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懂你
初一 记叙文 796字 7380人浏览 邹远亮

其实我懂你

奶奶的腰又扭了,动弹不得,只是爷爷依然风轻云淡地拒绝我们让奶奶上医院的好意。劝说不成的我十分无奈,嘟囔着说:“爷爷您怎么一点都不关心奶奶啊!”爷爷却笑了,轻轻地叹了一声:“你不懂,孩子。”

爷爷的目光在那一瞬间变得温润而明亮,让我回想起当年的时光,禁不住微微摆头:爷爷,其实我懂你,一直都懂。

那年秋天,我和奶奶同时患了病,咳嗽声快掀翻了天花板,可我的病却一点也不见好。那天父母亲都去上班了,奶奶因为过于担心我的病,执意要拖着并提带我去看病,爷爷软硬兼施也拉不回决然的奶奶。于是,爷爷陪我们走到大院门口,看着奶奶拉着我向外走去,沉默不语。一件犹带体温的大衣骤然披在了奶奶的身上,她身子微微一僵,却没有回头,只是默默地抓住了外套,往下拉了拉。

我和奶奶继续前行,爷爷站在原地,默默叹息,旋即转身离去。还未走几步,奶奶回头望了他一眼,在爷爷的悲伤轻微停顿。恰巧此时,爷爷突然转过身来看向奶奶,奶奶却偏偏在此时转回了头。

一啄一饮,莫非前定。

我就那样愣愣地看着爷爷奶奶的几度回眸,连奶奶拉着我离去也不曾察觉。那时的我还小,还不懂为何他们要以如此特殊的方式相送。但我知道,爷爷的那一眼,温润而明亮,仿佛一眼望尽苍生,又如同大海深邃而宽广的蓝色,眸中浮动着万般情愁。那眼神,并非众里寻

他千百度的蓦然回首,更不是九寨沟般的清澈透明,宁静恬淡。那一刹那的目光,如同戴望舒的雨巷,笼住了绵绵缠绕的情思,那是夜色里的苍穹,幽深幽深。

从那时起,那双眼睛仿佛下了魔咒般深扎进我的脑海,挥之不去。在爷爷悠然笑着说起他和奶奶在火车上打地铺时,在爷爷气急败坏地怒斥奶奶不顾危险做家务时,在我指责奶奶却被爷爷三言两语弹回时,那双温润而明亮的眼睛一次次浮上心头,一点点助我读懂了你,爷爷。

我懂你,爷爷,一直都懂,那眼神触动着我,那种深沉的、安静的幸福也一直温暖着我年轻而敏感的心弦。同样,我也懂得,幸福,无须过多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