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倾城(终)
初三 其它 3078字 164人浏览 wh789557

日光倾城(终)

我感觉阳光离我越来越远了„„心里的角落们,逼仄潮湿,一旦扩张起来,胀得人难受。

最近沉溺于自己的功利主义,觉得整个世界都冷的慌,所谓的爱呀、情呀的,假的让人发笑。快乐么,表面的;付出么,虚伪的。一切的一切,都是有目的的,无论借口多么美好动听,无非都是为了满足自己。或为名,或为利。

真的有不计报酬,不求回馈的爱么?

有的,那只有佛菩萨了,只有他们了。

至诚顶礼皈依。

人最爱的只有自己。这是一定的。虽然不至于说成“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之类的,但最在乎的绝对是自己了。有人说,“哎呀,不是的啊!我很爱谁谁,为了他我可以放弃一切,我不求他给我什么的„„”真假。。。在不求回馈的同时,你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你想要的或许是那个人的赞美、认同、温柔、包容;或许是一个眼神、一句谢谢、一个点头;或许你喜爱的那个人真的对你毫无感觉,有时甚至厌恶的不屑一顾,可你在付出之后依然欣喜,即使对方冷言冷语,恶言相向,你也觉得你的付出都是值得的,心里依然满足,而这心里的满足,也已经就是“你最爱的是自己”的证明了。只不过在这出戏里,你自编自导自演,录出来又自己欣赏当观众捧场,彻彻底底的自娱自乐了一把,且结果你心理满足、开心,所以你依然得到了你想要的幸福感。这还是为了自己。难道不是么?

我们希望爱的人能像一台电视机,当我们打开它,它可以根据我们的想法完美的投射出自己最想看到的东西,以此来达到自我的满足与完成。你冷了,希望对方给你温暖;你困了,他会给你一个安稳的港湾;寂寞了,他会帮你排解;委屈了,他会倾听怜惜;成功了,他会夸奖赞叹;疑惑了,他会帮你寻找答案;有时你愤怒难耐,还会希望对方能毫无怨言的当出气筒„„我们爱的,真的不是那么一个特定的能满足自己愿望的人,我们爱的,只有自己。所有向外界所要求的感情,只是为了让自己好受,让自己快乐,我们自己远没有那么大度,可以为了别人抛弃一切。即使你为了这个人,放弃事业、放弃地位、放弃理想、甚至放弃自尊、放弃做人的原则,痛苦徘徊,犹豫挣扎,可是当看到那个人因为自己的退让而开心满足,内心便也快乐起来。你会说,看吧,一切都是值得的,有他懂我,我满足了,我很欣慰。呵呵,但结果不是一样的么,放弃了再多,也只是想让自己开心而已,无论这过程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

可是,如果我们做了许多努力,放弃许多自己所珍惜的,只不过为博红颜一笑,可对方不但不笑,反而恶心的一塌糊涂,弃若蔽履,就像很多小言里写的那样:“啊!啊!我为了你拨开了自己一层层保护的外衣,我丢弃了自己的尊严,匍匐在你面前,生生剖出自己的真心,

碰上予你,可是你却看都不看一眼,让我的一颗真心沦落到了脏水沟里!我真是%¥@&*#„„”这时,我们便伤心难过了,因为付出了却没有回报,甚至连最后的自我安慰,自我满足都无法达到。心灵的缺失感、空虚、寂寞就这样产生了。你的努力并没有为你带来快乐,所以灰心失望,所以你的付出并不仅仅只是因为你爱的那个谁谁,更多的是你爱自己,想要满足,想要快乐。仅此而已。

感情的世界里,无非就是各取所需而已,公平合理。大家的心理生理需求,都能满足,那就在剩下的人生里多演几出戏好了,再不济还能自我安慰不是;如果实在相看怨怼,那就各自纷飞,再去找一个能满足自己的,不就得了。

人的欲望,千奇百怪,各种各样,层出不穷。五岁的时候,一根棒棒糖就能满足了,可是到了十五岁,一屋子的棒棒糖我们都不屑一顾;落魄的时候,别人请吃一碗牛肉面心里都涕泗横流,临表涕零,不知所言,发达了,山珍海味都觉得没意思,就想着什么新奇,要什么;什么难搞到,追求什么。我们的心,千变万化,映射出的欲望自然就时时无常。不是外面的世界变了,而是自己的心变了,所以曾经再妥贴的事物也都一文不值。

