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的花
初二 记叙文 1210字 180人浏览 hnjzsly

风花雪月的“花”

四事中似乎“花”最俗、最艳,也被用得最滥。的确,被过分关注了,反而成了坏事。花因其美丽和娇弱常常被用在女儿的身上,杜鹃、紫鹃、袭人更是以花为名。但也有例外,“色如春晓之花”就是形容宝玉的,不过宝玉本就有女儿之态,如此形容亦不为过。

世间花儿纷繁,我只爱四朵:解语花、姊妹花、野草花、彼岸花。

解语花是有来历的:

《开元天宝遗事》说:“明皇秋八月,太液池有千叶白莲数枝盛开。帝与贵戚宴赏焉,左右皆叹羡。久之,帝指贵妃示左右曰:争如我解语花!”

“解语”,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读得懂我”、听得懂我说的话。是花而且能解语,的确是一尤物了!可世间本无此花,玄宗皇帝把爱妃杨玉环命名为此花,足见杨妃的天生丽质和善解“君”意了。难怪乎失去爱妃的玄宗皇帝会千方百计地让道士们“上穷碧落下黄泉”地寻找。

解语花后来也被指海棠花。海棠能否真的解语我没试过,海棠花式的人儿倒是还可以在书上读到。黛玉、晴雯就是大观园里的海棠。能解宝玉的除了此二位海棠,恐怕再也找不出他人了。牡丹宝钗不行,“花气袭人”的袭人也不行,更不用提那些须眉浊物了。

此解语花在资讯日渐发达的今天仍难以寻找得到,花不少,能解语的不多。世人多是凑乎着过,甚而至于同床异梦、貌合神离也不是鲜见的事儿。

再说姊妹花。

这种花其实也没有。所谓的姊妹花,是指孪生的姐妹俩。我只有一个女儿,有时偶见人家的双胞胎女儿花枝招展的,总是忍不住要多看两眼,满眼里是艳羡的“贪婪”。

是啊,绝美的事物有一件已是令人欣喜不已,何况拥有一模一样的两个?是谁积有了怎样的阴德使得上苍如此地垂顾?

野草花常见。只是,这不是一种花,是一类花。我喜欢在郊野闲逛,目的之一就是看看这些野草花。路旁,沟渠里,坡地上,甚至石缝中,野草花是标准的“给点阳光就灿烂”的东东。朴实得让人放心,艳丽得让人心醉。那种生命的热烈和真实就那么铺展开来,看着看着,就感到自己好像也踏实了很多。

刘禹锡说:“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真是凄凉之至。我从未经历什么繁华,他的凄凉我只能想象。

美丽的邓丽君幽怨地唱“记得我的情记得我的爱”“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连野草花的醋都要吃,又足见野草花的风姿不俗了。

彼岸花是地狱之花。前面的三朵花还都能在世间看到,彼岸花则只有到黄泉路上去欣赏了,因为它只开在黄泉路上。据说,此花异常的艳丽,巧夺天工。呵,这也算是给逝去的人们的一个安慰吧!

现在,据说,阳世也可以看到彼岸花了。只是不知这种子是如何被偷盗到了人间。况且,多世不见太阳的彼岸花能受得了人世的阳光吗?即便能受得了阳光,它又能受得了那一双双色迷迷的眼睛射出的贼光吗?我担心!

现代的生物学解释说,花是植物的生殖器官。这一下子使我愕然了。原来,我们欣赏来欣赏去,赏鉴的竟然就是某一物种的生殖器!愕然之后是恶心!

后来转念一想,敢于把自己的生殖器官长得如此的张扬,且敢于如此大胆、真实的在世人面前炫耀、展示,也真是一种非凡的勇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