的孤城万年千年,但他们不允许有人守着另一座他们不知道的城百年十年。 于是这座城曾那么孤独地在历史中飘摇,被现实一次次的付之一炬。最后变成一个看起来有着特殊的愚蠢色彩的幻梦。

这很悲哀,但所有人,处了狂想家以外的所有人,都认为理所当然。

我希望,这一次,城能在我手里守过十年。

第一年

这是我在这城里的第一年。我站在城门口,代替整座城,像有着温润眸子的白驹,欣喜地迎接着主人的到来。

我看见络绎的狂想者们,从泛着光芒的夕阳中,一步一步慢慢走近。

他们有的是落魄的诗人,无人明晓的文字却在他们的心里辗转成歌,;有的是众人鄙弃的艺术家,无人理解的绚烂色块里藏着着所有人的梦想......... 仔细观察,你会发现,他们所有人都曾有过天才的名号,他们顶着陈旧的皇冠,走上一条所谓的“歧途”自此被众人唾弃,嘲笑。他们是自己的勇者,摘星握月无所不能。

我看着他们在城中各处安家,卑微着,但并不平凡着。

转眼已是冬天,灰暗的天空中飘落洁白的雪花,将整座城覆盖。那朱红色的城墙仿佛被吹老一般。刺骨的寒冷漫进千家万户,万家灯火在凛冽的狂风中飘忽不定。我忽略了一个事实,这里虽然是“桃源”。但实际上所有的房屋都千疮百孔,粗鄙不堪。

我呆呆地伫立在城门口,无能为力地听着歌者的声音被风雪粗暴的淹没,戛然而止;看着画家的新作在冻僵的双手下被错误地涂成乱七八糟的混沌,最后被颤抖地撕得分崩离析....... 大雪过后,陈久不变的天空中萦绕着阴霾。有人一步一步缓缓地步出城门。就像他们来的时候一样。他们的脸上带着勉强的笑容,用最后的力量和我强颜欢笑。“我还会回来的。”他们这么说。

而我惘然无措。

我不知道,这只是所有离开的序幕。

第五年

这是我在这城里的第五年,我站在城门口,代替整座城,像有着温润眸子的白驹,寂寞地守望着所有过去和现在的离人。

那些离开的人,没有一个再回来。

而城里的人们,也在风雪和暴雨后,不停地离开。

当然也仍有许多人坚持着。他们虽然卑微着,但我坚信他们不会一直平凡着。

城中各处的花草凋谢着,树木的叶子也渐趋绯红。落叶和花瓣在整座城里飘着,落在地上后便零落成了泥。

也许只有香如故?

画家们,作家们,歌者们.... 许多许多的人都来到了街道上寻找那一刹那的灵感。 许多人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也有人那饱经风霜的脸上洋溢着幸福。

在此刻,他们肆意地,毫无牵挂地在自己的梦想里驰骋。

长安是其中最投入的一个。

我看见她的时候,她正在画一幅巨大的油彩。上面没有落叶,只有层层叠叠的绿叶,和一匹有着温润眸子的白马。

她喃喃着:“一定会有春天的,一定会有。不管秋天还是冬天,一定会有春天。到了春暖花开的季节,一切都会好起来。”

她转头看我,问我:“你说呢?白驹?”

我竟无言以对。

秋天过后,城里的人又少了很多,有些人觉得自己熬不过这个冬天,而有些人,他们把一切留在了这里,包括最新的作品。他们说:“在这里的日子,不过虚空大梦一场。空有才气如何,空有梦想如何,现实才是最重要的。那一切,换不来一分半毛,换不来功成名就。换不来妻儿平安。我们把最好的作品和最骄傲的自己,留在了这里。够了。幼稚的过去,该散了。” 我站在城门,莫名的很哀伤。并不只因离别。

十年

这是我在城里的第十年。我站在城门口,代替整座城,像有着温润眸子的白驹,孤守了这座城整整十年。

整座城里,只剩下我和长安。

这个时候长安已经在多年的折磨里染上重病。我去看她的时候,她用粗糙的双手,柔弱地摸着我的脸。“你怎么不会累不会老呢,白驹?”她的话我总是无言以对,她也习惯了这么久我只充当了旁听者的事实。“白驹,恐怕我,等不到明年的春天了。”我脸上波澜不惊,眼底却闪过一丝绝望和疲惫。“不会的,你还没有看到春暖花开。”“傻瓜,我自己的事情我不知道么。如果我不在了,你也别那么傻了?”“什么意思?”她没再说话,只是很解脱地笑笑。 第二天我去看她的时候,她微笑着永远睡着在那永远漏雨的屋檐下了。脸上有闪闪的水珠。不知道是泪水还是露水。

我想起第一次见她时她的喃喃自语,想起所有离别的人说过的话,又想起她疲惫的笑容和最后的叮嘱。

明天就是十年的最后一个新年。而我,却再也不想呆在这里,一分一秒。我看着那早就斑驳得让人厌恶的城墙。一股恶心就泛上心头。

我疯狂地跑出城门。在外面不停地找来柴火。然后我像过去无数的这座城的经历一样,将它付之一炬。而在漫天的火光中,我终于感觉到了近十年来最大的温暖。金色的火光不断升腾。我落下了眼泪。十年来,第一次。

我疲惫地瘫坐在地上。这座城和这个梦,终于醒了。

曾经我无比地坚信,这个世界会留给异类,狂想者,许多许多曾留在这个城里的人一条光明的道路。

那条路直通天际,在所有那些凡人们都触不到的最接近太阳的地方。

但现在呢?

这个世界留给我们的,却只有,被埋葬在深深处的骄傲,再也回不去的年少。和在火光里变成废墟的这座城。

天才和狂想家,不过是现实面前的一个巨大的笑话。

所有的抗拒现实的人,也不过卑微着,然后平凡着。

这个悲剧确实理所当然。

我想起许多年前,那个笑靥。“不管秋天还是冬天。一定会有春天。到了春暖花开的季节,一切都会好起来。”

我曾经在这里面沉迷,不觉无奈和伤悲。

但今天,这十年的无奈和伤悲,像花儿一样绽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