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都去哪儿了
初二 散文 1240字 615人浏览 蓝天玲

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但是,聪明的,你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是有人偷了他们罢:那是谁?又藏在何处呢?是他们自己逃走了罢:现在又到了哪里呢?

时间,是个亘古不变的话题。抬头望满天星斗,想茫茫宇宙,能变成今日这般模样又何止千年,它们慢慢地,不急不缓,在宇宙里写出时间这部巨着。是啊,好久了,好久了。可是作为一个小小的人,我们没有星的魄力,拥有的光阴也不过是短暂一瞬而已,我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挥霍,时间无论何时何地,都在不动声色地溜走。难怪有人说“流年”以称时光,这两个字真好,光阴荏苒,流动过去的时候,是涧户不见人,纷纷且开落。

我想起父亲。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那日无意翻相册,却随手翻到父亲年轻时的照片,那时的父亲也比我大不了几岁,眉宇间带着少年人的狂放与不羁。还有两个同龄人,一左一右。“爸,看,我找到了什么!”父亲回过头,接过照片:“是这张照片。找了好多次,都没找到,不想今天被你找到了。”父亲顿顿,“那时我也是上初中,那两个是我的好哥们儿,那是照相的都少来我们这乡间,那次来了,还是我们三个凑钱请他拍的呢。”父亲眼里涌起一股难以言说的感情,轻轻叹了口气:“现在都天各一方啦,都不知散到哪儿去了。”昏暗的灯光下,父亲的白发被照得发亮,神情更显得落寞。是啊,真快,我无法想象当初的翩翩少年如今已白发苍苍,可是分明,时光在他的脸上刻下了皱纹,岁月在他的笑里写上了沧桑。

父亲说,我想回学校去看看,或许还有从前的痕迹。父亲给我讲他年轻时候的故事,那些回忆,也早已沉淀成黑白的默片,不变的只有从前少年明媚的笑,还有在阳光下挥洒过的汗水。人们常叹物是人非,可如果,连物都非了呢?也许真的像歌里唱的那样,我们回不到昨天。

他有第一根白发的时候,我们要拔掉,他不让,他说,不能拔,拔一根要白十根的,我头发都白了,你们怎么办啊。他是笑着说这句话的,语调中有些幽默的意味。我们却信了,也不拔了,我们,不想他那么快的老去。现在想来,却隐隐地有些心酸,我们,怎么挡得住流年似水呢?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他指着初中毕业照跟我说,这个已经考研了,这个更了不得,在国务院。最后他笑,都过得很好啊,好像只有我忙忙碌碌一事无成了啊。要是能回去,多好。他看看我和弟弟:但是我也不后悔啊。现在啊,我只希望你们俩能有出息,将来过得好,就什么也不求了啊。

只希望你们俩能有出息,将来过得好,就什么也不求了啊。我忽然想流泪。在岁月混沌的光芒里,他确是越来越苍老了,可是时光呢?年轻呢?都去哪儿了呢?时间,真的,只是单行线,决绝坚定,无法反抗,就像流水,不会西归。

那天我听歌,看书,记住一句古词,一句歌词。一句是“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一句是“柴米油盐半辈子,眼只剩下满脸的皱纹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原来,那些发黄的照片和古老的信,儿时的玩伴和黑白色的记忆,只是惊醒了过去岁月中的红樱桃与绿芭蕉,他们,只有守着回忆,抛去少年的青涩与任性,用年轻把我们托举起来,直至我们忘记,他们也曾年轻过。

初二:周安琪

时间都去哪儿了86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