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级作文
六年级 记叙文 6071字 67人浏览 勤奋的jiangwei

那一束光芒

在我的记忆中,曾经有过那么一抹光,忽隐忽现,一直在我的心中摇曳,我也很感谢那片灯光,给予了我勇气。

那天,我第一次一个人坐出租车回家,那天晚上,四周格外的暗,伸手不见五指,我上了一辆出租车。

“小朋友,去哪啊?”这十分温和、和蔼的声音让我打消了恐惧,我朝后视镜望去,司机是一位五官端正,脸上带着笑容的中年男人,我轻轻回答道:“去xx 路21号。”中年男人发动了车,往我家驶去。

路上,中年男人不时问我几个问题:“你上几年级啊?”我用响亮的声音回答道:“我上初中。”“孩子,上课压力大不?”我思考了一会儿,轻轻说道:“还好吧。”中年人笑了笑:“我的女儿上初二,她整天一回家来就说累死了,压力太大什么的,哎。”我笑了笑,渐渐地,车厢里热闹极了,中年人一会儿问我几个问题,一会儿开开小玩笑,一会儿讲讲冷笑话。我时而严肃地回答他的问题,时而和他一起捧腹大笑,把什么烦心事都忘了。

不知不觉中,我竟然来到了村口,门口的两棵树让车子难以通过,像拦路虎一样阻拦了我的去路。我一下子生气极了却又无能为力,因为这两棵树挡在了车前。我拿出钱,轻轻递给了中年人。但脚却迟迟没有伸出车门,从村口到我家虽然不愿,但是我

还是不敢走在那么黑的路上。这是,车厢里成绩了一会儿,中年人似乎读懂了我的心思,轻轻问我:“孩子,你害怕吗?”我惭愧的点了点头。“好了!孩子,别怕,我看着你,我还会用这一片灯光,照亮你回家的路。”我往窗外望去,天空中不知何时浮现出一轮刚被乌云遮蔽了的明月,清幽皎洁的月光洒在地上,似乎给大地铺上了一层银霜。偶尔几声蝉鸣,虽然鸣叫得很响但又一会儿叫一会儿不叫,似乎故意鸣叫但又不忍心打扰人们似的。不远处,我家的轮廓映入眼帘。看着这熟悉的景色,想着男人的话,我的心渐渐平静下来。我打开了车门,双脚踩在银霜上。司机打开了计程车前的远光灯,射出的两道光在前方驱散了黑暗。那两道光芒闪耀着,,甚至能让灰尘在空气中显影。那两道光芒像一颗启明星发出的,将我带入了新的环境,给予我无限光明与勇气,我一步三回头,中年人微笑着看着我,那微笑,不知为什么,融化了我心中之惧。我看着眼前那两束纯洁的不能在纯洁的灯光与中年人让人安心的笑容,不知为什么,我觉得它们是相同的,可能他们都激励我了吧!快到家了,我对中年人摇摇手,做了一个手势,他这才开车回去了。

从此,每次当我遇到挫折或迷失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是,总有那么一道光和一个沁人心脾的微笑,给予我正确的方向。 那一束光芒

在我的记忆中,曾经有过那么一抹光,忽隐忽现,一直在我的心中摇曳,我也很感谢那片灯光,给予了我勇气。

那天,我第一次一个人坐出租车回家,那天晚上,四周格外的暗,伸手不见五指,我上了一辆出租车。

“小朋友,去哪啊?”这十分温和、和蔼的声音让我打消了恐惧,我朝后视镜望去,司机是一位五官端正,脸上带着笑容的中年男人,我轻轻回答道:“去xx 路21号。”中年男人发动了车,往我家驶去。

路上,中年男人不时问我几个问题:“你上几年级啊?”我用响亮的声音回答道:“我上初中。”“孩子,上课压力大不?”我思考了一会儿,轻轻说道:“还好吧。”中年人笑了笑:“我的女儿上初二,她整天一回家来就说累死了,压力太大什么的,哎。”我笑了笑,渐渐地,车厢里热闹极了,中年人一会儿问我几个问题,一会儿开开小玩笑,一会儿讲讲冷笑话。我时而严肃地回答他的问题,时而和他一起捧腹大笑,把什么烦心事都忘了。

不知不觉中,我竟然来到了村口,门口的两棵树让车子难以通过,像拦路虎一样阻拦了我的去路。我一下子生气极了却又无能为力,因为这两棵树挡在了车前。我拿出钱,轻轻递给了中年人。但脚却迟迟没有伸出车门,从村口到我家虽然不愿,但是我还是不敢走在那么黑的路上。这是,车厢里成绩了一会儿,中年

