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南京印象的作文
初三 散文 2061字 1669人浏览 小麦M清风

关于南京印象的作文 以前曾来南京,但对它的记忆早已模糊,今日终又有机会重游这座古城l 刚到南京,还要走很长一段路才能到姑姑家。幸运的是,不一会儿就等到了一辆直通车。我们连忙招手,车滑行了一段停了下来。我们急急地赶过去,突然车上下来一位凶神恶煞的女售票员,发起了狮吼功:“怎么那么慢啊?乌龟啊?这儿不给停的。”不给停你停下干吗?不就为了多挣几块钱吗?那“顾客是上帝”知道吗?我们加快脚步上了车。车已坐满了,售票员端来凳子,“啪”地向下一摔,惊得我肉都颤了一下。唉,好端端的我们却要坐在凳子上,矮人一截真不爽啊f 但坐地铁的经历却消弥了这份不快。地铁的自动售票真是很好玩,我们把钱投入机器,蓝色小圈圈就被哗哗地吐出来了。这小圈圈就是地铁票,要拿它验证才能过关。与北京地铁纸票不同的是,塑料小国圈可以再回收。最令我敬佩的是,地铁站的所有工作人员对南京的大街小巷无所不知。而且站台上的服务人员很讲礼仪,在列车进站出站时总以最标准的敬礼迎送列车离去。我们出站很久了,服务员那漂亮的白手套、标准的敬礼还在我眼前晃悠。 在南京坐车的最大感受就是要讲究策略,否则赶不上车。我们一行四人总是分散行动,由爸爸背着弟弟,动作会比较慢,我和姑姑则争取座位。因为车子一来,人们都像赶着生孩子似的,一窝蜂追着车子跑。等我们气喘吁吁跑上车,司机一句“没座位了”,我们就得与汽车说Bye_bye了。而这样的汽车大多是前门后

门皆可上可下,而上车最好是走后门,因为前门开得相对较迟,走后门占到座位的几率更大。 难怪大人们平时总喜欢走后门呢! 表弟,正宗南京人,今年三岁。在家里,我假斯文戴了一副眼镜,而表弟对我的眼镜特感兴趣,胖乎乎的小手总拽着我的衣服想爬上去摘下眼镜。我小心翼翼地不让他碰到眼镜,可防不胜防。表弟很可爱地说“姐姐,抱抱”,圆圆的脸颊映着一双清澈的眸子,可爱极了。于是我轻轻地、稳稳地把他抱到怀里,原以为他会安静地待着,可他小手乱舞着,小脚也使劲儿蹬着,是不是我太用力了啊?我膀子一松,他立刻瞅准机会,小手不知咋整的,“刷”的一把,眼镜已从我的鼻尖飞到他手中,我刚想要抢回,眼前已雪花一片,什么都看不清了。这时我身上的重量感也没有了,这小家伙溜得倒挺快!假装要我抱,夺我眼镜,诈! 和邻居家的罗新宇一起去动物园就更有意思了。他比表弟小三个月,不知咋的,表弟特别不喜欢他,也许是怕他影响了自己至高无上的地位吧,对人家又是打又是踢,被大人教训过还是趁人不注意掐上他几把。罗新宇像只受伤的小狗,呜咽着趴在妈妈身上就是不肯起来。我买了花生,想给罗新宇几个,他却瞪着溜圆的大眼睛不敢伸手,躲闪的目光在表弟身上扫来扫去,如果目光是子弹,表弟肯定早已遍体开花。趁表弟不注意,罗新宇才闪电般伸手接过花生米,还不忘朝“凶神”表弟瞅两眼,才把花生放进嘴里香香地嚼着,忽然又想起什么似的,连忙一手捂着嘴巴,一手搂着妈妈,见表弟自顾自玩着,根本没有在意他,才又大着胆子伸过手来,猛地一抓,一送,嘴里便又塞满了花生。嘿,趁人不备巧取美食,智! 中午我们随便找了家店吃饺子。今天好像和孩子特别有缘,店主家也有个三四岁的小男孩。表弟个子太矮,我费劲地把他抱上椅子。店主的孩子吭哧吭哧地也不知在干啥。过了会儿,他居然抱着一只小凳子到我们这儿来了。也许是凳子太沉,那小娃娃喘得跟什么似的,费了好大工夫才把凳子端过来。这家店还真不错,连孩子都知道发扬雷锋精神。他嫩嫩的嗓音无比悦耳。“我吃饭就用这个凳子,弟弟你坐。”可表弟这个坏家伙,似乎对小孩子有天生的敌意,非但不感谢人家,还一脚把凳子踹翻了。那小娃娃也气哼哼的:“我以后什么东西都不会给你了。”以后?还会有以后吗,?我心疼地看了小男孩一眼,心中涌起一阵感动。突然,表弟又过来踢了他一脚,他当然也不示弱啦,刚准备伸手,一眼瞥见他妈妈正瞪着铜铃般的眼睛,只好恨恨地坐在他的小板凳上了。唉,遇到不讲理的“上帝”,他也没办法。悲! 南京,一个字形容:绿!让人简直忘了太阳的存在。 大片一大片的绿阴盖下来,沾满露珠的树叶仿佛有绿水要溅出来,沁人心脾的凉爽也驱赶走了烦躁。鲜花则是少有,但整个城市绿化非常好,朴素清爽。我居住的淮安是钢筋混凝土的世界,林立的是灰色的墙壁,流动的是黄土风沙。久居淮安的我被这满眼蓬勃的绿包围

着,也迷醉着。 进入南大,这里,将整个城市的绿延续得更深远,诠释得更透彻。每栋大楼都隐藏在大片大片的绿里,不走近根本无法发现它们的存在。更有两棵法桐一左一右挺立在楼两旁,树冠就要连到 起了,大楼看起来就是从绿树丛中长出来的,也因此少了一般教学楼的呆板与严肃,拍下来的照片很有点风景明信片的味道。就连操场上也活跃着点点

绿色,那是南大的运动员们,将小小的足球轻松控制于脚下,挥洒着绿色的热情与活力。 中山陵则另有一番意味。绕到陵墓后面会发现,这里除了绿,再没有其他颜色——绿波一层赶着一层,一浪滚着一浪。点点的绿渗透在椭圆形、心形的叶子中,一点都不单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