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安东尼作文
初二 散文 1426字 58人浏览 李进彬123

顿时,泪水浸湿了眼眶。

我知道,克瑞斯爱的那个人,不是我。

更使我悲伤的,是此刻我才发现,其实原来,自己一直爱着克瑞斯,将近十年,浑然不知。 这种爱,就想在心里扎根的幼苗,越长越深,却毫无感觉,突然连根拔起,疼得死去活来。 我带着那种沉寂了多年的怨恨一般愤愤的推开克瑞斯,用着我不知道有多么幽怨的眼神,深深地看他一眼。

我不知道那个眼神的杀伤力有多大,但是,克瑞斯愣愣的站在原地,僵住了。

等他反应过来,我已跑到门外,眼看克瑞斯就要追上来。

“弗莱尼·哈里”,念完着咒语,我已到了不知什么地方,我发誓,这是我一辈子用得最娴熟最帅气的法。

可是,这种咒语,我没有学过,甚至没听过,可是,却仿佛这是自己的看家本领,一下就说出来了。

奇怪,明明天还亮,这里却暗暗地,雾气弥漫在整个空间里,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树的影子。 “森林么?”我自问。

然后,听见不清不楚的歌声,但是声音却十分好听,让人沉醉。

我就在原地仔细倾听这歌声,歌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我陶醉其中,竟然不自觉地跟着哼起来。

今天奇怪的事太多,这首歌,我也没有听过,可是会唱。

我跟着那歌声,一直往深处走,走到了一个湖边,此时的雾散了些,已经可以看清景物。 我在湖边坐下来,捧了一些水,拍打在脸上,想让自己清醒些。

无意间注意到自己的脸(通过水的倒影),发现真是越来越奇怪了,也不知道奇怪在哪里,又觉得很像一个人,又不知道像谁。

渐渐地,我开始心烦意乱,感觉自己就像坠天使一样,总是为这种问题而纠缠不清。 “是不是,觉得很奇怪啊。”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都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谁。

“的确很奇怪,安东尼。”

“很像一个人?”他又补充道。

“嗯,很像一个人。”我头都不抬。

“好吧,你终究还是来到这里了不是么,迷之森林。”他轻轻叹了一口气。

迷之森林?有一种家的感觉。

“歌很熟悉是不是,那是你作的呀。”他柔声说。

“我作的?”我不记得什么时候我这样有才过。

“那咒语,也是你创造的,是很伟大的咒语。”他坐在我旁边,由于雾气,我还是很难捉摸透他的眼神。

“安东尼,你知道关于我的一些事,你想让我问你,可是,我不是坠天使,我不必知道,如果你不说,我完全可以现在就走。”我已不能像之前那样浮躁。

“走?离开家吗?”他用那种坚信我不会走的语气说着。

我已经在结印,

“你觉得呢?”

“好吧,奜诗,坐下来,听我说。”他退步了。

我重新坐下来,等待他揭开我的迷。

“你觉得你的身体很奇怪,是不是因为,自从你16岁以来,你就没有再生长过?除了你的头发越来越显现出金色,而且,瞳孔,不是很明显地在变蓝。”他一语道破天机。

我被吓了一跳,赶紧再观察一下自己,他说对了,就是这样。

我几乎从不在镜子上花时间,三年来都没发现我的容貌这样的变化,尽管很细微。 头发呈现出淡金色,瞳孔在变蓝。

“至于,你说你很像一个人,你记不记得我们一起看过的那幅画?”他不急不缓的提醒我。 “你是说„昂利尔·威廉姆的作品?”我急忙问道。

“是啊。”

我想起来了,他的画,那个坠天使,那个堪称绝色的坠天使。

“奜诗,你从来都不关心自己,你可能到现在都不知道你有多么出色。”他拿着那种宠爱的眼神望着我。

“别这么看我,恶心死了。”我连忙逃开他的眼神。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啊。”我进入正题。

“额,当事人来了,问他吧。”安东尼向我身后的方向看。

我一回头,正好对上了克瑞斯那双深邃的眸子。

“奜诗„我„”他小心地开口,仿佛生怕我再一转眼就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