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水之音
初二 散文 1320字 1273人浏览 朝阳同创科技

生命随时都在消散,如阳光下的水滴,悄无声息。是谁,在这喧嚣的尘世,倾听滴水的蛩音?

你听,这滴水是有生命的。将滴水控制在一秒钟两滴的速度,这水声听起来,年轻,矫健,兴致勃勃,勇往直前,滴,滴,滴,滴,来不及看清什么,来不及后悔什么,细细密密的日子就这样快速地过去了;稍慢一些,就像年轻的我,矜持,沉稳,稍做停留,但也不及多想,被身后一大摊琐事杂务推着向前;再慢一些,那就是老年的我,慢慢地渗化出来,汇拢,凝聚,像一颗盈盈欲坠的泪,又像一颗思维的结晶体,饱满,丰硕,而后,“咚”的一声,落入耳膜。凝重,庄严,掷地有声,像一句古代的誓言。这滴水的声音,是存在的宣告。而后,一切又归至于沉默的虚无。你说,这一条波澜壮阔的历史长河,由多少颗这样微弱而真实的水滴汇成的呢?生命投入时间的长河,如一滴水跃入无边的汪洋。世间万物的历程,又与一滴水的生命有什么不同?我常常无言以对,滴水的责问。这滴水工夫,地球上,抑或宇宙间正上演着多少出剧目呢?这滴水之舟,究竟承载多少的笑与泪,悲与喜,生离与死别?一滴水,谁都可以掬之于手心,然而,谁也无法掂出一滴水的分量,谁也无法将一滴水永远留住。天地之间,万籁俱寂,唯有滴水声,如珠玑,如佛音,点点滴落心头。神龟虽寿,犹有尽时;腾蛇乘雾,终为土灰;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水滴,石穿,更何况是脆如蝉翼的生命?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有多少智者,倾听滴水之声浊心因此而明净,他们顿悟后的长叹落在历史之河中,激起滴水的层层回音,至今不绝如缕。只有一样东西,是无法以滴水来计量的,那就是情感。滴水一旦落入镂空的心中,实在积不起任何成就。他送我一只储蓄罐。上边的图案有一只可爱的小老鼠在击鼓。上了锁,扔进一颗硬币,“嘀当”一声,仿佛滴水的声音。我说,我每天喂之以硬币,当储蓄罐满了的时候,我们还相爱着,我们就携手走进婚姻之城。头几天,我俩兴奋得很,一见面,就先各自掏包翻口袋,将硬币劈劈啪啪投入罐中。然后捧起来来回摇晃,听那些幸福的音符丁冬欢唱。可没多久,这项充满诗意的计划早被我们淡忘了,罐子躲在角落里蒙灰。是的,谁有耐心坚持这个近乎童稚的游戏呢?漫步田野,一颗颗露珠正凝于叶尖。无色,无声。一忽儿,太阳从地平线上升起,光芒四射。露珠们开始闪烁不定,窃窃私语,如忽明忽灭的萤火。光线慢慢移过来。在一个恰当的角度,聚焦。瞬时,灵犀一点,心领神会,回应着阳光的这滴水珠便折射出炫目的艳色,赤,橙,黄,绿,蓝,靛,紫。雍容富丽,金碧琉璃,如梦如虹……与平生的素朴纯净形成反差。任何生命拥有的色彩它都拥有,一切大红大绿,大喜大悲,都消融其间,默默包涵,而自身剔透无比,通体透明,这是一种何等气度的生存智慧?甚至,这一滴水的华美比之一颗罕世的钻石更无价,因其瞬即逝,而更富有灵性,富有生命的绚丽的喧响,因而,美得异常触目惊心,无与伦比。或许,这一滴水一生的期待,只为了这瞬间的辉煌?此时,谁敢鄙视,谁敢漠视,这一滴水的存在?此时,谁还能说,无色与沉默是一种苍白与单调?无色是至色,沉默是绝响。也许,人的一生,还不够用来守望滴水升腾为云的历程,但我不能不信奉这滴水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