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念
初二 其它 1461字 434人浏览 nyb1213059157

花非花,雾非雾。莫凭栏望,残梦最难消受。 岁月无痕,逝去的年华永远不会如残阳般,亘古不变地上演日出、日落--时间对于它来说,是静止不变的;但对于渺小、卑微如尘埃的我们,时间则是碾碎一切梦境的齿轮,它每一次不经意地转动,都在鞭策着我、你、他各自未来,人生。绿树残阳,泥泞小径,皮筋毽球……以及你们上扬的嘴角和弯月般的眼睛,不曾遗漏,镌刻进了记忆的长石。人生路,能几何?浮世如残云,若没有了你们的陪伴,余下我一人的孤世--何为哀,何为乐,何处为我庐冢也? 夏已过,冬已至:四季交替,变幻无常。每到这时我总会想起一句话,说是什么“变化是世界上唯一不变的”,以前还听得云里雾里,而如今也明白了八九分。 冬天里的阳光是最为宝贵的,再加上段考刚过,难得的身心最舒适的时候:哪怕自己早知成绩不尽人意,父母那边也早就被大骂一通,以及其他与我不相关,但却莫名其妙地为我带来更大压力的同学,父母同事的小孩,我的亲戚……有时我真的不得不佩服那些为人父母的长辈,他们永远记得哪个三姑六婆曾经八卦过的好学生。不过这些都不影响现在躺在草坪上晒太阳的我的心情。现在我周围的人总说我没心没肺,高二文理分班以后,居然把高一相处了几近一年的同学们的名字忘了个大半,只隐约记得是认识的人的面孔。但我现在一想,没心没肺啊,有时也是我最大的优点呢,至少让我少了大半的忧愁。 温润如玉,普照四方--这边是冬日的阳光吗?前面晒暖和了,我转一个身,背朝天,面朝地,“这样全身应该都回暖了吧”我想。在这样舒适的环境里,要是耳边安静就最好不过了,但耳边却总是传来熙熙攘攘的小孩们的喧闹声。惊奇的是,我居然不觉烦躁。依然趴在草地上,目光却不由自主的追随这草地上奔波着的身影--这一转身,竟是十年;转身,惊觉:我们的浮世华年,竟这般温顺地从我们熟知的事物中溜过,这般不着痕迹。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 在我的回忆中,没有溪亭只余日暮,却依然的沉醉,而不知归路。 而如今,物是人非。我不禁疑问:是我们背叛了过去,或是过去背叛了我们?我常常经过以前走过无数次的,满载着我们无数欢声笑语那条小径。有时忍不住转身凝望,路静静地躺在那儿,却再也望不见你们的身影。不过我想,就算望见了,你们也定如我一样,被种种乱七八糟的丝线所包裹,情不由己控,乃至连招呼都不敢打,徒增一分尴尬罢了…… 虽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但至少有个好聚好散吧。一直令我惋惜至今的是,我们之间,甚至连一声完整的“再见”也未来得及说出口--或许是说,我们都一致认同着这样一个真理:朋友,是永远不会分开的,有你我之地,便是世间的永恒。真是幼稚得可笑,到现在才明白这只是我们的一厢情愿而已。 可能再也不会有机会见面了,我亲爱的友人们,只因我们所生活的社会中,有太多虚伪而又真实的厚墙,再加之以时间为利刃:再多么紧密的回忆,也只能氤氲成残梦;在我们转身回首的那刹,化作层层泪滴。“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作为儿时同你们一块滚打嬉闹的我,在此别过,愿诸君勿念。 千江千水,千水一月。千人千面,千面一心。我也只有一颗心,给了你们,怎能叫我不‘没心没肺’?虽说曾经转身想寻回自己的心,却发现它早已融入了那万千的残影,万千的情愫中。 一朝曾相识,逍遥共此生。我们虽不能达到这样的境界,但只要念到那些美好的过往,也可“一人笑沧桑”了。但怕的是,连过往我们都不敢念想…… 花非花,雾非雾。人非人,梦非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