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生命之光 ---《死亡之谜》
初一 议论文 8395字 130人浏览 蓝焰v风铃

第二章 生命之光(上)---《死亡之谜》

作者:圣. 给乐葩. 辛格(Sant Kirpal Singh,又译:圣. 基尔帕. 辛)

我们全部下来到这个称为“地球”的遥远土地,像许多上帝放荡的小孩,带着我们天父的潜能,一天又一天,一刻又一刻,我们逐渐浪费这个潜能,在探索这个区域朝生暮死的美丽和荣耀,丧失我们神圣来源和赐福的父母的家园,和关於我们的祖先和我们的伟大遗产的所有记忆。“出生肉体”(Born of the flesh )和活在这个肉体,我们失去与内边拯救的生命线的连系,而因此在灵性上死亡──尽管在身体和心智阶层令人兴奋的生活,和尽管在艺术、科学和技术领域惊人的成就。有了所有这些大自然女神(Dame Nature )提供给她抚养小孩的舒适生活,我们还是活在永久恐惧和猜疑的状态,不只对别人亦对我们自己,因此我们发觉我们自己无助和无望地漂浮在生命之洋上没有任何停泊处去抓紧和在摇动的水上保持们的船平稳。

人类是一个宇宙,这个大宇宙的复制品。两者——个人和宇宙——各部分是亲密地相互关连。尽管身体和智力的束缚的沉重负担,所有外面的也在内边而灵性在人里面,人类的灵性仍有能力穿破厚厚包围的面纱并窥进位在超世界的东西,至高上帝的永远支配,永恒自性存在的真实,从时间的最初长年不变的相同。在这方面,我们有一些神秘学家的证明。

当活在宇宙时,你有根在宇宙之外, 你学习关上这端并高飞进入无限领域, 因为只要一个人不提升超越感官的世界, 一个人仍是上帝世界非常陌生的人。 继续不断努力,直到你完全离开宠牢, 然后你将知道这个领域下面的空虚。 一旦你超越身体和身体的连接, 你的灵将证明上帝的荣耀;

你的座位是真的上帝的王座,

呸!不要脸!你选择住在陋屋中。

甚至当离开身体时,你仍有一个身体, 然后你为何害怕离开身体呢?

哦!朋友!忽视肉体的生命

你可能经验生命之光。

你真正是这里所有存在的生命,

甚至,这里和以后的世界都在你里面。 所有智慧从你而降

而上帝对你泄露他的神秘。

简言之,虽然你如此微小,

而整个宇宙仍在你里面。

你被准备人类身体和天使灵魂

你能够随意,在世界徘徊或在天空高飞。

离开这里以下的身体会是多么有趣,

并飞行到最高天堂之上。

离开你血肉之躯的元素的房子,

而带着你的心智和灵魂到高天上。

假如能只是离开肉体的外壳,

它可以使你到肉体不存在的地方;

肉体的生命只是水和食物

因为在地球上你穿着同一素质的衣服。

为何不在夜晚走出这个纳骨塔?

因为你拥有不属于地球的手和脚;

它可使你足够知道,

在你里面有一个入口通向你的至爱。

当一旦你离开身体的牢房,

你将不须任何努力着陆在新世界。

完美的明师,一次又一次,告诉我们我们失去的王国在我们里面,从久远以来被忽视并一起在强大的心智和物质的世界漩涡中被遗忘,我们一直在那里漂流。这是上帝给予我们的机会,去步行这本无人迹的道路,以探索这个未被探索的和再发现已在我们里面为我们所有的东西:我们里面真正内在的本质。

人类诞生真正是一项稀有的特权。它在漫长演化过程的末端出现,从岩石和矿物开始,然后穿过植物王国,接着昆虫,爬虫类和囓齿类的世界,再下:鸟、禽兽的羽毛的团体和最后二个的野兽和四足类。人类里面有一个所有其他生物缺乏的元素,或只有极小的数量──天空的和非人间的元素(Akash )给予他推理和区别的力量,使他能够分办对和错,美德和罪恶,并了解和实行较高等和尊贵的生命价值,具有自由意志去为了更进一步进步去选择和采纳同一件事,因此成为“具有灵性”(born of the spirit )藉由提升进入超心智的了悟,对他的觉知增加新的幅员。首先是宇宙的,接着关于超世界的。所有的一切是确定的可能,虽然我们可能在那一刻并不知道。

