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说真话的权利还给学生
初一 记叙文 1628字 54人浏览 avj159

江苏海安县胡集中心小学(226600) 陈慧

有一个上三年级的女孩,她父母工作很忙,家里请了保姆。有一次老师布置了一篇作文《我帮妈妈做家务》,要求学生回家后先帮妈妈做一些家务,然后把做家务的体验写出来。女孩很认真地按老师说的去做,回家后先擦地,再洗碗,然后在作文中写道:通过干家务,我觉得干家务很累而且很没有意思。平时妈妈让我好好学习,怕我将来找不到好工作,我一直不在意。现在通过干家务,我觉得要好好学习,不然将来找不到好工作,就得给别人当保姆。这个刚开始学写作文的小女孩,她说的话虽谈不上有多“高尚”,却是真心话。可老师点评这篇文章时说:思想内容有问题,不应该瞧不上保姆,结尾应该要写成自己通过干家务体会到妈妈千家务多么辛苦,自己将来长大了要好好报答妈妈。小女孩说,我妈妈从来不干家务,回家就是吃饭、看电视,家务都是阿姨在干。老师说,作文可以虚构。老师的话表面上看来没有错,但她没有珍惜“真实”的价值,曲解了写作中的虚构,这实际上就是在教学生说假话。

为什么我们不能让学生说真话呢?现在,小学生作文,说假话成风,是谁剥夺了小学生说真话的权利?是我们的语文老师。韩寒在博客中说,中国人第一次被教会说谎是在作文中。应试教育重压下,语文老师为了让学生得到高分,迫不及待地要让学生说出所谓的主流语言,立意一定要高,要积极向上,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情绪化叹息。这种目的是好的,却使学生对说真话心存顾忌,逼得学生不得不在文章中说谎。

说假话扼杀了学生写作的兴趣。写作的激情来源于表达的愿望,写真话才清楚自己想表达什么,才有可表达的内容,才会带来表达的满足感,因为没有人真的愿意为说假话写作。正常的写作其实是学生自我思考的过程,如果他的思考是自由而诚实的,那么他就会找到自己想表达的内容,他就有很多想说的话,不会为了凑字数而费尽心思。说真话,才是学生不倦写作的动力,因为说假话比说真话更费力,难度更大。

说假话限制了学生的写作思维。如果学生在写作训练中总是不能说真话,总被要求写一些虚假的话,那么他们的思维就被搞乱,学生在写作中就会不知所措,失去感觉和判断力,失去寻找素材的能力。当说假话成、了学生写作的潜意识,成了学生写作的习惯,就会使学生在面临一个命题时,不由自主地绕过自己最熟悉的人和事,放弃自己最真实的情绪体验,力不从心地搜寻一些俗不可耐的素材,抒发一些“积极向上”的情感。这样的作文可能符合“规定”了,但虚假的作文.写景不会具体,叙事不会自然,写人不会生动,抒情不会真挚,不会带来美的愉悦。真实,才是学生作文妙笔生花的土壤。

说假话扭曲了学生的心灵。文以载道,文章可以反映学生的思想情操。作文是应该担负起学生思想品德建设的重任,但是首先应该教会学生真实表达、自由表达,然后才谈得上文字水平和思想水平。时下,假话作文真话日记成了这方面教育的盲点。我们的教育应当有而且必须要有这样的自信:容许学生有不同观点,鼓励学生发表观点,并且能用说理的方式来说服学生。如果我们的教育工作者缺少这样能直面一切质疑的自信,那恐怕是教育最大的失败!清华大学哲学系教授肖鹰这样说:“作文教育最大的问题是不把诚实、诚信作为社会教育的起点,而把作文变成一个技巧和工具。”诚实写作,把说真话的权利还给学生,它的意义超越了写作本身,就像北大中文系教授钱理群先生说的,“培养一个人写作,在另一个意义上就是培养一个人怎样做人”。

新课标明确指出:“写作要感情真挚,力求表达自己对自然、社会、人生的独特感受和真切体验”,“要求学生说真话、实话、心里话,不说假话、空话、套话”。这就强调了作文的真实原则,同时也为作文教学指明了方向:教学生做真实的人,写真实的话。当代著名作家毕飞宇说,写作“首先是勇气方面,然后才是技术问题”。如果学生从小就被虚假的作文训练包围,那么他就可能丧失了说真话的习惯和能力,不是他不想说,是他已经不会说了。写作中说真话的习惯,在学生越小的时候越容易培养,耽搁了,也许一辈子就找不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