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地狱的距离
初一 议论文 2006字 96人浏览 虚幻的地平线1

【导读】:有人说一份耕耘一份收获,又有人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觉得这两句话应该连起来理解。没有耕耘一定没有收获,但是有耕耘却未必会有收获,因为世上有许多不确定因素,会影响你收获的成果。

忙碌了几个月,外孙女参加公务员面试的时间终于到了。

前一晚上,我睡不安稳,想起不幸的姐姐,想起这段日子她们母女俩查资料培训风里来雨里去的辛苦,如果面试成功,那么不但外孙女的工作问题解决了,重要的是她回了县城工作,孤单的姐姐身边就有伴了。

按规定,考生早上七点一定要到县人事局报到,否则按弃权处理。不到六点,我就醒了,平时爱睡懒觉的丈夫也醒了,他提醒我打电话给姐,不知她们晚上有没有休息好,关键时刻该不会睡过头吧。电话那头,姐姐已经在吃早饭,她说外孙女已经起来,等会她一个一起参加面试的同学会来接她。

七点开始,大家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面试分组进行,每个小组有考官七名,他们都是从市各地机关异地抽调的,面试时考生用的都是代号,分到哪个组,通过抽签决定。这样的面试,应该是非常公平公正的。考试入场顺序也由抽签决定,大家都说抽签千万不要抽到第一个,因为最前面的,评委打分相对要谨慎点,分数打不高,而且越早评委精神越好,越容易挑刺,而考生也是越前面越紧张,看来世上没有绝对的公平,这就是人们所说的努力加运气吧。祈望外孙女运气好点,能够排在后面入场。

八点左右,姐姐打来电话,说外孙女竟然抽签抽到了第一组第一个,面试结束已经出来了。81.3分,人们说这是相当不错的成绩了,只是不知跟她报考同一单位的竞争对手表现怎样。听得出姐姐很紧张,她有种不祥的预感,我拼命安慰她,外孙女这么优秀,一定没问题。过了没多久,姐电话又过来了,说另外几个成绩都出来了,面试分数外孙女最高,可是总分加起来还是让第一名高了0.17分。这样的消息真的让人无法接受,说完姐就挂了电话,我愣在哪,说不出话。

外孙女今年大学即将毕业,她天生聪颖,从小到大在学习上姐姐很少管她,从小学中学再到重点大学,她的成绩一直都是遥遥领先的。这次公务员考试,在一千多人的应考者中,她的笔试成绩列全县第五,虽然笔试第一的跟她争一个名额,不过听说这人考了几年,去年笔试才入围,可是面试表现很不好,再说越考心理压力会越大。而外孙女不但整体素质好,人又漂亮,虽然面试成绩需要超他2.1分才能胜他,但我们都觉得胜算的把握很大。昨天我还悄悄买了许多菜,等着成绩出来大家一起庆贺,0.17分,谁能想到竟是这样的结局!

来到姐家,小哥他们已经在那,大家都在宽慰她。懂事的小女孩眼圈几次红起,脸上竭力挤出笑,那种表情让人心里顿时酸酸的。我们说你毕竟还没毕业,说不定以后还有更好的机会,塞翁失马,是福是祸还很难说。当然话是这么说,如能成功,谁愿意失败呢?外孙女毕竟得面对重新找工作的事实,而将来如何,只是一个未知数而已。

因为这段日子没休息好,小女孩的黑眼圈很厉害。想起这段日子她们母女俩付出的艰辛与努力,心情就格外沉重。为了迎接这次面试,正月初四她就只身离家去杭城参加培训,三月中旬从学校回来,整天不是拿着一沓厚厚的资料在看,就是上劳动局参加各种培训。三月天气以阴雨为主,春寒料峭,没有车子她经常走路去上课,前段时间搞冲刺好几个晚上课上到十二点。

孩子辛苦当妈的绝不可能轻松。外孙女课上到十二点,姐就坐在传达室等到十二点;外孙女手头的资料她都看,跟外孙女一起探讨,同时她还尽可能多的从各种渠道搜集有关热点问题敏感话题;为了让外孙女临场不紧张,有时我们也作为考官坐在那里,摸拟考场,营造气氛,看她回答问题,从眼神、声音、回答等方面发现不足纠正不足。还有昨晚姐两点钟就起来了,重新理了一遍外孙女的资料,自已认为重要的在今早上外孙女洗脸吃饭时再跟她点了一下,她说原以为这次成功把握很大,可是没想到&&

有人说一份耕耘一份收获,又有人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觉得这两句话应该连起来理解。没有耕耘一定没有收获,但是有耕耘却未必会有收获,因为世上有许多不确定因素,会影响你收获的成果。姐说反过来如果是竞争对手而不是外孙女抽签抽到第一个入场,那么这0.17分的差距就很难说了;如果竞争对手不是全县第一,这岗位外孙女也就上了;又如果当初她报的不是这部门,那么不管是工商还是财税,她的总分成绩都是胜出的。

可惜生活没有假设啊,外孙女就这样以0.17分的微弱劣势被淘汰了。

我们对她说,你就当是发扬风格做好事吧,第一名这个考了这么多年,据说这几年深圳广州哪儿都去考过,他的付出当是你几倍,最后连上帝都感动了,决定今年无论如何该轮到他了。小哥说当时第一名考生的母亲也在考场外,当外孙女第一个面试成绩公布时,这位母亲紧张得难以自制,她双手合十,浑身颤抖,口中喃喃自语,不断地为还在考场内的儿子祈祷。后来,当儿子出来,知道自已胜出时,母子俩相拥而泣。

大悲或大喜,15分钟见分晓,天堂和地狱,0.17分之遥,现实有时就是这么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