大家都喜欢说,其实只有父母对我们的爱最无私,最不求回报。唉——其实也是一样的。只不过父母对我们的要求很少,需要的感情回馈限度也很低,如果是个孝顺孩子,那自然好,父母不仅能得到感情上的慰藉,还会有成就感、满足感;如果是个不怎么的听话的孩子,那父母还能拿自己的付出当奖章,来当自我安慰,也算求仁得仁了;如果儿女实在忤逆,不仅不能带给父母快乐与满足,反而做出种种让门楣无光,让自己痛苦的事,那切断父子关系,老死不相往来的情况,也并不少见。虎毒不食子?老虎在饿极了的情况下究竟会不会吃孩子,我不知道;但是天灾之年,易子而食这却也有记载。我们歌颂伟大的父爱母爱,它无私、光明、永远给予我们温暖,为了下一代的延续,父母可以义无反顾的舍弃自己的生命,这是真的、感人的、令我们震撼钦佩的。那么从父母的个体角度出发,他们又求得什么呢?也是心理的踏实与满足啊,这也是一种自我实现啊。父母们为了自己的愿望使命,舍弃生命也心甘情愿,当愿望达成,幸福感也会油然而生,唉——还不是自我的完成,自我的满足么。

毕竟相比起佛菩萨任运而转的慈悲,通达空性的清净救度,人世间的感情——无论如何——都有相当的局限性,并不纯粹。

所以这种功利说,真的还挺让人灰心的。

都听过这样一个故事,说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翼天使,只有找到另一个同样少一只翅膀(并且不时顺边)的同伴,才能互相搀扶着飞翔。这真不是一般的扯„„一个人活得该有多懦弱,多没自信,才能达到这样的境界呢?才能千辛万苦历尽生理心理种种磨难,只为找一个下一秒可能就不再需要的棒棒糖呢?我的一切都不属于我,甚至我的器官、我的思维、我的欲望,我的一切。这一刻浮现的愿望能持续多久呢?一天两天?一年两年?一辈子?永远?别逗了。其实不是得不到的才是最好,而是当我得到,我已经满足,我又有了新的愿望,所以才转开目光,又去追求。你很好,不过已不适合此刻的我。都是这样的啊,大家都是这

个样子的。

所以我何苦寄希望于外面的世界呢?我的想法瞬息万变,我怎么能浪费时间和青春去到处找寻一个得到时我或许已经厌烦了的人或物呢?我有残缺,我承认;我飞不起来,我承认。可是谁规定我就一定要飞了?谁规定一个翅膀的就不能快乐了?一切的快乐源自内心的满足,并不是和别人搭伴儿飞起来之后,总想着再去找一个长得更炫,翅膀更结实,能带给我更多虚荣感的内心残疾人士。因为的的确确,实实在在,是因为,乐趣、幸福、满足是向自己的内心去追求,是我们自己一人的事,与别人无关。就像那个谁谁谁说的:“我爱你,但和你没关系。”这样的神人通过单恋,就已经得到了满足,他爱的人于他不过是一个道具,自我已经满足实现,就更不需要别人在感情上予以反射,获得肯定,那自然是“I love you, but it ’s none of your business.”

变化多端的事物总是不能带给我们安全感。我不相信这世界上有什么人能补满我的残缺,因为就连我的残缺都在时时刻刻的变化,有的时候我缺智慧,有的时候我却幽默,有的时候我缺肯定,有的时候我缺赞美,有的时候我缺冷静,有的时候我缺包容,有的时候我缺勤奋,有的时候我缺豁达„„拼上一辈子的时间,在世界上拼搏闯荡,真的就能补全我时刻变化的残缺?做梦吧。与其投入大把金钱时间和精力以渴望得到名与利的满足,真不如好好在内心上下一番功夫,找到造成残缺的原因来解决问题,这才是一次消费,终身受用吧。

傻孩子总觉得这是上一定有一个人、一个角落、一只翅膀是属于他的,能让他的灵魂得到真正的安息。

可怜的傻孩子。

感谢我的功利说,让我可以避免成为傻孩子。

更感谢佛菩萨,是他们一直护佑着我这个傻孩子,免得我再去想那个单边鸡翅膀。

我会尽快驱散所有的阴暗,让阳光洒满我心灵的整座城。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