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
初三 散文 746字 653人浏览 点子ERIC

“囤”在心中

每逢农历二月初二,家乡每家的院子里总会有一个大大的用草木灰画成的囤,这虽然是一种旧风俗,但里面包含着父老乡亲期盼年景丰收的希望。每每看到这些囤,我就回忆起祖父。 我们是山区农家,家里本来就很清贫,加上我上学,村里的各种杂费,花费可谓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所以祖父特别看重每一年所画的囤。每一年囤都画的大大的,若没有院墙,很可能会画到院外去,囤都圆圆的,里面撒上几颗粮食。祖父爱我们,每年画囤都祈祷今年有个好收成,能换成钱给我缴学费,买新衣。

祖父很节俭,平时省吃俭用,一条裤子穿了一水又一水,都发白了。一身粗布衣,肩头上还打着补丁,和蔼慈祥的脸上总挂着微笑。他经常念叨:“爷爷吃尽了没文化的苦啊!你们要好好学习,我要看到你们一个比一个有出息!”当我拿到优异的成绩后,祖父笑了,拿出平时很少碰的酒杯,喝上几盅,脸上挂满了幸福的微笑,那年二月初二,我家的“囤”又是一个丰收年。

祖父的年纪大了,身子骨又不好,父母亲商量让我退学,

省下得钱给祖父看病,当祖父听到这个消息后,大发雷霆:“谁不让孩子上学,我就和他过不去,我这把老骨头不值几个钱!”说完身子就哆嗦起来,父母都不敢作声了,这事也就耽搁下来,就这样祖父的病一天天的加重。去年二月初二,祖父硬要我和父亲扶他起来画“囤”了,没想到这竟是祖父最后一次画“囤”。

在二月初二过后几天,囤子的痕迹还清晰可见时,祖父

却走了,走得那么匆忙。临走时还叮嘱父亲,绝不能让一个孩子退学。当父亲含着泪点头后,祖父便闭上了眼睛,脸上没有一丝痛苦,带着欣慰去了。从此,无论家境多么艰难,父亲再也没说让我退学。

如今又至二月初二,今年我家的“囤”也那么大,那么

圆,但画囤的人变了,不再是可亲可敬的祖父,看着草木灰画成的囤,我的眼睛又模糊了……

指导教师:夏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