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年那年
初三 散文 972字 63人浏览 啊羡慕

眼间又到了年关,似乎来得太快,似乎来得太简单,没有兴高采烈的表现,没有热热闹闹甚至轰轰烈烈的场面,该有的噱头好像都有过了,该玩的激动也都经历了,剩下来的就是平平淡淡、喜乐不惊的年了。

这是大多数人心中的年,至少在我接触的人当中对年的热情已然淡去,更多的是随便了。若要找些看重年的人,大概只有那些有任务在身的人了,各行各业各部门如果有过年时非得忙个不停地,肯定会看重,或者有事非得好好干的也必定情有独衷,像春晚的组创人员、演职人员,我估计他们对年的印象肯定是非常一般的,新鲜、兴奋者不乏其人,压力沉重者也多,年年参加而情绪已定者也有。

要说切切实实把年当年过并弄出点过去的年味来的还是老一辈人,所以,农村里的年味要比城市里重,经济落后一点的要比发达地方的年味更浓。到了年末,老人们总是忙活着筹备年货,烧煮年食,尽管年轻人都知道这些东西已然不像过去那样有人吃了,置办的食物也很可能只是几位老人自己去消化了,但年的味还是在这样的生活中体现出来了。大家一起裹粽子用上半天时间,很热闹的样子,但我们都很少吃粽子,因为实在不太好吃,吃两次就腻了。包饺子,也很热闹,这些活动总能将家人在一起的快乐体现得淋漓尽致,但除了年三十或前后吃上两餐外,其它时间也是很少去吃的了,说实在的,南方人对面食一向来是很感冒的,像我就属于不喜欢面食的人。可老辈们还非得储存起大块的肉,将一些鸡鸭鹅酱的酱、盐的盐、白斩的白斩,还一定发个炉子,烧上一锅肉什么的,让酱香味弄得满屋满楼都是,热气、香气,就这样将年的气氛托起来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小孩子们盼年与大人们对年的随意又迥然不同了。他们总有着憧憬,不论是好吃的、好玩的、好看的、好拿的,他们都喜欢,他们希望舒舒服服、快快乐乐地享受,他们愿意看到大人们忙里忙外地张罗,这样自己就可以有各种意外的享受了,而且现在大人们会更多地把快乐交还给孩子,有点纵容似的,平常不许玩的也放开了,不许动的也可以动了,孩子们是最盼望过年的,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因为孩子的心永远是孩子的。

每一年过年的时候,我就会想,马上又会有下一个年了,日子似乎越来越短了,人站在这个头里,望一下就能看到那个尾,而不像以前那么遥远地盼着、等着。每一次新年,都包含着人们的祈祷和祝福,也是社会的一次总结,一次进步,年,已不仅仅在树上形成一圈年轮,更在人生上形成一道生命的光环。

(时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