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在记忆深处的
初二 记叙文 1207字 2226人浏览 呼鲁哈齐猫

我在很小的时候,随外婆在老家住过一段时间。老家是一个很偏僻的小山村,方圆数十里零零落落的住着几十户人家,彼此很少往来,各家兀自在自己的土地上默默耕耘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老家的隔壁的人家姓王,就一个老头儿,家中儿女逢年过节也很少回来。外婆让我不要理那老头——因为外婆曾经为了修禾坪的事跟他打了一架。外婆还模仿了一些不堪人耳的词句,旨在表现那老头如何如何可恶,我便真的不理他了。

但矛盾归矛盾,路还是要走的,因为我每天都得穿过他家门前的那块曾经招惹过是非的禾坪,到远一点的地方去玩耍。但介于奶奶郑重其事的告戒,我必得将一张小脸高傲的歪着,表明我绝对不看你王家一眼,绝对在生着你家的气。可一双眼睛总是斜斜的睨着他家的那个水泥禾坪,在当时这可是件稀罕物。那老头则总是笑眯眯的坐在屋子的门槛上,抱着双手、抑或轻轻地哼着歌;抑或若有所思地望着远方。有时,我也回偷偷地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哪有什么东西,一朵白云、一片落霞已算是很好的风景。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就这样,一个老头、一条小路、一块惹尽是非的禾坪,拌着我走过了记忆里的大半段日子,而另一半则被另一种东西占据着。

那是一个下着小雨的黄昏,急着跑回家的我跌倒了,让石头在鼻梁上划了一道深深的口子。等我连滚带爬地爬回了家,却又撞见一扇紧锁的大门——平常足不出户的外婆此时竟不知到哪里去了。血不停地流着,一阵阵的眩晕向我袭来。“我会死了吧?”我幼稚的脑袋里浮出了一个可怕的念头,“死吧、死吧,死了就好了……”

我像一只迷路的羔羊,漫无目的在瓢泼似的大雨中游走,不知不觉又走到了那块招惹是非的禾坪前。隔壁的老人如往常一样,仍然目不睛地望着远方,嘴角挂着一丝享受的微笑。渴望得到帮助的我可怜巴巴地盯着他,而他却视而不见,泥塑般坐在那儿,直勾勾地看着远方。他莫不是在暗示什么吧?我连忙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视野尽头出现了一只小鸟,一只在雨中艰难飞行着的小鸟。雨那么大,无情地击打着它的身体,它那么一刹小,有几次在几乎要坠下来。然而,它却始终顽强地飞着,一点一点地、虽然很慢,但它却仍在飞。仿佛一刹那间我明白了。不知从哪又找回了信心,我高呼一声“谢谢”便跑着寻找外婆去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想说,王伯伯那坚定自若而又静如止水的目光无时无刻不在激励我前进。在我哭泣时、那目光陪我流泪;在我动摇时、那目光鞭策我前进,我可以对不起自己,可不能对不起那令人振奋的目光!

前几年,我又回了一次老家,听说王伯伯仍健康的活着。我很高兴,放下行李就直奔他家。其时已入夜,屋内却不见灯光,我想他也许出去了,碰运气的唤了一声,竟有人开门!

“王伯伯,怎么不点灯呀?”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唉,一个瞎子要灯干什么?”

“啊!什么时候?”

“唉,老早、老早,十几年前为了一块禾坪给闹的……”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想不到,也不敢想象,那十几年一直激励着我的原本不是目光!

我记忆深处的童年就给这样一些故事占去了:一块禾坪、一个老人、一只努力飞行的小鸟和一束本不是目光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