哲学家Karl Jang ,说:我们自己做为我们整个生命系统的容器,包含不只过去生活的所有存款和总数,而也是一个起始点,怀孕的地球之母,所有未来生命将由此产生;事物的预感来临,被我们内在感觉所获悉如同过去历史般的清晰。源自心理学上的基础的不朽的想法,是相当地正当的。

囚禁在黏土的模子中和被心智所作威作福,人类是在广大的创造中仍是一个微小的黏土的小孩,在身高和力量方面都不显着。但在灵魂中他是无限和全然充满的;在他身上相似的个别的灵性是一个为贵重,无法估量价值的饰顶珠宝。所以,Bheek ,一位神秘贤人说:

哦……Bheek !世界上没有人是贫苦的。

因为每一个人在腰带中收藏有一颗珍贵的红宝石,

但啊呀!他不知道如何去解开这个结来得到红宝石, 而自此去行乞了。

“上帝”,Dakshineshwar 的贤人(Ramakrishna Param-hausa )说,“在万物之中,但一切都不在里面。”古鲁那纳克告诉我们出路——解开这伟大的谜而获得其他一切事物的控制的道路:“藉由征服心智,你征服世界”,是他简单的建言。心智,照它现在这个样子,是在无数的不同本质的欲望间被撕裂,拖到不同方向。它必须,逐渐地,被再统合的而成为整体——一个不可分的整体——具有在它存在的每一条纤维的澎湃汹涌上帝之爱。因此然后,心智独自成为服务灵魂的自愿的工具而不是向下和往外地拖曳它,如同它现在所做的一般,总是进入紧迫、狭窄的通道角落,这里,那里和到处。除非这个多头怪物,心智,被训练而驯服,它将像海神Protens ,在不同方法和相异的形状中,持续玩它野蛮滑稽的动作,像变色龙一般,戴上它自己所选择不同的底色,只要它对地球和所有一切地球的保持依恋的话,源自于地球母亲的权势和力量就增大。心智,因此,被提升高入空中并保持在高处,如同海克力斯去Antaeus 这个巨人一样,Antaeus 只要他保持和他力量所由来的地球母亲接触,他是无敌的。

一旦这个心智与这个由上方漂荡下来的神圣旋律(Divine

Melody )接触,它被向上提升,因此长久来对向下拖曳的世界感官享乐丧失兴趣。逐渐地导向实际地身体的死亡,身体现在被遗留在远远的下方,心智同以某种方法向上溶入chitakash ——原本的栖息所——从不可记忆的世代以来,巨大的记忆贮存所,而从那里它与向下吹的重要气体(pranas )下降在纯粹的觉知上,用两层覆盖(mano-mai 和pran-mai kashas )把它(灵性)包起来,构成合适灵魂的精神器官,为了在地球界上作用,还透过另一个外层——装配粗糙感官的身体的物质外层(ann-mai kosha )这在这个物的感官世界如此非常的必须。

当局限,被关和束缚在这个神奇的身体盒子之中时,我们不是离不开它——虽然我们经常思考和行为像是上脚镣的犯人,因为,我们不知道如何去解开身体中居住的灵魂并如何去提昇超越身体。所有来自过去世代明师一直用一个声音告诉我们“内边去并往里边找寻”这个烽火,这个永久自存的和无影的“生命之光”。在他自己的光明中全然光明的,在我们所居住的阴郁牢房的黑暗包覆中惟一的希望和救助的光线。关于这个

“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

————《约翰福音》 1章5节

“所以你要省察,恐怕你里头的光,或者黑暗了”

————《路克福音》11章35节

第二章 生命之光(中)---《死亡之谜》

作者:圣. 给乐葩. 辛格(Sant Kirpal Singh,又译:圣. 基尔帕. 辛)

这个光被喝采为“白天的星”(II 彼得1章19节),作为“忠诚者脚底的一盏灯”(诗篇119章105节)使心智和灵性狂喜,同样被不知不觉地吸引而开始向上漂浮进入较高觉知的领域,超觉知,沿着生命的光明之流,可听见的生命河流(音流或夏白德)载运在从圣光涌出的神圣音乐的翅膀,被比喻地描述为有双翼的飞鸟(Pegasus ),白翼的马神或称barq (闪电),据说载着先知穆罕默德到天堂(almiraj )。

所有时代的伟大明师,在所有地方,提到这个独特和美妙的房子,人身;这确实的上帝殿堂,那里住有天父圣子和圣灵,除非这个圣子(人类的灵魂),藉着某位人中上帝的恩典和圣灵受洗(印心)(上帝的力量藉由一位人中上帝在人身上示现;也见《路克福音》3章16节),放荡的圣子,在惊奇的世界的不可思议的事物中徘徊,无法靠

