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浓的乡情能否有思母的一滴
初三 散文 1403字 13人浏览 有宏观

雨去来,还会再来,人老了,就不会年轻了,有母亲的孩子很幸福,就不会珍惜,当想要珍惜的时候,那就迟了。——题记雨带着冷气从天而降,点点滴滴。它们不知道自己会流落何处?更不知道漫长的旅途何地为家。漫无目的居定所,宛如千里之外的游子。雨大了起来,从黑色的瓦顶滚落下来,摔碎了晶莹的形体,化做点点玉碎;雨再大一点,吓得大树把枯黄的叶子全扔进风雨中,瑟瑟发抖。那昨日逝去的叶子还沉睡在冷冷的泥土里,一声不吭,新来的叶片继续添上点点忧伤。它们都是一群兄弟姐妹悄悄地把昨日的岁月遮起,彼此相互诉说,过去了的别再记起。我独自撑着雨伞,走在蜿蜒的土道上。土道似乎没有尽头,只有怪石与黄叶。脚步轻移,叶片沙沙响,还有风吹竹枝,多美的音乐。这音乐的享受是诗的旋律,谱曲的主人是调皮的水儿滴溜溜地转,是娴静的云摆着优美的POSS 信马由缰。风儿不满得把雨狠狠地甩进竹林,可怜了那些老了的,瘦弱的雨点,纷纷抱着一团,惺惺相惜。它们飘进我的衣领,粘在伞面上,沾着鞋子,滚落一边化作泥。伞被吹歪,雨滴不情愿地弄湿我的衣裤,躲了进去拥抱肌肤,令俺颤抖不已,冷冷冷。视线之下的黄叶躺在地上,想想不是我,谁能忍受冰冷与寂寞。寂寞也许不会吧?那么多的伙伴不会孤独。瞅瞅大街,那穿着邋遢的流浪者在邮电局的屋檐下抖啊抖,真是无比孤寂呀!沿着土丘路到达一片庭院,光滑的水泥地一览无余。一只洁白的大鹅率领一只胖鸭子与雨开战了。那是一只骄傲的鹅,勇敢的战士。风雨来得猛就会更刺激。看,宽大的翅膀激起的水花如烟花四起,片片飞散的雨滴惊起屋檐下的鸡群慌乱躲避。遇到烦恼,大家真要像鹅那样,千万别唉声叹气,如怨如诉。下了雨,天色就瞎,摸不着回家的方向,像庭院里的鸡,缩着脖子淋着雨,即冷又无奈。虽然微冷,丈母娘一人独坐在屋内的长凳上,安然地手捻着针,缝补着沧桑。她手中是一件小小的衣裳,是小孙子的贴心棉袄,有点破旧,丈母娘在小心翼翼,慈眉善目地一针一针地挑着细小的针眼,衣服将要缝好了,放在一个摇椅上叠整齐。天冷时,小孙孙要穿的,这一针针爱心密布的衣服,连风寒都无法入侵。曾记得二十多年前,是这根细小的银针穿梭了若干的岁月,缝补了多少春秋。儿子的衣服,女儿的鞋帽都被银针甜蜜得扎过,扎过为何不疼?爱的力量呗!渐渐地衣服们长大了,银针还是原样,无怨无悔地接着差缝补新的生命漏光。这些新的破衣服们还会叫银针为妈妈么?不行的,这样会乱了辈分的。老衣服们生育了孩子,银针就升级成为奶奶了,多荣耀的事儿。银针乐意接着做,带上老化镜片,镜片上闪烁着秋日的霞光,渲染了爱的美丽。奶奶将乌黑的秀发扔了,换上素装,仰望一眼霞光,继续她的衣裳活儿。院子里,孙子在地上跑来跑去,指着大雨与我亲切地打招呼。雨还是那么大,孙子很欣喜爱上了雨。他用白嫩嫩的小手抚摸这位好朋友,雨不客气“倏--”拥抱着小手。多有趣呀!接着衣服湿了。然后一阵叫骂声换来一阵啼哭声。孙子不明白:水是我的朋友,奶奶为何不喜欢。雨在不停下,远方的儿子媳妇是否也在同一片雨帘下?可能是艳阳高照:火热的阳光不曾遗弃你们,可你们在屋内消耗自己的青春。时间在拨弄你们的手指宛如弹琴一般,弹累了才会舍得让你们休息,明天继续。也可能是冷雨霏霏,那冷冷的空气会勾起你们的思儿的心弦。此时,多么想家呀?拉一片云彩,寄一阵雨那雨里藏着一缕乡情,浓浓的乡情带上思母的一滴。?结束语:母亲在为儿子收住一片留守天空,请儿子抽空回家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