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寂静流淌
初二 散文 1247字 26人浏览 傻傻金演员

在过去的一年里。我去了很多我没有去过的地方,遇到了很多我不愿在哪里遇到的人……我就把那些曾留的感受用零碎的语言不完整的表达。

离别就像散开的雪花无声无息。离开家,灰色、暗淡的我支撑着残喘的身体登上了那北上的列车。我倚靠在车窗的一角默默地感受着身体带来的伤痛!列车缓慢地启动,轰隆隆的引擎声让我再也听不到从家里传出来的声音,车尾排出的黑烟摭住了我拭图用双眼捕捉最后一眼对家的画面。或许这次离开就再也回不来了。高速公路上的列车载着被流放的我带着哭泣声奔向黑夜的深渊。我平躺在列车的卧铺上感觉有点累,却又不知道究竟做过什么让我身心疲惫,我戴着耳机听着音乐,而空荡荡的车箱里只有我一个人,除了流动的音符环绕的声音。就只剩下内心的孤独和寂寞的呐喊。没有灯光,我把音乐开的最大声。把自已浓缩在黑夜的包围中,只有耳膜的震动和心脏与音乐的共振才能感觉到自已的存在。夜复一夜,阵阵伤痛如同猛兽般撕咬着我的身体而落寞寂静依然。

一路的陌生,一路的寂静,一路的伤痛搭着严寒和对黑夜的恐惧让我来到了天津。到这儿的时候天津下了第一场雪,对于久居南方的我对雪的印象还停留在儿时的回忆。之后的一个月家里传来消息说老家下了很大的大雪,可惜我看不到了。那一个月我的身体状况越来越糟,我吃不下一点东西。守候在身旁的亲人面向着我是坚强身便是眼泪。我觉得我就要不见了,也曾想过有关生与死的问题,虽然说每个人都是要死的但对我来说它还是来的太早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那一天早上天津下了很大的雪,晚上我就被送到了海河医辽中心。是怎么到哪儿的我并不清楚,枯瘦的身体躺车架上我连睁开眼皮的力气都没有。但我仍能听见周围的声音,他们为我打上了点滴插上了胃管。那一晚我蒙胧中看到了有两个的影子出现在我周边。我一直以为那是我的幻觉,其实不是。我听到了他们的声音好像在说些什么,男的带东北口音,他管女的叫胖子,他和她说话的时候语调很低沉,像是在告别。他夹哭泣的声音的说,胖子,不爱你的人有时间却不珍惜你,爱你的人想珍惜你却没有了时间……说着便梗住了。哭泣的声音越来越大…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发现到我已经换了房间,连同我的床和本人一起被推到了另一个房间。那一晚我不知道我是如何在阵阵的哭泣声中睡着的又是怎样不知不觉地被移到了别的房间。但那一晚他死了,就死在我眼前而我却不知道。是不是有人要来就有人要走!或许这原本是应该发生在我身上的只是弄错了对象。生命从身边流走,抓不住也留不住。这忍不住的悲伤让我不知所措。忍不住眼泪就会掉下来,哭红的眼睛让我更加憔脆。

我仍睁不开眼睛,我的白天也是黑夜。躺在陌生的地方忍受从鼻孔穿进胃里的管与胃的摩擦所带来的痛苦,24小时的吊针输出的药夜不停地流进我的血管渗透到我的皮服肿成一团。一张小小的床是囚禁生命的牢,一根纤细的管是束缚双手的锁。喝一滴水吃一粒饭都被禁止,这就是我生活的全部,在有限的空间和时间里用悲伤迎接明天。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有多少往惜是能带走的回忆!那些痛苦的回忆越来越清晰,不是我不想忘记只是时间已将我遗忘。因为受过伤所以珍惜现在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