人似乎读懂了我的心思,轻轻问我:“孩子,你害怕吗?”我惭愧的点了点头。“好了!孩子,别怕,我看着你,我还会用这一片灯光,照亮你回家的路。”我往窗外望去,天空中不知何时浮现出一轮刚被乌云遮蔽了的明月,清幽皎洁的月光洒在地上,似乎给大地铺上了一层银霜。偶尔几声蝉鸣,虽然鸣叫得很响但又一会儿叫一会儿不叫,似乎故意鸣叫但又不忍心打扰人们似的。不远处,我家的轮廓映入眼帘。看着这熟悉的景色,想着男人的话,我的心渐渐平静下来。我打开了车门,双脚踩在银霜上。司机打开了计程车前的远光灯,射出的两道光在前方驱散了黑暗。那两道光芒闪耀着,,甚至能让灰尘在空气中显影。那两道光芒像一颗启明星发出的,将我带入了新的环境,给予我无限光明与勇气,我一步三回头,中年人微笑着看着我,那微笑,不知为什么,融化了我心中之惧。我看着眼前那两束纯洁的不能在纯洁的灯光与中年人让人安心的笑容,不知为什么,我觉得它们是相同的,可能他们都激励我了吧!快到家了,我对中年人摇摇手,做了一个手势,他这才开车回去了。

从此,每次当我遇到挫折或迷失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是,总有那么一道光和一个沁人心脾的微笑,给予我正确的方向。 那一束光芒

在我的记忆中,曾经有过那么一抹光,忽隐忽现,一直在我的心中摇曳,我也很感谢那片灯光,给予了我勇气。

那天,我第一次一个人坐出租车回家,那天晚上,四周格外的暗,伸手不见五指,我上了一辆出租车。

“小朋友,去哪啊?”这十分温和、和蔼的声音让我打消了恐惧,我朝后视镜望去,司机是一位五官端正,脸上带着笑容的中年男人,我轻轻回答道:“去xx 路21号。”中年男人发动了车,往我家驶去。

路上,中年男人不时问我几个问题:“你上几年级啊?”我用响亮的声音回答道:“我上初中。”“孩子,上课压力大不?”我思考了一会儿,轻轻说道:“还好吧。”中年人笑了笑:“我的女儿上初二,她整天一回家来就说累死了,压力太大什么的,哎。”我笑了笑,渐渐地,车厢里热闹极了,中年人一会儿问我几个问题,一会儿开开小玩笑,一会儿讲讲冷笑话。我时而严肃地回答他的问题,时而和他一起捧腹大笑,把什么烦心事都忘了。

不知不觉中,我竟然来到了村口,门口的两棵树让车子难以通过,像拦路虎一样阻拦了我的去路。我一下子生气极了却又无能为力,因为这两棵树挡在了车前。我拿出钱,轻轻递给了中年人。但脚却迟迟没有伸出车门,从村口到我家虽然不愿,但是我还是不敢走在那么黑的路上。这是,车厢里成绩了一会儿,中年人似乎读懂了我的心思,轻轻问我:“孩子,你害怕吗?”我惭愧的点了点头。“好了!孩子,别怕,我看着你,我还会用这一片灯光,照亮你回家的路。”我往窗外望去,天空中不知何时浮

现出一轮刚被乌云遮蔽了的明月,清幽皎洁的月光洒在地上,似乎给大地铺上了一层银霜。偶尔几声蝉鸣,虽然鸣叫得很响但又一会儿叫一会儿不叫,似乎故意鸣叫但又不忍心打扰人们似的。不远处,我家的轮廓映入眼帘。看着这熟悉的景色,想着男人的话,我的心渐渐平静下来。我打开了车门,双脚踩在银霜上。司机打开了计程车前的远光灯,射出的两道光在前方驱散了黑暗。那两道光芒闪耀着,,甚至能让灰尘在空气中显影。那两道光芒像一颗启明星发出的,将我带入了新的环境,给予我无限光明与勇气,我一步三回头,中年人微笑着看着我,那微笑,不知为什么,融化了我心中之惧。我看着眼前那两束纯洁的不能在纯洁的灯光与中年人让人安心的笑容,不知为什么,我觉得它们是相同的,可能他们都激励我了吧!快到家了,我对中年人摇摇手,做了一个手势,他这才开车回去了。

从此,每次当我遇到挫折或迷失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是,总有那么一道光和一个沁人心脾的微笑,给予我正确的方向。 那一束光芒