他自己找到他的路离开迷宫,去他天父子关系(上帝)的家园,因为永恒基本的律法是:

它在肉体(黏土模子)中和透过道成肉身的人(Wordmadeflesh ) 我们走向他,这位超越肉身的人。

————圣奥古斯汀

在我们里面是生命之光。这宇宙的灯在身体庙宇的圆顶上日夜永恒地燃烧。

任何人藉着光明之光来,到较高的领域,他自由地高飞。

真实导向真实,“凡是知道真实的人,他知道那里有光而他知道光知道永恒”(如圣奥古斯汀所说:“知道真实将使你自由”《约翰福音》8章32节),自我们经常生活难以攻陷的枷锁,过去的悲叹,目前的害怕和死亡的恐惧解放出来。音流或圣灵是所有创造的根本的最伟大真实。

你们必须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

万物是藉着他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藉着他造的。 ————《约翰福音》1章1-3节

“整个世界由夏白德而生,”是那纳克告诉我们,“又随着他的一

个音,广大的创造开花进入生命而一千条生命之河涌入存在。”

在《奥义书》中,说:

Eko-aham,Bahusuaam

我是太一(One ),想成为许多。

穆罕默德把音流说为Kun-fia-kun-“他想要而瞧,所有宇宙涌现。”因此,它是上帝行动力(光和生命——上帝的旋律),全然充满和全然力量,在所有一切的内在,是可见和不可见的,是创造和维持无数的创造物的。提到创造,那纳克告诉我们:

而无数的你的境界;不易接近和无法进入的你的数不尽的天堂高原。

甚至藉由“无数的”(countless )这个字,我们无法描述他。计算和无数的这些字对全能的力量不很重要。凡是内在于每一件事情,就是创造的生命本身,知道每一个其中的粒子。

为了对较高生命,灵性的生命获得较好理解,一个人必须真正横越地球生命的未知领域和穿过所谓“死亡”的大门,再生在天上的非地球的死后生命的世界。

从灵生的就是灵。 3:6

我说,你们必须重生,你不要以为希奇。

————《约翰福音》3章6.7节

当藉由人中上帝在内边示现,与“生命之光”接触,灵魂结束了在始终运转的生命与再生之轮的旅行。

整个创造被相信分成八百四十万个种类(84 lakhs );(i )水中生物──九十万(9 lakhs );(ii )空气中生物——一百四十万(14l akhs );(iii )昆虫, 囓齿虫和爬虫类等,二百七十万(27lakhs );(iv )树、权木、草药和其他蔬菜和爬藤植物等,三百万(30 lakhs );和(v )所有种类的四足动物和动物、人类,包括男神和女神,半人神和神的力量,魔鬼和游走的灵,等,40万(4 lakhs )。一位jiva-atman 或一个个别的灵魂(除非解放成一个灵),被业(karma )的强迫力量保持运转在一个或另一个物质身体而从一世又一世收集印象。

注意力的内转,然后,是真实生命和永恒生命的序曲,从当与“上帝之子的声音”(亦即,藉由他示现内在音乐),接触时来临,而他们听见他(虽然现在对他来说已死)将活过来(而藉由我们:天父和圣子,会永远活着)

————《约翰福音》5章25节

那时瞎子的眼必须睁开,聋子的耳必开通。

那时瘸子必跳跃像鹿,哑吧的舌头必能歌唱。

在旷野必有水发出,在沙漠必有河涌流。

————《以赛亚》35章5—6节

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到那时就全知道,如同主知道我一样。 ————《致保罗书:哥林多前书》13章12节

“上帝”,Dakshineshwar 的贤人(Ramakrishna Param hausa )说,“在万物之中,但一切都不在里面。”古鲁那纳克告诉我们出路——解开这伟大的谜而获得其他一切事物的控制的道路:“藉由征服心智,你征服世界”,是他简单的建言。心智,照它现在这个样子,是无数的不同本质的不同形式,并在不同型式的情况下,当被分配之神(Dharam Raj )根据冷酷的业(Law of Action 或karma )的律法作用而宣判的。

