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离别叫痛彻心扉
初三 散文 1566字 298人浏览 墨肆水

【导读】我弯下腰想要捡起书本里掉落下来的一片树叶的标本。一阵风从身边吹过,把它高高的抛起,远远的吹走降落在地。然后,在抛起,在降落,一直到教学楼前的拐角处,才飘飘悠悠打着转从楼顶飞过。

我在想你

独自躲在黑暗里

你慈祥的面容在我眼前晃来晃去

也让这个世界显得漫长孤寂

让我偷偷的哭泣

思念的日子总是很难过去

我强迫自己

闭上眼睛等待明天太阳的升起

心里从来没有安稳过,不知道第一句话该说什么,该伸出哪只手做什么事情。我总是抱怨上天待我不公,说身边缺少幸福,可偏偏就在我质疑生活的时候,幸福却大摇大摆的从我身边彻底的溜走了。

其实我并不懂得幸福的真正涵义,还总是张口就是一通长篇道理,真是愚昧的可笑。幸福是什么?蜷缩在黑暗角落里的我迷茫了。当你身边至亲至爱的人离开了这个世界,你就不得不重新衡量一下幸福的重量了。

我承认自己是一个悲观主义者,人的生离死别更使我产生了深深的恐惧。那种恐惧感,是源自于害怕再次的失去。不是所有的人都能看透生死,至少我认为我无法达到那种境界。姥姥的过世是我突然意识到:原来还有一种离别是那么的痛彻心扉。那晚我仿佛看见了一颗忽暗忽明的流星在天空挣扎,是反抗,还是留恋?

那噩耗就像是一个什么,神秘的狙击手打得我措手不及,让我的心在好不准备的情况下决堤。内心强烈的阻止自己接受这个事实,一个让全家人都陷入深度恐慌的离别。我很想潇洒的挥挥手,然后说:在我们的心里永远都有一个位置是属于您的,虽然您走了,但是我们爱你的心依旧。可当真正要面对的时候,我却失去了那份从容。眼泪不停的流下来,那张慈祥可亲的面孔总是在眼前晃来晃去,晃来晃去。直晃得我的头有点发晕,甚至那张熟悉的面孔也慢慢的在脑海里变得模糊不清。那一刻我在想,姥姥或许是真的走了吧。

对于姥姥的记忆,依旧停留在十多年前那些让人难忘的童年时代,那个时代吸引我们的永远是同伴的呼唤和老人们总也讲不完的故事。现在想来,并不是故事多,而是好奇的我们

总是央求老人们一遍又一遍的重复那些讲过的故事。听得多了,便以为故事也多了。讲到这点,我不得不说我最警服的人之一就是姥姥。就是这个一天学也没上过的女人,居然捧起一本文言文版的小说读的津津有味。然后再把从中学到的道理教给我们。虽然那时的我们只会点着头答应着并不明白并且干涩的道理。但是那美丽的故事却深深的烙印在了心里。

我默默的坐在走廊里,任凭泪水在眼里打着转,浑身不停的颤抖着,可笑的我那是却想到了真的是男儿有泪不轻弹的蠢话。我试图找人诉说我内心的痛苦,可是我翻了电话本一遍又一遍,竟然没有一人能成为倾听我心声的对象。那一刻我才明白,自己是多么得孤独。那天我想了很多很多,直到夜很深了才昏昏沉沉的睡去。

真的好想就那么一直的睡下去,至少在梦里我可以不面对死亡的恐惧,不眼睁睁的看着幸福溜走而无可奈何。是谁说的人定胜天,我们同上天斗争了几千年之久,我们真的胜利了吗?还是我们已经被胜利的喜悦冲昏了头脑,然后被时间老人趁机悄悄地爬上了我们的眼角,它的那份轻巧是我们唯一遗漏的致命缺点。

几天过去了,我依然沉浸在悲痛中而不能自拔。我企图用学习和过分的做事情来麻痹自己。可是伤痛依旧在,欲忘情更浓’。是老天在惩罚我吗?如果这种惩罚能换取逝去的光阴,那么,我愿意把这种惩罚加深十倍。

我弯下腰想要捡起书本里掉落下来的一片树叶的标本。一阵风从身边吹过,把它高高的抛起,远远的吹走降落在地。然后,在抛起,在降落,一直到教学楼前的拐角处,才飘飘悠悠打着转从楼顶飞过。我怔怔的站在那里,看着它随风消失。良久,泪水顺着脸颊滚落下来,姥姥是真的走了。

我终于承认了这个不可磨灭的事实,只是我已不再悲伤。因为,姥姥正像这风,在哪里消失,就又在那里出现。

有一阵风从我身旁吹过,吹干了我脸上犹挂的泪珠。你看,正是姥姥,她在替我擦拭眼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