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冬夜渐渐温暖
初一 散文 2174字 49人浏览 谷莎莎莎莎

没有任何犹豫地选择了回家,朋友们都说我是不喜欢回家的人,其实是很多细节不知道而已。

在火车站看到了小姨,这个长我九岁,小时候相互问候彼此妈妈的母亲最小的妹妹,平均每两年见一次的小姨,不知不觉中也已经不再年轻。那时才意识到自己也不再年轻了。 回家的路途依旧是琐碎的,坐了两个小时的大巴,然后再挤着明晃晃的太阳和若干各种人,小心翼翼的窝进那小小的面包车里。

一路向北。

很久之后看到了一座孤零零的小山头,那时突然想到这好像是我从武汉回来所看到的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座山,可笑的是这竟然是我大学快读完时才猛然知道的。然而就是这种小小的,零落的山头,把家乡分成两个世界。

家乡是座小城,混乱但是不精致。从南到北,恰好是平原到丘陵的过渡带。南边紧靠长江,依山伴水,鱼米之乡;北边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山包,且物资匮乏,交通不便。

这样,很自然的就成了两个世界:富饶与贫乏,必造就不同的人和观点。而我的家——在北边。

到了家所在的小镇,那个经常载我的伯伯,和我的小姨扯关系,其实我知道他和我们那里的某个人有亲戚。

不知道的是他的儿子已经失踪了很多年了。

看着他那苍老的面孔,佝偻的背,在卖力的帮我们搬东西。

那一刻微微有一点心酸。

c’estlavie 。

到家也是很快的事情。奶奶依旧还是那个样子,依旧还是那样忙上忙下不肯停歇。好像精神好的不得了,然而谁都不知道她病的时候的样子。爷爷还是在外面忙活,在他身上似乎有永远做不完的事。明明所有人都说不让他们种地,明明他们身体都不好,明明可以不种地的,但他还是要在某个地方种上花生。以前我总是无法理解,对这种想法嗤之以鼻。

但最终还是明白了,人总得做点什么去证明自己的存在,当你习惯了劳作习惯了勤恳的过活时,突然让你无所事事,那种感觉和一个穷了一辈子的人突然中了五百万一样,你会不知所措。然后身体的各种机能开始下降。

或许有些人你永远都不可能明白他的想法,你也可以不理解,但是请尊重。 不要诋毁,不要鄙视。

黄昏的时候爷爷说他和奶奶拍了照,于是就拿了出来,很大的镜框,天蓝色的底,特写的免冠照。我知道那是什么照片。虽然说有时候会想这些东西,但是突然面对那照片时,心里好像有针扎一样。

我从来没想过那么一天,或者说从来没有那么认真的想过那么一天,面对镜框我不知所措。我还没准备好。

我知道生老病死是无法违逆的,爷爷奶奶年纪大了,慢慢也会走到尽头。他们谈论生死时,很淡然,好像这本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如同每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无论你是国家领袖,教授,企业大王,或是一辈子打着赤脚的农民,面对这最后的问题的时候,都是如此统一的安详和坦然,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c’estlavie 。

可是我接受不了,我已经忘记了他们以前的模样,似乎我生下来他们就是这样,会很少去关心他们去在乎他们的想法。直到某一天你看他们的时候发现他们已经满头白发步履蹒跚,可是无论怎么样他们还是一如既往的爱着我,爱着我们。就像是母鸡保护抱抱一样,无论他们做不做得到。

但是如果有一天,有那么一天,那个对你默默好了一辈子,从不求回报的人突然彻底从

你的生命里消失了,你再也找不到了,怎么办?

从小到大我都是生活在一个非常温暖宽容的环境里,身边每一个人都关心我,爱我。哪怕是比我小一岁的妹妹,从来也都是让着我,爱着我。从小到大我身边的人就没少过,一个都没有。所有人都是那样的在我身边,无论我好或是坏,懂事还是叛逆,也无论他们过得好不好,富有或者贫穷,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给了我他们所能给的再好的东西。所以从小到大,我很少羡慕别人,不管别人家多么有钱或者有势,我始终觉得自己有一个最好的家。

可是我没想到这样的家也会老去,在我习惯了他们对我的好,习惯了偷懒耍性子嘴馋,习惯了把他们对我的好当成理所当然后,却从没想过他们也会老去,也会离开。

人就是这样,在你身边的时候你不珍惜,你任性,把他们对你的好当成理所当然顺理成章的。并且从没想过回报付出,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着,直到某一天他们走了,才发现他们的重要,发现自己亏欠他们太多太多。

可是已经回不来了。

c’estlcvie 。

然后是爷爷生日,爷爷是个不苟言笑的人,生日那天来了很多人,大部分都是他们那个辈分的,看着一屋子老人,唠家常吹牛斗嘴。那时候突然觉得人生也不过如此,每一种生活都是生活,生活的好坏不是你来评定的,而是由生活的那个人说的算的。哪怕你腰缠万贯,你还是会觉得不幸福,同样的,即使你只有一间房子,少得可怜的收入,但只要你所爱的人在你身边,你能够每天尽力的活着和大笑,就是幸福。

那些鄙视别人生活的人,必然自己不幸福。

表妹表弟那天也过来了,看着他们长大,特别是表弟,从我初中他刚满月就抱着他,身上哪有疤我都一清二楚。一见面就打打闹闹的,也经常被长辈斥骂说没个大人样。想想除了这两个,还有在广西的小小的表弟妹。已经好多年没见了,上次看到的时候还是抱在手里。 其实自己也是觉得没有哥哥的样子,到现在还是像个孩子一样。

只是回头想想他们从小到大的样子,觉得很温馨。

真的。

清晨好早就起来了,站在园子里,听虫鸣鸟叫,清风拂面。外面是各种打扫院子劳作的人,悄无人声,只有各种微挠你耳朵的鸟叫,虫鸣。看着那墨绿色的蔬菜叶,我不禁想:这样的世界,我有什么理由不开心,有什么借口把自己变得狭隘敏感呢?潜藏在你心里的,是温暖——那就找回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