在我的记忆中,曾经有过那么一抹光,忽隐忽现,一直在我的心中摇曳,我也很感谢那片灯光,给予了我勇气。

那天,我第一次一个人坐出租车回家,那天晚上,四周格外的暗,伸手不见五指,我上了一辆出租车。

“小朋友,去哪啊?”这十分温和、和蔼的声音让我打消了恐惧,我朝后视镜望去,司机是一位五官端正,脸上带着笑容的中年男人,我轻轻回答道:“去xx 路21号。”中年男人发动了车,往我家驶去。

路上,中年男人不时问我几个问题:“你上几年级啊?”我用响亮的声音回答道:“我上初中。”“孩子,上课压力大不?”我思考了一会儿,轻轻说道:“还好吧。”中年人笑了笑:“我的女儿上初二,她整天一回家来就说累死了,压力太大什么的,哎。”我笑了笑,渐渐地,车厢里热闹极了,中年人一会儿问我几个问题,一会儿开开小玩笑,一会儿讲讲冷笑话。我时而严肃地回答他的问题,时而和他一起捧腹大笑,把什么烦心事都忘了。

不知不觉中,我竟然来到了村口,门口的两棵树让车子难以通过,像拦路虎一样阻拦了我的去路。我一下子生气极了却又无能为力,因为这两棵树挡在了车前。我拿出钱,轻轻递给了中年人。但脚却迟迟没有伸出车门,从村口到我家虽然不愿,但是我还是不敢走在那么黑的路上。这是,车厢里成绩了一会儿,中年人似乎读懂了我的心思,轻轻问我:“孩子,你害怕吗?”我惭愧的点了点头。“好了!孩子,别怕,我看着你,我还会用这一片灯光,照亮你回家的路。”我往窗外望去,天空中不知何时浮现出一轮刚被乌云遮蔽了的明月,清幽皎洁的月光洒在地上,似乎给大地铺上了一层银霜。偶尔几声蝉鸣,虽然鸣叫得很响但又

一会儿叫一会儿不叫,似乎故意鸣叫但又不忍心打扰人们似的。不远处,我家的轮廓映入眼帘。看着这熟悉的景色,想着男人的话,我的心渐渐平静下来。我打开了车门,双脚踩在银霜上。司机打开了计程车前的远光灯,射出的两道光在前方驱散了黑暗。那两道光芒闪耀着,,甚至能让灰尘在空气中显影。那两道光芒像一颗启明星发出的,将我带入了新的环境,给予我无限光明与勇气,我一步三回头,中年人微笑着看着我,那微笑,不知为什么,融化了我心中之惧。我看着眼前那两束纯洁的不能在纯洁的灯光与中年人让人安心的笑容,不知为什么,我觉得它们是相同的,可能他们都激励我了吧!快到家了,我对中年人摇摇手,做了一个手势,他这才开车回去了。

从此,每次当我遇到挫折或迷失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是,总有那么一道光和一个沁人心脾的微笑,给予我正确的方向。 那一束光芒

在我的记忆中,曾经有过那么一抹光,忽隐忽现,一直在我的心中摇曳,我也很感谢那片灯光,给予了我勇气。

那天,我第一次一个人坐出租车回家,那天晚上,四周格外的暗,伸手不见五指,我上了一辆出租车。

“小朋友,去哪啊?”这十分温和、和蔼的声音让我打消了恐惧,我朝后视镜望去,司机是一位五官端正,脸上带着笑容的中

年男人,我轻轻回答道:“去xx 路21号。”中年男人发动了车,往我家驶去。

路上,中年男人不时问我几个问题:“你上几年级啊?”我用响亮的声音回答道:“我上初中。”“孩子,上课压力大不?”我思考了一会儿,轻轻说道:“还好吧。”中年人笑了笑:“我的女儿上初二,她整天一回家来就说累死了,压力太大什么的,哎。”我笑了笑,渐渐地,车厢里热闹极了,中年人一会儿问我几个问题,一会儿开开小玩笑,一会儿讲讲冷笑话。我时而严肃地回答他的问题,时而和他一起捧腹大笑,把什么烦心事都忘了。