当与音流调和,灵魂开始不用(肉体的)眼睛看见上帝的光,不用(肉体的)耳朵听见上帝的音,抱住神圣的音乐不用(肉体的)手,而向着上帝的方向移动不用(肉体的)脚。

视觉的眼睛看不见识(真实);但藉着古鲁的恩典,一个人开始面对面领悟(上帝的力量),它是为什么一位有价值的和值得尊敬的徒弟能够随处感知上帝的原因。

————那纳克

我们的感觉器官是如此形成以致只可以在物质世界帮助我们,而且太不完美,当我们来到超物质阶层时,他们使我们失败。

你们听是要听见,却不明白。

看是要看见,却不晓得。

————《以赛亚》6章9节

有耳可听的,就应当听。

————《马太福音》11章15节

叫他们看是看见,却不晓得;听是听,却不明白。

————《马太福音》4章12节

眼睛不能看见,耳朵不能听见。

————《圣保罗书:罗马人》11章8节

但只有当一个人学会如何内转注意力和实际地执行活时随意地死

亡,一个完全的改变,惊人的改变才产生。自此有训诫道:学习如何死(对世界生活的死)你才可以开始活(以活着的灵自由而无畏地活着,自身体的外壳的限制的从属物解放)。一个人,因此,必须“为了灵魂舍弃肉体。”(《约翰福音》6章63节)。不要爱肉体胜于灵魂是Galilee 的先知世世代代的忠告。

只要我们“在身体的家”我们就不在上帝那儿。而“一个人愈从他自己回摄,就愈靠近上帝。”在创造物中没有东西比得上创造者,因为不是上帝是不足道的。透过与上帝力量在身体内流动的接触,随着意识的迁移,从地球界(通常被认为“死亡”)到灵性界(再生或二次出生,被称为“灵性的诞生”),一个人决不死亡。

我又赐给他们永生;他们永不灭亡,谁也不能从我手里把他们夺去。

————依据《约翰福音》10章28节

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得胜的,必不受第二次死的害。

————《启示录》2章11节

因为:

你们若被圣灵引导,就不在律法以下。 5:18

不要自欺,上帝是轻慢不得的;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6:7

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6:8

————《致圣保罗书:加拉太》5章18节

也见《加拉太》6章7.8节

第二章 生命之光(下)---《死亡之谜》

作者:圣. 给乐葩. 辛格(Sant Kirpal Singh,又译:圣. 基尔帕. 辛)

所有一切不仅是理论而是一项事实──给予“生命之火”的“生命的真实”从一个人出生的那一刻随着每一个人而来(《约翰福音》1章9节)而它给予每个人认识燃烧的声音的秘密和“天堂之谜”(上帝的王国)(《马太福音》13章11节)。在超世界(the Beyond )的科学中,逻辑和推理没有位置。惟有真正的看才产生信心和相信。荣

光的光,荣光的天父,sway om jyoti swarup Parmatma (自性光辉的上帝),nooran-ala Noor (伟大的宇宙之光)和人类中的灵(宇宙之灵的圣光的火花,觉知之海的小水滴)滴意识(以穿着不同外套的个的灵出现)全都在人身里面(harnarainideh )。但似乎奇怪,即使彼此住的如此亲密,但一个人并没有看到其他人的脸,因为我们误以为外在世界的干涸荒野是我们真正的住所。

明师——灵魂不但通知我们真实(Reality )和我们被赋予的丰富遗产,而且像基督一般宣称:

我要把天国的钥匙给你

————《马太福音》16章19节

那纳克也告诉我们:

明师有锁在身体与心智的灵魂移动之屋的钥匙;

哦!那纳克!没有一位完美明师,没有方法从牢房逃出。

但我们有多少人对他们严肃的保证有信心;和我们之中有多少人准备去拿取和接近这王国的钥匙,和更进一步,去打开眼睛后方钢铁般的入口?而更不必说去听基督所说的(这个圣音):

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

……是已经出死入生了。

————《约翰福音》5章24节

而虽然我们每天激烈的祈祷被从不真实引导到真实,从黑暗到白昼和从死亡到永恒。它的确是一个奇怪的似是而非的议论,比被芬克斯(Sphinx ,底比斯到Thebans 的怪物)提出的谜更似是而非,或被回春之水的池子的守护魔鬼yaksha ,对Pandva 的王子们,当他们一个接一个通过,解除他们的口渴,但不能如此做的话(除了Yudhishtra,dharma 的王子外)就丢石头,因为他们不能解决这些谜。

