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冬,你会不会爽约
初一 散文 1351字 354人浏览 hulinguoguo

冬天,若是没有阳光,便会觉得缺少了温暖和明媚;可若没有雪花的轻灵飘舞,便觉得缺少了别致和韵味。恰如一个妙龄美貌的女子,无论多么美艳,若少了轻盈的步履和文雅的气质,再美,也觉得没有韵味。入冬以来,占据北方天空的,不是阴霾,就是阳光。这样的冬天,味道不美,也不醇。我默默祈祷,期盼第二天睁开双眼,透过窗棂,就能看到漫天飞絮从天而降,洋洋洒洒,把个世界装扮地晶莹剔透,玉洁冰清。可是,我始终没有把雪花盼来。莫非,雪花精灵有没有受到冬天的请柬?或者是,因琐事缠身,而爽了冬天的约会?好想,踩着薄薄的白雪,听着雪花在脚下轻轻发出

“吱吱”的声音,似一首没有乐谱的曲子,只是我和雪花之间的心灵交汇,我听到懂雪花的呓语;雪花,亦听得懂我的痴梦。我踏着雪花铺就的白色地毯,走向那个幽静广阔的田野。层层叠叠的小山,也装点得纯白圣洁。小山上的矮树,头顶着一簇簇琼花,在微微吹拂的冬风里,做着明朝春暖花开的美梦。山旁的那条小路,如一条蜿蜒曲折的白色绸带,飘向远方。我不知道路的那一头,是不是有一个素心女子,在雪中放飞思绪,任自己的心天马行空,想我所想,爱我所爱,不再受俗世纷华的叨扰,只陶醉在这纯白的世界里。我想,一定也有。闭上双眸,任轻盈似玉蝴蝶般的雪花一片又一片地亲吻我的脸颊和睫毛,清凉的感觉瞬间沁入心脾。我静静地站立着,让雪花飘落到我的长发上,之后化作晶莹剔透的小水珠,这晶莹的小水珠,也会折射出冰雪世界的别致和典雅。我静静倾听那来自天籁的声音,让自己的心和这白色的精灵一起恣意飞舞,不去管那尘世浮华太匆匆,也不必问那落红尽处溢清愁。心中,只有这一片纯白。红尘中一路走来,谁的天空能永远晴朗?谁的笑容能永远灿烂?谁的故事能永远温润?有时候,心中刚刚燃起了热情,就会被现实的冷酷浇灭。晴空下的笑颜里,掩藏着多少无奈和愁绪。岁月如流,淘洗着我们对一件又一件事的炽热和执着。能让自己的心浸润在这静谧婉约的意境中,让这无声的天籁淌过浮躁的心灵,何尝不是人生的乐事?又何尝不是人生的幸事?时光的暗影里,谁的年华不渐远?繁华也罢,寂寞也罢,最终都将归于尘埃,空余一声叹息,唯有本真的心才是最实在的。“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有时候,不争,不抢,不功利,盈一颗云淡风轻的心在时光深处浅笑嫣然,未尝不是一种睿智的生活态度。白落梅说:倘若每个人都心存善念,安于平淡,在属于自己的小城里像花开一样微笑,如莺燕一般歌唱,那该多美,或许非要等到千帆过尽,百味皆尝,才甘愿守着山青水静的乡野,过最清淡的日子。是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城,我愿意在自己的小城里,端坐磐石上,像花开一样微笑,等一场白雪飞扬!洁白的精灵哟,你可听到黛青色苍穹下我深情的呼唤?我愿意与你一起在空旷的田野里旋共舞;我愿意拥你入怀,亲吻你清凉洁白的肌肤;我愿意在你营造的白色童话城堡里,吟一阕唐诗宋词,歌一曲云水禅心。飘雪的日子,银白,浅灰,寥寥几笔,就勾勒出了一幅淡淡的水墨画,营造出静谧空灵的银白世界。最美的景致,无需浓墨重彩;最美的心情,无需渲染烘托。“六出飞花入户时,坐看青竹变琼枝”。盼望着,雪花以柔美曼妙的舞姿,飘飘洒洒,穿树飞花,装扮出一个幽雅灵逸、冰雕玉琢的世界。我会以最深情的眸光欣赏她精致别样的美丽。这白色的精灵哟,我轻轻地问一句:今冬,你会不会爽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