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春
初一 散文 870字 36人浏览 flyaway429

春雨细细柔柔的,悄无声息的拂过了街道旁。老城区古朴的青石板路旁,细柳舒张了身姿。

耳边响起了轻轻的吟唱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进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决胜烟柳满皇都。不禁四顾,心里不由生出一股淡淡的哀伤,如今春风已过,但却只有街边柳上的一抹残绿,弱弱的,迎着春来春往。

何时,皇都的决胜烟柳已不复存在,到如今,连小城中这最后一片净土都无法幸免了么。这祖祖辈辈居住了不知多年的小城,从长辈口中听闻过不知多少小城的美景,可当我满怀兴奋去寻找时,却找不到一丝相近的景色,多少个日月,多少个春秋,不知何时时光携着污染来到了小城,使得这景这春这绿色不复存在。

不知在这小城中,是否还有人如我一般,看着一年年消逝的,一点点变淡的春意,黯然神伤。有时,出门踏青,满心想与明媚的春光,轻柔的春风,淡雅的春景撞个满怀,但却扑了个空,这城外,哪还有什么春意呢?天空山满满的烟尘,满眼的灰色,刺鼻的味道,刺痛了我的嗅觉,更刺痛了我的心。

曾听长辈说过,他们那时,天是蓝的,根本没有什么烟尘,每当春一来,城外山上的古木啊,边透着生机,满满的新绿,一直从山顶蔓延到山下,然后缓缓踱步进入城中,将城内的一切都染得发绿,连青石板路上,都细细碎碎的长出了些细小的,青绿的苔藓。 可是是谁,是谁把这绿色抹去?

不知道,没有人知道这绿色是何时被抹去,亦或者是离开?

柔柔的春风拂过耳畔,轻轻呼起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啊,桃花,我疾步向城外桃园走去,闯入桃园,入目的不是满眼的粉红,却是一个个低矮的,褐色的丑陋木桩。这,这桃园里的树,何时却是被砍掉了,眼角微微温热,溢出了几滴不知名的液体,滑过脸颊,滴落在地上,发出细微不可闻的声音,却是如此动人心弦,让我的心不住的颤抖。

人们啊,为了什么,可以让你们如此的绝情,是似水的春光无法吸引你们,还是横流的物欲蒙蔽了你们,让你们变成如此模样。

不知,是否有人,也同我一般,忆着这春,这春光,这春花。

薄暮冥,人将去,不知是否还会归来,亲手栽下一棵树苗,缓缓踏步,听着敲击青石板的清脆的声音,坐上了离城的车,车一路颠簸,我心中满是春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