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三 议论文 756字 51人浏览 zengcanyun

帆起了,帆向落日的去处,明净与古老,帆轻吻着幽暗的海水,犹如黑蝶与白蝶。

——题记

半死的月亮倒挂在半空,在噩梦悬挂着的汹涌深处,我看见了均是一身白衣的你们,黑暗的海水妄图吞噬你们的灵魂,面对权利金钱的考验,你们毅然选择了远航。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船头那负手而立的男子不是那隐于酒中的李白吗?你的嘴角依旧带着那狂傲的笑。一入宫门深似海,年少轻狂的你终于体味到了这个道理。使贵妃磨墨令力士脱靴的你怎能放下傲气,于是你宁愿选择那一壶浊酒也不肯做那皇帝身边讨笑的文人。金钱名利的炙烤反而让你的灵魂得以淬炼,“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船头的你仰首发出一声解脱的轻啸。

斜倚着桅杆,面带浅笑的男子不是那隐于菊中的陶潜吗?看着那举手投足间自然的灵气不觉想起你“性本爱丘山”的自评。阴暗的社会中,原本你可以随波逐流,做那暗潮中的一滴,你的才情必然会换来想用不尽的财富。可是你却宁愿背负自命清高,胆小懦弱的骂名,也要让自己的心灵守住一份清明,金钱名利没能洗浊你的灵魂,想到那片花海中的抚菊轻笑,日复一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自得,终于恍悟桅杆旁你轻笑的缘由。

船尾那一身洁白的衣衫已点染墨迹,那纵笔狂书的男子不是那隐于寺中的骆宾王吗?你怎会不知武则天对你才华的欣赏,但在一代女皇的威严下你从不曾屈服,或许当时你只需保持沉默就可以飞黄腾达,但你依旧坚持着对那“狐媚女子”的辱骂。后人明白了欢唱“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的神童算不得诗人“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无人信高洁,谁为表予心!”的你才是。金钱名利没能吞噬你的灵魂反而让它融入了笔杆,成就了你诗坛的辉煌。

洁白的帆已远航,像一只残损的蝴蝶溅血在我的心上。浓雾升腾遮挡了那黑蝶与白蝶,不过我知道白蝶永远不会被黑蝶吞噬,在黑蝶的映衬下,白蝶只会更美。就如那袭白衣,就如那些承受过金钱名利考验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