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晚餐》赏析
初一 记叙文 2138字 7766人浏览 Jodyss33

《最后的晚餐》赏析

画面利用透视原理,使观众感觉房间随画面作了自然延伸。为了构图使图做得比正常就餐的距离更近,并且分成四组,在耶稣周围形成波浪状的层次。越靠近耶稣的门徒越显得激动。耶稣坐在正中间,他摊开双手镇定自若,和周围紧张的门徒形成鲜明的对比。耶稣背后的门外是祥和的外景,明亮的天空在他头上仿佛一道光环。他的双眼注视画外,仿佛看穿了世间的一切炎凉。

达. 芬奇毕生创作中最负盛名之作。在众多同类题材的绘画作品里, 此画被公认为空前之作, 尤其以构思巧妙, 布局卓越, 细部写实和严格的体面关系而引人入胜。构图时, 他将画面展现于饭厅一端的整块墙面, 厅堂的透视构图与饭厅建筑结构相联结, 使观者有身临其境之感。画面中的人物, 其惊恐, 愤怒, 怀疑, 剖白等神态, 以及手势, 眼神和行为, 都刻划得精细入微, 唯妙唯肖。这些典型性格的描绘与画题主旨密切配合, 与构图的多样统一效果互为补充, 使此画无可争议地成为世界美术宝库中最完美的作品题材取自圣经故事。犹大向官府告密,基督在即将被捕前,与十二门徒共进晚餐,席间基督镇定地说出了有人出卖他的消息,达•芬奇此作就是基督说出这一句话

时的情景。画家通过各种手法,

生动地刻画了基督的沉静、安详,

以及十二门徒各自不同的姿态、

表情。此作传达出丰富的心理内

容。

达•芬奇改变了文艺复兴早

期对这一题材的传统处理方式,

图中人物列为一排,以基督为中

心,十二门徒分为四组,对称分

列两侧,形成了一个穿插变化又

相互统一的整体。达•芬奇成功

地运用构图和用光等手段,塑造了一系列个性鲜明的人物形象。《最后的晚餐》(约1495-1498;壁画 420X910厘米)

意大利伟大的艺术家雷昂纳多•达•芬奇所创作,是所有以这个题材创作的作品中最著名的一幅。画面中的人物,其惊恐、愤怒、怀疑、剖白等神态,以及手势、眼神和行为,都刻划得精细入微,惟妙惟肖。这些典型性格的描绘与画题主旨密切配合,与构图的多样统一效果互为补充,使此画无可争议地成为世界美术宝库中最完美的典范杰作。这幅画,是他直接画在米兰一座修道院的餐厅墙上的。沿着餐桌坐着十二个门徒,形成四组,耶稣坐在餐桌的中央。他在一种悲伤的姿势中摊开了双手,示意门徒中有人出卖了他。现藏于米兰圣玛丽亚德尔格契修道院。<<最后的晚餐>>壁画取材自圣经马太福音第26章,描绘耶稣在遭罗马兵逮捕的前夕和十二门徒共进最后一餐时预言“你们其中一人将出卖我”后,门徒们显得困惑、哀伤与骚动,纷纷询问耶稣:“主啊,是我吗?”的瞬间情景。唯有坐在耶稣右侧(即画面正方左边第五位)的叛徒犹大惊慌地将身体往后倾,一手抓着出卖耶稣的酬劳、一个装有三十块银币的钱袋,脸部显得阴暗。在这幅画上,达•芬奇是这样来构思这一题材的,他对称地设计了两边六个门徒的形体动作: 左边一组是由巴多罗米奥、安德烈、小雅各三人组成。巴多罗米奥好象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从座位上跳起来,手按在桌上,面对耶稣,情绪激动;安德烈双手张开,手指向上。夹在中间的小雅各紧张地由背后伸手到第四个人的肩上,

形成两组间的联系。这三个人都面向耶稣。

右边一组由马太、达太和西门组成。三个人听了这骇人听闻的消息后,自发地谈论起什么来,三人的手都伸向画面的中心。

中右一组是多马、老雅各、腓力。多马伸出一个指头,好象在问老师:“有一个人要出卖你?”和他并坐的老雅各张开两手,作惊奇的表示:“这是多么可怕呀!”年轻的腓力则用双手掩着胸部,似乎说:“难道在怀疑我对老师有背叛行为吗?”

中左一组的彼得、约翰和犹大三人最富有表情,也是画上的主要角色。坐在耶稣旁边的约翰歪着身子眼睛向下,两手手指交叉,有气无力地放在桌上,作出忧愁状。火性的彼得,则情绪激昂,他从座位上跳起,似乎在问约翰,叛徒是谁?他手中已握着一把刚切了面包的刀,无意地靠近了犹大的肋部。而犹大,达•芬奇采取了特别的表现手法:听了耶稣的话后,犹大情绪紧张,身子稍向后仰,右臂支在桌上,右手紧握钱袋,露出一种抑制不住的惊恐。这十三个人中,只有犹大的脸色是灰暗的。

坐在正中央的耶稣摊开双手,把头侧向一边,作无可奈何的淡漠表情,加强了两边四组任务的变化节奏感,使场面显得更富有戏剧效果。而这十二个人,由于各自的年龄、性格和身份不同,他们的惊讶与疑虑表情也得到各自贴切的表现。人物之间互相呼应,彼此联系,感情不是孤立的,这是达•芬奇最重要的、也是最成功的心理描写因素。古代所谓“多样统一”的美学原则,在达•芬奇的这幅画上得到了空前有效的体现。这幅杰作的艺术成就也即在此

在空间与背景的处理上,达•芬奇利用食堂壁面的有限空间,用透视法画出画面的深远感,好象晚餐的场面就发生在这间食堂里。他正确地计算离地透视的距离,使水平线恰好与画中的人物与桌子构成一致,给观众造成心理的错觉,仿佛人们亲眼看见这一幕圣经故事的场面。在这幅画的背景上有成排的间壁、窗子、天顶和背后墙上的各种装饰,它那“向心力”的构图是为了取得平衡的庄严感的对称形式,运用得不好,很容易形成呆板感。明暗是利用左上壁的窗子投射进来的光线来表现的。所有人物都被画在阳光中,显得十分清晰,惟独犹大的脸和一部分身体处在黑暗的阴影里。这种象征性的暗示手法,在绘画上是由达•芬奇开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