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与爱 南京日报
高一 记叙文 1334字 195人浏览 445104062

发现“亮点”,迸发“亮点”

江苏高考作文阅卷组组长 何永康

本报刊登的两篇2012年高考优秀作文,均有构思上或文字表述上的“亮点”,让阅卷老师的眼睛不由得一亮。有了这一“亮”,你的分数就可能“更上一层楼”了。

早先我说过,“亮点”就是“亏他想得出来”,一种令人神往的“机智”。譬如第一篇,写儿时随老祖母买“山楂糕”,有几句便是行文上的机智:“‘来块山楂糕!’‘好咧!’只见伙计取下一块糕,拿出一张暗黄的油纸,三下两下就包好了,然后祖母的一分钱便从衣襟里滚了出来,‘口当’的一声落入盘中。”这‘口当’的一声,简直好听极了,令读者心驰神往,甚至热泪盈眶。这是生活的赐予,凭空想不出来。此文的后半部分,写“我”给自己的小儿子买传统的“山楂糕”,谁知小朋友不屑一顾,更不知“太奶奶”是谁,继续“咔嚓”他的薯片。如此对比,如此反差,自然而然地带出了“我”的“新忧”:“清甜的味道一点都没变,或许早已都变了„„”这是总体构思上的“机智”,“忧”与“爱”到此时已是“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了!

要想进入“优秀作文”行列,或者“准优秀作文行列”,必须有“亮点”,这是毋庸置疑的。请高三学生认真品味生活,捕捉稍纵即逝的诗意的灵感,坚持数年,必有收获。待到高考临场时,你即使没有“太阳”,也会有“月亮”,也会有“星星”,起码也会有一两只小屁股上闪光的“萤火虫”„„

忧与爱

童年时的梦可以来自于任何一种向往,老糕点房里飘来的香也算上一种,那是种香甜的酥,酥的杏仁,甜的三刀,香的芝麻。

要说糕点,那么山楂糕算得上是一绝了,那油亮的糕块上泛了琥珀的光,吃一口,舌尖上是满满的甜,舌下却铺着一排排的酸,再吃一口,便再也停不住嘴了。

老运河的古朴风情是让人迷恋的,夕阳照铜樽,满城牧笛声,伊人倚门望君踏归程,当地顶有名的也要数糕点房兰芳斋了。老祖母干枯的手拉了小孙子白净的小胖手一路走进兰芳斋,一进大门,台前的伙计便笑了,老太太也笑了,小孙子则是不停地笑,“来块山楂糕!”“好咧!”只见伙计取下一块糕,拿出一张暗黄的油纸,三下两下就包好了,然后祖母的一分钱便从衣襟里滚出了出来。“口当”的一声落入盘中。然后笑吟吟地走了,风吹在老人花白干燥的头发上和孙子娇嫩的面颊,祖母哼起了小曲,声音穿过青石板,穿过无人问津的贞女牌,穿过了标有字样的老宅。

祖母和孙子穿过大门,进了堂屋又进了院子,来到槐树下,孙子口水不自觉地流了下来,也不去想饭后食用适宜,待老祖母拿着祖传的银菜刀“喀喀”几下,小孙子便迫不及待地捏了一片在嘴里,满脸满足的神情。祖母见状,不禁笑成了一朵菊花。

“好吃吗?”

“好吃。”

“好吃再买。”

“好吃再买!”

然后,河也倒映看清水,水中的绿波,波中的倒影,青石板变成了臭柏油,三轮车变成了小汽车,小屋土屋变成了高楼,贞女牌的消失,这条河竟也不见底了。

在超市,他拿着一个棕红色的山楂糕,上面被打了黑白的条形码,服务员堆出一脸笑容:“先生,不如买这种促销的吧,它比兰芳斋牌的好卖多了。”他停了一下,却依然将手中的山楂糕放在篮中。

回到家,儿子正在看电视,从袋中翻出个红棕色的块状物体,却被仍在一边。“我买了山楂糕,这是你太奶奶原本最爱买给我吃的„„”“别说了,我又不爱吃,我不知太奶奶是谁!”说着,便翻出一包薯片,咔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