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稿】麦田里的守望者
初三 散文 1242字 75人浏览 北京产经新闻报

在堕落中守望光明

——读《麦田里的守望者》有感

霍尔顿·考尔菲德称不上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好孩子。他总是口吐脏言,谎话连篇,抽烟也抽得很凶。除此之外,他还在小宾馆里面叫过妓女,出入各种夜总会,如果可以在里面要到酒的话,他也不介意来上那么几杯。在学校里,除了英语外的功课他门门都不及格,而且先后被开除过三次。顺便再说一句,他胆小到不敢当面指责那个偷他手套的学生。

可他讨厌的地方似乎还不止这么多。当他在书中向你提起学校时,他将它贬得一文不值;当他提起自己的舍友时,用的是鄙视的语气;不论是在公园、酒吧、宾馆还是在去火车站的路上,他都在无时无刻地向你表示他对于周边事物的痛恨。好莱坞、百老汇、酒吧侍者、忙碌的上班族、校长、名牌大学里的大学生,甚至是他的亲戚都是他憎恨的对象。是的,霍尔顿绝对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好孩子,他自己也不会否认这一点。

但是抛开一切来说,霍尔顿绝对不是一个麻木或者是缺乏正义感的人。他讨厌他的那个同学,是因为他以殴打其他同学为乐;他不喜欢历史老师斯宾塞先生,是因为自己曾为了安慰他,给他写过一封致歉信。而斯宾塞先生却用那这封信来讥讽他;他厌恶校长,是因为在每次家长会上,校长总是故意只和那些看起来有钱有势的家长们攀谈,而对那些穿着寒酸的家长们视而不见。“或许他们本质上是好人,”霍尔顿说,“可并不是只有坏人才能引人痛恨。”而为霍尔顿所痛恨的大部分事物,确实是社会中那丑陋虚伪的一面。

即便如此,霍尔顿仍然对一些事物保持着充分的热爱。他总是在闲暇的时间里思念起已故的弟弟艾里;邻家女孩琴·迦拉格是他最好的朋友;他的作家哥哥D.B. 写的小说《秘密金鱼》是他的最爱;小时候常去的博物馆以及博物馆里那个和善的看守也是他温暖的回忆。而霍尔顿的心中最柔软的部分是由善解人意、纯真可爱的小妹妹菲苾构成的。当霍尔顿来到菲苾的学校时,看见学校的围墙上写着一句极其下流的脏话。他几乎气疯了,这仅仅是因为他害怕菲苾偶然间看到这句话。而当他计划离家出走去往西部时,也因为菲苾的挽留而放弃。在故事的结尾,霍尔顿坐在公园湿漉漉的长椅上,淋着瓢泼大雨,看着菲苾坐在旋转木马上开心地向他挥手,笑得像个傻子。

但即便如此,霍尔顿的故事仍然是个彻彻底底的悲剧。霍尔顿在堕落的社会中堕落,而在他堕落的同时,他又在徒劳地向那虚伪世俗的事物抗争。霍尔顿知道自己早晚会被他眼中那丑陋的成人世界完全吞噬,就像坠入无底的深渊。于是他开始守望,开始守望那已为数不多的纯真的心灵。当菲苾问起霍尔顿的理想时,霍尔顿说道:“不管怎样,我老是在想像,有那么一群小孩子在一大块麦田里做游戏。几千几万个小孩子,附近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大人,我是说——除了我。我呢,就站在那混帐的悬崖边。我的职务是在那儿守望,要是有哪个孩子往悬崖边奔来,我就把他捉住——我是说孩子们都在狂奔,也不知道自己是往哪儿跑,我得从什么地方出来,把他们捉住。我整天就干这样的事。我只是想当个麦田里的守望者。”

可是谁又来守望守望者?霍尔顿的悲剧,也是这个时代的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