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路上血的教训
初二 记叙文 1839字 90人浏览 zntoheecom

科研路上血的教训

别看我在科研上“硕果累累”,但血的教训也令人痛心疾首。

案例一:我曾开发了一系列新催化剂,隔壁实验室的美国老头闻风而动请求和我合作。于是我把我的催化剂和未发表的数据毫无保留地给了他。他不但把我未发表的结果拿出去作报告,而且非常快地做了一些实验,从他们的角度写了文章想抢先发表。找他理论,问他还有没有伦理道德,他说伦理道德是书里说的,对他没有强制约束力。每个组有每个组的标准,不能把别人的标准用到他的头上。我说:“你们投稿,至少得得到我同意,因为我是作者之

一。”他反咬一口:“你在我们这篇文章里的贡献很小的。如果你同意我们发表,名字还在;不让我们投稿,名字去掉!”听了这话,我简直想吐血,他采取的是两种无理的策略:一种叫discredit ,就是贬低你,把你说得一钱不值。另外一种叫作take it or leave it,就是就给你两种选择,要么顺从他,要么什么都得不到。使我愤怒的是,给我的感觉仿佛是我要靠这篇第三作者文章吃饭似的。

教训:得到一些初步结果不要炫耀,而要注意保护知识产权。合作前应明确分工,说清楚如何分享credit 。

案例二:曾有熟人找我,请我给他修改基于博士论文未发表一章的科研论文,给我第三作者。不过他说这只是设想,还没有和他的老板说。我当时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还没有等他正式发令就提前跑步了,花了一个多星期时间把文章彻底修改了一番,修改到很好的程度。但是事情就一直僵持着,最后他老板说他自己会处理的。于是,我就白做了,而他的老板很久也没有处理这篇文章,不过这不关我的事。

教训:管好自己的分内事。别人叫你帮忙的时候总是很诚恳的,但有时候条件不成熟,或者不是你该管的事情。还是“铁石心肠”一点好,不要动恻怜之心。后来,经常有学生给我发过来文章让我帮他修改修改,我都说:这是你老板的事情。

案例三:一年多前,老板找到我,叫我协助一个博士后整理科研论文,给我第三作者。我并不是很想做这个事情,因为我觉得那个工作并非如他吹的那么好,数据也很凌乱,很难整。但是拿人家的工资嘴短,不得不答应帮忙,并且付出了心血。由于我在那篇文章中不是操盘手,而操盘手的速度非常慢,因此彼此的速度衔接不上:我做完了我的事情,但是到了对方手中就卡住了,迟迟交不出东西。针对这篇文章,我曾说过“最好补充这个样品的电子显微镜照片”。当老板问那个人为什么没有把文章按时叫出来的时候,那个人提到“马臻说最好补充这个样品的电子显微镜照片”。老板就不耐烦地找到我,说:“不用做。文章都拖了那么久了,你做电子显微镜还要拖更久。”我受了气,不响了,说不做就不做。可是即便如此,那个人过了一年还是没有把文章交出来,这就证明我是被冤枉的:不是因为要做一个电子显微镜而耽搁了文章,而是因为那个人根本没有把心思放上去!

教训:科研中,要勇于放弃!就像一只红薯烂了,就要丢掉!有时候好人做不得,你做了好人,别人还要误解你、责怪你。

案例四:两年多前老板叫我和别人合作,我合成样品,别人做实验。别人做了一阵,得到一些结果,老板也很高兴,因为能发一篇文章。但是得到系列数据后,别人没有整理文章,而

是说再合成其它样品,还能出第二篇、第三篇文章。我很高兴:能出三篇文章啊!我屁颠屁颠地合成出近百个样品,期冀着能出三篇文章。但是最后由于种种原因,只得了一篇未发表的稿件的第三作者,后面两篇“文章”都是没有的。

教训:应及时整理数据,不要贪多求快。饭要一口一口吃,不要指望出三篇文章,能出一篇文章就不错了。

类似这样的事情我还遇到过很多。当下属的,总是会受气的。比如你写了文章,你说投啥杂志,老板偏要投别的杂志。你说这么写,老板偏要炒作概念,说这是“强金属载体相互作用”,哪怕是地震时房子里的人被压在倒塌的房子里也说成是“强金属载体相互作用”,或者你在子弹上涂一层泥土也被说成是“强金属载体相互作用”。但是退稿以后,“勒沙特列原理”中的平衡被打破了,于是平衡就朝削弱这种改变的方向移动:要么你的老板虚张声势地说审稿人愚蠢,要么反过来怪你没有把文章写好,就是从来不会说自己。有时候你的老板要你做什么事情,你说这恐怕做不了,结果你就挨训了;而别的人唬弄老板,说这个点子听起来不错。问他做了吗,他说在做,应该效果不错。问他文章有没有在写,他说在写,马上就能交出来。结果过了好久也交不出来,老板自己也忘记了。既然如此,为什么要训斥真诚、实干的人,而不追究“吹鼓手”的责任呢?

科研中的酸甜苦辣,只有自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