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 在路上
初二 记叙文 2096字 48人浏览 相见欢642

爱 在路上

2012年7月26日,山西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两名“预防艾滋病宣传教育”活动的志愿者郭涛和贺烽,于早上7:00由太原出发,经过5个多小时的车程,再次来到17岁的艾滋病孤儿韩玉的家乡--武乡县洪水镇新寨村。志愿者们此次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把韩玉从家送到临汾的“绿色港湾”艾滋病学校去。

刚到村口,志愿者们就被早已等候在这里的韩玉高兴地迎进了大伯的家。由于长期服用抑制艾滋病毒扩散的药物,17岁的韩玉看起来还是7、8岁的样子,但与冬天相比,此时的她气色还算不错,圆圆的脸上略带着些红晕,笑容也显得那么灿烂。家里的午饭是大米,黄瓜炒鸡蛋、洋葱炒木耳、炒茄子和油炸花生米,几个菜虽然简单,但却是为迎接志愿者特意准备的。吃饭时,六十多岁的大伯告诉志愿者,韩玉的妈妈在韩玉出生前不慎输了不正规的血液,这使韩玉一出生便携带了可怕的艾滋病毒。前段时间,大伯的儿媳妇在生孩子时遇到了大出血的情况,可为了避免重演韩玉家的悲剧,大伯一家坚决不同意镇卫生所给儿媳妇输血。对于他们来说,输血已经是他们心头一块挥之不去的阴影。韩玉的妈妈在韩玉十岁的时候被艾滋病夺去了生命,爸爸也在三年后去世,成为孤儿的韩玉只能被送进了“绿色港湾”生活了四年。韩玉的大娘哽咽地说,大伯一个人种了二十多亩地,一大家人全靠他养活,照顾韩玉实在不容易,幸亏有国家“四免一关怀”的好政策,不然韩玉这孩子就真的没救了,要是什么时候有人能治好艾滋病就好了。而在饭桌上的韩玉却一直低着头,挑动着碗里的菜,一句话也没有说。

午饭后,韩玉牵着郭涛的手在村子里走了一会儿,告诉郭涛,她多希望有更多的哥哥姐姐能来家里看她,有更多的朋友能和她在一起玩儿,陪她一起说说话,打打羽毛球。村子里虽然也有少数孩子和她玩儿,但这些孩子家长对她既同情又远离的态度却让她感觉很不舒服。就算是在大伯家,那一副专门为她准备的碗筷和不准她在盘子里夹菜的规矩也让她时刻觉得自己确实和别人不一样,自己是个艾滋病毒携带者。韩玉说这学期她们学校又来了四个10岁左右的孩子,看到他们,她仿佛看到了四年前的自己,但在心里,她多么希望不要再有小朋友被送到这里。路边,一株向日葵在风中摇摆,韩玉说自己最喜欢向日葵,喜欢它总是向着太阳,总是沐浴着阳光……

下午稍作休息后,两位志愿者带着韩玉离开了村子,踏上了去往“绿色港湾”的路程。在从武乡到太原的长途车上,韩玉一路上望着窗外的风景,她指着远处郁郁葱葱的大山,蜿蜒环抱着庄稼的河流还有升着袅袅炊烟的人家,对志愿者说:“这世界真的好美”。当汽车途径山西大学时,韩玉显出了异常的兴奋,她紧紧贴在车窗上,告诉志愿者们,她想到山西大学里去看看,看看山西大学有多大,看看志愿者们的教室是什么样子。她也想上大学,学习更多的知识,也去做一名志愿者,用自己的能力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之后,志愿者们和韩玉转乘了晚上23:07由太原开往临汾的列车。夜晚的空调车上有些寒冷,乘客们大都已和衣而睡,志愿者贺烽为韩玉披上自己的衬衣,郭涛双手搓着韩玉的胳膊,为她驱寒,韩玉红着眼睛,低声对志愿者们说:“哥哥,麻烦你们了”。此时,车窗外的月亮是那么明亮。

7月27日早上,志愿者将韩玉安全送到“绿色港湾”,韩玉高高兴兴地走进了教室。 这次送韩玉到学校的经历让郭涛和贺烽两位志愿者心生许多感想。

志愿者郭涛说:韩玉其实与其他孩子没有什么特别的不同,但命运偏偏安排她要承受许多同龄人不曾承受的痛苦。失去父母,失去世上与自己最亲近的人,也就意味着失去了这世上最温暖的呵护。一个人,面对这个复杂而又冰冷的世界,跌倒过,只能自己爬着站起来,带着伤痕;哭过,只能自己悄悄擦干泪水,带着泪痕。父母给了她什么?给了她生命的同时,也将可怕的艾滋病毒带进了她的身体,甚至是心灵。她一出生便没有了选择的权利,一出生便被贴上了艾滋病毒携带者的‘标签’,面对这些,她除了默默地接受、忍耐,没有别的办

法。她不能被正常的孩子们所接受,也许那些孩子早就听大人们说韩玉是个有艾滋病的孩子,只知道艾滋病是个可怕的恶魔。而他们不知道,对于韩玉来说,比艾滋病毒个可怕的是人们对她的冷漠。韩玉不知道自己身体里的病毒何时会开始吞噬她的生命,可能她也不再关心了,她更关心的是什么时候,她可以无忧无虑地走在人群中,没有人再把她与艾滋病毒紧紧联系在一起。

志愿者贺烽这样说:其实全世界像韩玉这样的孩子还有很多,他们不仅得忍受生理上的痛苦,还得在人们异样的眼光中苦苦挣扎,心灵受着病毒与歧视的双重煎熬。命运注定了他们是不幸的,但是他们还缺乏来自社会的关爱。如今多少人是谈“艾”色变,有多少人真正愿意走进艾滋病儿童的世界,给他们一些温暖,不至于让他们对这个世界太失望。面对这个庞大的弱势群体,我们做的还实在太少。尽管现在有不少媒体在每年的12月1日大力宣传对艾滋病的正确认识、正确预防,并积极倡导人们消除对艾滋病的歧视,但过了12月1日呢,也许只是一个媒体用来赚人眼泪,提高收视率的日子过去了而已。难道我们只有在每年的12月1日才想起这些被艾滋病折磨的孩子们吗?

志愿者们一直在行动中告诉我们,在这世界上,只要有爱,艾滋病并不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