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帘雨中情
初一 散文 1001字 23人浏览 李海艳闯天涯

都说六月的天,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我倒不这么认为。你瞧瞧,这十月假期刚过去不久,歇了几天的雨又开始滴滴嗒嗒地向人间砸来。 一场饱受煎熬的数学test 终于结束了,我深呼了一口气。继而,看着窗外的雨,我的心又立马提了起来:晕!我可没带伞,下这么大的雨我怎么回去啊? 走到教学楼下面,我抬头看看这灰蒙蒙的天,已经连续阴沉了两三天的老天,这下似乎已经摆脱了束缚,终于能把雨娃娃们给淋漓畅快地丢了下来。一阵冷飕飕的风参杂着雨水抚过我的脸颊,就连空气中也夹带着丝丝的欢畅和解脱。 眼看着豆大的雨滴砸落在地面的水洼里,震起一波又一波的水花。不管了,拼了!心里如是想着,举起书包顶在头上,撒开两腿就直奔校门而去。我像一只无头苍蝇般窜跑在这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一把把五颜六色的伞在我眼前晃动着,拥挤着。雨水渐渐浸湿了我的衣服,打湿了我的头发,铺满了我的脸颊,冰冷的水珠透过衣领渗入我的肌肤,使我不禁打了一个寒噤。要是妈妈在这儿该多好! 不知跑了多远,总之,就在我想要休息片刻给妈妈打电话的那一瞬间,一声小孩子的啼哭拉住了我的脚步,牵动了我那道还不知飘向何处去的目光: 一个五六岁的孩子,只穿着单薄的衣服,没有任何避雨的器具,只有一声接着一声嘹亮的哭声提醒着人们他的存在。我想要走上前去,可是腿不住地打着哆嗦。再朝自己身上看看,唉,恐怕连我自己都自身难保了! 这时,终于又有一个人了发现这个躲在角落里的孩子。这个叔叔身着白色长袖,只打了一把小孩子用的小花伞,全身上下也没剩几处是干的。他走近孩子,用宽大的手掌小心翼翼地抹干孩子脸上的泪水,生怕弄疼了他。可孩子明显认生,哭声更响更大了。这个叔叔乱了手脚,看他手忙脚乱的样子,似是没带过孩子。不得已,那个叔叔站了起来,用宽大的长袖衣摆横在孩子头上,为他遮雨。而他自己却不得不站在大雨中挨淋。在他的极力哄劝下,孩子渐渐停止了哭泣。于是,他把孩子抱起来,轻哄着,用那把可怜的小花伞遮住了孩子头顶上的一片,为他撑起了一个温暖舒适的空间。在这一刹那间,他宽厚的肩膀显得更加厚实,他为孩子找到了一个依靠;他的身形更为高大,他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 扑哧!!!一辆小轿车从我身边驶过,溅起了一堵雨墙,使我真真正正地变成了一只落汤鸡,也模糊了我的视线。是雨,还是泪?我也分不清。抹了把脸,再向那个地方看去,已被人影笼罩在雨雾之中 艰难地挪动着双腿,不停地打在我身上的雨水竟也显得分外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