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影评
初三 散文 1275字 911人浏览 乾坤大卫

霸王别姬和活着是我最喜欢的两部大陆电影,活着的书更好看,霸王别姬书也不错,风格很鲜明,可是我更喜欢电影。高中毕业那个暑假,在同学家里第一次看霸王别姬,当时看完后,就有点呆住了,拍得真好。有人说,霸王别姬讲得是两个伶人半个世纪的悲欢离合,有人说,是借京剧的外衣,传达了人世的种种。在我看来,霸王别姬讲得是程蝶衣一个人的故事。 程蝶衣,这个名字很好听。蝶衣,很美,却也很纤弱,容易破碎,这个名字暗示了的程蝶衣命运。张国荣的程蝶衣,演得真好,一颦一笑,完全的伶人模样。张的扮相自不必说,千娇百媚,绝美。我最喜欢他的虞姬扮相,那身衣服很漂亮,辉煌夺目,看了许多虞姬,都没他的模样俊俏。除了扮相美,难得的是美中带着庄重典雅,没有狐媚妖娆之感。看看今天的伪娘们,简直是一群狐狸精,不堪入目,恶心死了。霸王别姬的成功,张国荣的表演功不可没,他是个香港艺人,演绎民国时期的老北京名伶,文化差异如此之大,却能演得如行云流水般自然,表演功夫实在一流。我最喜欢他的两场戏,一次是袁四爷邀蝶衣去他家做客,谈到观音时,袁四爷暧昧的问了句,程老板可愿做袁某的红尘知己,蝶衣又惊又怕,同时带着几分羞怯走开。脸上生动的表情,就像朵娇羞的莲花,让人爱怜。还有场是段小楼被日本人抓走,菊仙求蝶衣去救人。其实蝶衣已经收拾好就要去的,可是菊仙一来,他就故意磨磨蹭蹭,不动身,菊仙急的训他,你师哥打小儿怎么待你的?蝶衣带刺儿地回了句,您知道就好。说这话时的眼神和表情,完全就是个孩子,让人又气又爱,气他的捉弄人,爱他的孩子气。 菊仙,很多人恨她,认为如果不是她出现,蝶衣就不会失去师哥,痛苦终生,是这样么?我觉得不是,没有菊仙,师哥依旧是那个清醒的师哥,绝对不属于那个为戏痴迷的蝶衣,菊仙她不过是一个敢爱敢恨的女子罢了,她没有做错什么。我很喜欢这个电影里的巩俐,印象最深的是她被批斗后自杀前,冲着蝶衣的那个微笑,蝶衣揭发了她,也一直是她的情敌,可是在批斗中,她终于意识到,段小楼爱的还是他自己,她和蝶衣一样,白白耗费了那么多感情,一样的可怜。

段小楼,我不喜欢他,但是他最真实,也最现实。他把京剧当成一种职业,而不是生命的寄托,现实和舞台分得很清楚,不像蝶衣,人戏不分。对他,我没什么好说的,所以打住吧。

我十分喜欢葛优,无论是他的电影,还是他平日的形象,看他的广告都觉得好玩,有乐。但是我不喜欢他在霸王别姬的的表演,因为他的形象在我看这个电影前早就确定了,充满喜感的小人物,而这个电影里,他演的是一个玩弄权力的政治家,让我颇不适应。最无语的一场戏是,晚上蝶衣和四爷在花园里唱戏,唱到酣处,蝶衣拔起宝剑,做自刎状,虞姬自刎,四爷急忙制止,那时真家伙,然后嘿嘿笑了两声,蝶衣呆住了,急的迸出了眼泪,我一直不明白蝶衣那会儿为什么哭,蝶衣真是个谜。那个情景是十分哀伤的,可是葛大爷那个笑脸和他的笑声,让我觉得和滑稽,气氛全无。有时候我想,蝶衣跟了四爷,也许就不会那么孤单了,四爷懂戏,也懂他。

霸王别姬是陈凯歌的最高点,他超越不了自己,况且再去哪里找张国荣这样的演员,霸王不在,何处凯歌。怀念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