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暑假
五年级 记叙文 1777字 855人浏览 大杉流船

难忘的暑假

7月19日,我如愿以偿地踏上了西行的旅途。

当日飞到兰州,小宿一夜,尝了尝兰州的夜市风味,搭上晚八时的列车,前往乌市。

待乘务员换好了票,找到自己的小铺位,安放好行李,整理好褥子,取一本书,拿一壶水,下了铺子,坐在过道中的椅子上表上已是八时有余了,天却仍是大亮。铁轨将戈壁劈成两块,这组平行线在戈壁上蜿蜒,从这边的地平线出现,又从那边的地平线消失,不知其开端,更不知终点,列车在砂石土砾上飞驰,窗外,风景似乎凝固了,总是几座山峦,几条沟壑,和无边无际的戈壁植物,火车愈行愈远,山峰与沟壑也愈渐稀少,走道里的行人也纷纷就寝了,只剩下捧书而读的我和忙碌的乘务员仍在昏暗的车厢里。天色越发暗了,似乎戈壁也睡着了,留下一片闪耀的星光,指引着列车驶向目的地。几百页的书,看的略有些疲惫了,夹上书签,合上书,揉揉眼睛,斟满一小杯开水,吹一小口,一饮而尽,滋润了发干的唇。

早上,被手表的铃声吵醒,看了看公告牌,列车还有23分钟进站,只得匆匆下床,套上鞋,冲向拥挤的洗手间。

下车了,导游早已在等候。早饭就只好草草了事了。走进一家小餐馆,这家小饭店着实很小,只摆了几张桌,几把椅,余下的空间就成了厨房。点一份豆浆,加一客小笼,倒上点醋,不怎么好看的食品,吃起来却挺香,或许是饿了吧。吃罢饭,登上大巴,引擎发出令人满意的轰鸣声,载着我们驶向了此行的目的地——鸣沙山月牙泉风景区。

鸣沙山月牙泉风景区位于甘肃省敦煌市城南5公里。古往今来以“山泉共处,沙水共生”的奇妙景观著称于世,被誉为“塞外风光之一绝”; 月牙泉南北长近100米,东西宽约25米,泉水东深西浅,最深处约5米,弯曲如新月,因而得名,有“沙漠第一泉”之称;鸣沙山,因沙动有声而得名。古称“沙角山”、“神沙山”。山有流沙积聚而成,

东西长约40公里,南北宽约20公里,最高海拔1715米。其山沙垄相衔,峰如刀刃,远看连绵起伏入虬龙蜿蜒,又似大海中的波涛涌来荡去,甚为壮观。据说鸣沙山是会“鸣”的,可惜我的运气着实不太好,未能有幸听闻这鸣声。

我们到得很早,路灯还亮着,街上没有行人。可怕的寂静笼罩着我们,让人不禁打起了寒噤,走进景区大门,我第一次走进了沙漠,心里的感觉很复杂,有欣喜,有激动,在驼户的指导下,我坐上了骆驼,这是一只白色的骆驼,眼睛大,毛色洁白,软软的驼峰耷拉在驼鞍上 , 好像是没睡醒的孩子耷拉着脑袋一样,有些可爱。骆驼载着我,在无际的沙海中行进,晃晃悠悠的骆驼,轻轻敲响的驼铃,轻风拂过沙丘,抖下

一小片细沙,天空已有些泛白了,

朦朦胧胧的,透出一片飘渺的神秘。

在这景致中,有谁是不惬意的呢?

在似摇椅般舒适的摇晃中,

我们抵达了鸣沙山的山脚,戴上帽

子,套上头巾,戴上墨镜,系紧背

包,确认没什么可遗漏的了,便下

了骆驼,向山顶进发。

沙子是极软的,抓起一把,

就像水一样掠过指尖,倾泻了下去,完全没有粘手的感觉,不愧是流沙,和平常的沙截然不同。一脚踩进沙山,就马上陷了下去,放弃了踩出属于自己的登山路,只好“步人后尘“,踏着他人的脚印向上攀登,很快到山顶了,我已是气喘吁吁,浑身无力,流沙毕竟是流沙,每攀登一步就要陷下去四分之三。眼看终点就在眼前,却好像始终都不可到达似的,肌肉不听你的使唤,只好坐下来休息一会儿。扯下头巾,小酌一口,顿时神清气爽,收起水壶,一转身,手脚并用地向上爬去,终于到顶了。所谓的顶不过是一条像刀刃似的峰而已,明明七时了,太阳却没准时把它的光芒撒在地表上,以至于风景也有些无聊了。便掸掸屁股上的沙子,向山下跑去。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我这儿却反过来了,成了下山容易下山难,仅十几秒,我就从山顶扯到了山脚,

只感觉没在沙子上踩几步,

就下了山。

又骑上骆驼,来到了月

牙泉,总觉得这景致已没什

么别致的地方,无非是将江

南的亭台楼阁割下一块二儿

扔在了这里罢了。再一次登

上更高的沙山,我看到了别

样的景观,月牙泉被缩小了,

亭台楼阁与月牙泉,恰似美

国梦工厂的LOGO ,让人忍不住按下了快门,远眺敦煌,只是沙海中一只搁浅的水母罢了,隐隐约约的颜色从云与沙之间透出来,美不胜收。

这便是敦煌,对立的景色和谐着,给西北高原带来平抚,给长途旅人带来慰藉。

中华民族能在那么遥远的地方挖出一口生命之泉喷涌的深井,可见体力毕竟还算旺盛

的。有一个敦煌在那里驻节,我们在穿越千年无奈的高原时也会浮起一丝自豪。

杨涛滔

难忘的暑假20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