不知不觉中,我竟然来到了村口,门口的两棵树让车子难以通过,像拦路虎一样阻拦了我的去路。我一下子生气极了却又无能为力,因为这两棵树挡在了车前。我拿出钱,轻轻递给了中年人。但脚却迟迟没有伸出车门,从村口到我家虽然不愿,但是我还是不敢走在那么黑的路上。这是,车厢里成绩了一会儿,中年人似乎读懂了我的心思,轻轻问我:“孩子,你害怕吗?”我惭愧的点了点头。“好了!孩子,别怕,我看着你,我还会用这一片灯光,照亮你回家的路。”我往窗外望去,天空中不知何时浮现出一轮刚被乌云遮蔽了的明月,清幽皎洁的月光洒在地上,似乎给大地铺上了一层银霜。偶尔几声蝉鸣,虽然鸣叫得很响但又一会儿叫一会儿不叫,似乎故意鸣叫但又不忍心打扰人们似的。不远处,我家的轮廓映入眼帘。看着这熟悉的景色,想着男人的

话,我的心渐渐平静下来。我打开了车门,双脚踩在银霜上。司机打开了计程车前的远光灯,射出的两道光在前方驱散了黑暗。那两道光芒闪耀着,,甚至能让灰尘在空气中显影。那两道光芒像一颗启明星发出的,将我带入了新的环境,给予我无限光明与勇气,我一步三回头,中年人微笑着看着我,那微笑,不知为什么,融化了我心中之惧。我看着眼前那两束纯洁的不能在纯洁的灯光与中年人让人安心的笑容,不知为什么,我觉得它们是相同的,可能他们都激励我了吧!快到家了,我对中年人摇摇手,做了一个手势,他这才开车回去了。

从此,每次当我遇到挫折或迷失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是,总有那么一道光和一个沁人心脾的微笑,给予我正确的方向。 那一束光芒

在我的记忆中,曾经有过那么一抹光,忽隐忽现,一直在我的心中摇曳,我也很感谢那片灯光,给予了我勇气。

那天,我第一次一个人坐出租车回家,那天晚上,四周格外的暗,伸手不见五指,我上了一辆出租车。

“小朋友,去哪啊?”这十分温和、和蔼的声音让我打消了恐惧,我朝后视镜望去,司机是一位五官端正,脸上带着笑容的中年男人,我轻轻回答道:“去xx 路21号。”中年男人发动了车,往我家驶去。

路上,中年男人不时问我几个问题:“你上几年级啊?”我用响亮的声音回答道:“我上初中。”“孩子,上课压力大不?”我思考了一会儿,轻轻说道:“还好吧。”中年人笑了笑:“我的女儿上初二,她整天一回家来就说累死了,压力太大什么的,哎。”我笑了笑,渐渐地,车厢里热闹极了,中年人一会儿问我几个问题,一会儿开开小玩笑,一会儿讲讲冷笑话。我时而严肃地回答他的问题,时而和他一起捧腹大笑,把什么烦心事都忘了。

不知不觉中,我竟然来到了村口,门口的两棵树让车子难以通过,像拦路虎一样阻拦了我的去路。我一下子生气极了却又无能为力,因为这两棵树挡在了车前。我拿出钱,轻轻递给了中年人。但脚却迟迟没有伸出车门,从村口到我家虽然不愿,但是我还是不敢走在那么黑的路上。这是,车厢里成绩了一会儿,中年人似乎读懂了我的心思,轻轻问我:“孩子,你害怕吗?”我惭愧的点了点头。“好了!孩子,别怕,我看着你,我还会用这一片灯光,照亮你回家的路。”我往窗外望去,天空中不知何时浮现出一轮刚被乌云遮蔽了的明月,清幽皎洁的月光洒在地上,似乎给大地铺上了一层银霜。偶尔几声蝉鸣,虽然鸣叫得很响但又一会儿叫一会儿不叫,似乎故意鸣叫但又不忍心打扰人们似的。不远处,我家的轮廓映入眼帘。看着这熟悉的景色,想着男人的话,我的心渐渐平静下来。我打开了车门,双脚踩在银霜上。司机打开了计程车前的远光灯,射出的两道光在前方驱散了黑暗。那两道光芒闪耀着,,甚至能让灰尘在空气中显影。那两道光芒

像一颗启明星发出的,将我带入了新的环境,给予我无限光明与勇气,我一步三回头,中年人微笑着看着我,那微笑,不知为什么,融化了我心中之惧。我看着眼前那两束纯洁的不能在纯洁的灯光与中年人让人安心的笑容,不知为什么,我觉得它们是相同的,可能他们都激励我了吧!快到家了,我对中年人摇摇手,做了一个手势,他这才开车回去了。

从此,每次当我遇到挫折或迷失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是,总有那么一道光和一个沁人心脾的微笑,给予我正确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