我们,事实上,不是正过着一个僵硬的生活,所谓死亡中僵硬,像许多没有感觉的事物一般吗?我们不是正等待着和平王子的来到,再次提昇我们进入生命(永恒的生命)藉着征服古老的史芬克斯和Yaksha ──他们养着一只像龙一般的生物严格的监视我们,以免我们被传说的金羊毛所诱惑,像Jason 一样,带着许多垂涎的奖赏从他们作威作福的统治逃跑。然后,这是必须被解决的生命的最大的谜,因为没有解决它,我们在这里短暂的生存就萎缩和受到阻碍。

大部分的我们仅仅是过着动物的生存——像他们一样,在脑中过着盲目的生活。我们从未提升超越我们为我们自己铸造在周围的情感和精神的世界,而现在把我们紧抓在铁的束缚中。“天堂之光”对大

部分的我们是人类想像力的一个碎片而非一个真实:

当在身体中与我们一起时,我们看不见他, 呸!像这样的一个没有生命的生命

哦Tulsi !每个人是真正的盲目。

卡比尔告诉我们:

整个世界在黑暗之中摸索,

要是有一、两个问题,他们就能被正确安置。

那纳克也同样说:

对开悟的人来说,一切是半盲的,

因为没有人知道内在的秘密。

那纳克然后继续定义盲目:

那些缺乏眼睛的人不是盲目,

盲目是那些看不见上帝的人。

而看见上帝的眼睛是相当不同的。

又说:

肉体的眼睛看不见他,但当明师点亮内在的眼睛,

一位有价值的徒弟开始在他里面见证上帝的力量和荣耀。 为什么用我们所有的诚心和善意的努力,我们看不见他呢? 包覆在黑暗中,藉由行为而非黑暗我们阴郁地为了上帝努力; 没有一位完美明师没有人找得到路亦没有人能如此做; 但当一个人遇到一位完美明师时,

一个人开始用他心里的小房间打开的眼睛看他。

惟有藉由直接与Name (圣音)的交流,一个人藉由认识他才明白再没有东西去知道。在《迦布吉》(THE JAP JI )中,伟大的导师(那纳克)详述无数的优点开始自动的流动,而一个人成为所有美德的住所:

藉由与音(Word )交流,一个人能够获得Siddha ,Pir,Sura 或Nath 的地位。藉由与音流交流,一个人能够理解地球,支撑的公牛和天堂之谜。

藉由与音交流,我们能够未受损的逃离穿过死亡之门;

藉由与音交流,地球的区域,天堂的高原和地狱世界显露; 藉由与音交流,我们能够未受损的逃离,穿过死亡之门;

哦那纳克!他的诚心者活在永恒的狂喜中,因为音洗掉所有的罪恶和悲伤。

藉由与音交流,一个人能够获得湿婆,梵天和固陀罗的力量;

藉由与音交流,一个人能够从万物赢得尊重,无关于他的过去; 藉由与音交流,一个人能够具有瑜珈的洞察生命之谜而自性完全显露。

藉由与音交流,一个人能够获得Shastras 、Smritis 和《吠陀经》的理解。

哦那纳克!他的诚心者,活在永恒的狂喜中,因为音洗掉所有的罪恶和悲伤。

藉由与音交流,一个人成为真理、满足和真实知识的住所; 藉由与音交流,一个人在68个朝圣之旅得到沐浴净身的果实; 藉由与音交流,一个人赢得学者的荣耀;

藉由与音交流,一个人取得Sehaj 的阶级;

哦那纳克!他的诚心者活在永恒的狂喜,因为音洗掉所有的罪恶和悲伤。

藉由与音交流,一个人成为所有美德的住所;

藉由与音交流,一个人成为一位Sheikh ,Pir 和真正灵性的国王; 藉由与音交流,灵性上的盲人找到他们到了悟的路; 藉由与音交流,一个人成为横越幻想物质的无垠之海;

哦那纳克!他的诚心者活在永恒的狂喜,因为音洗掉所有的罪恶和悲伤。

因此我们看见成功的秘密,这里和以后,在于调和内在的“自性”到超灵(Oversoul )或音流。他是一切存在的初始和最终。那纳克,

因此,训诫:

藉由极大的好运,一个人到人的降生,而一个人必须充分利用它;但一个人存心地切断他里面的拯救的生命线,在创造的位阶中坠落下来。

的确,获得了全世界,但却失去了他自己的灵魂(是一个可悲的境况)。他招致了一个不可挽回和不能复原的致命的损失,绝没有得到任何利益,因此他再次回到人的阶层之前会受苦数个世代,一旦这个机会从手指溜过,极难再获,而一个人无助地在生命之河的沙洲和沙岸上挣扎。从楼梯之顶落下的确是一项可怕的失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