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初二 散文 1816字 903人浏览 马路1205526423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有一天,我会出现在你的面前。那时,在那时我将是一个万人瞩目的英雄。

——题记

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对于他来说,这个绚丽多姿的生活,过于虚幻和迷离,而追求真实的过程,过于漫长和艰辛。我见证过他的痛苦伤愁,惶恐无措的忧心,也看到过他的雄心万丈,仗剑天涯的豪情。因此,权当回忆他的过去吧。尽管他不是迟暮之年,也无人事沧桑。

依稀记得,两年前的一个下午,下着雨,很小,在闷热的夏季有些凉意,微风带走了烦躁又无趣的惶恐不安,看起来,一切都充满了希望,阴沉的天空也会对人微微一笑。火车站人流显得拥挤,恰是夏季中旬,气温屡屡增高,候车室没有一丝的嘈杂,很安静。我站立一旁,见他急匆匆望候车室跑去,挎着黑色的单肩包,虽是满脸焦急,浑身大汗淋漓,双眼流露着一股希翼之光,笑着看着前方,咋一看,他瘦弱身躯可以忽略不计了。那时,我心理想,这是一个内心十分阳光的人。这一幕,时至如今,也难以忘怀。

“知道吗,第一次,我感到从来没有过的轻松快乐,真爽快啊,连空气都是自由的“这是到达目的的后,和我说的第一句话,当然,我很诧异他为什么这么说,当时我们还不是朋友。不过在此后的聊天交谈中,了解了他有着远超同龄人的成熟,但相处久后,却比大部分人来得更加幼稚可笑。或许在许多人看起来,他就是一个小丑吧。他不在意别人的评价,只是偶尔向我说着心事和烦忧。我能感觉到一些他的孤独,时常看着某一个方向,独自一人发呆,沉默已经成为了一种本能。他所做的事,所说话的话,绝大部分不能被他人理解信任。有一次,我问他,为什么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他笑了笑,说自己什么时候回家。我不明白他的含义。

“我好像一直都在失败。”那是他选择一条路失败时说出的话,他终究还是没有完成涅槃重生,没有展翅高飞。那一晚,我陪他坐到了天明,天台上的冷风刮着我们的脸颊,他看起来满下巴都是胡渣,抓着空酒瓶不放,望着远方,喃喃自语。我不知道他说的话,但我在当时神经紧绷,盯着他,真担心他会跳下去。

不由得,我想起刚培训那会儿。与后来相比,一扫沉默寡言,经常不“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更是大胆与教练当场辩论,一展自身才华。那时,阳光总是明媚灿烂,窗外有时鸟声鸣唱,花草散发着芳香。我有些不认识他了,以前那个自卑懦弱、胆小怕事的他,此时此刻,一去不复返。

也是这段时间,我无意得知他喜欢上了一个人,和他一起培训的女孩,尽管他隐藏的很好,不易察觉。这是一场暗恋,据我最后得知,她也是喜欢他的。就像影视作品情节一样,他们没有在一起,甚至遗憾的是,他从来没有去想过踏出来那一步,而她却已经走了九十九步。我突然意识到,命运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当它来临时,左右你的一切,别无选择。

后来,某天喝酒聊天时,他吐出真言,不过那个时候培训已经过去了很久。我才知道,他面对她时是卑微的,培训回来后,他依旧是那个不起眼连着自我否定的少年,在某种心理下,惊恐不安。她,一直马不停歇低追求属于她的青春光彩,他只能愣愣地站在舞台下看着上面那个翩翩起舞的姑娘,永远在门口徘徊,不敢闯进她的世界。那天,他说完后沉默了好长时间,我想他肯定是极后悔的,我能做得仅仅是陪他一起沉默。我问他:后悔吗?他没有说话,坐在位置上,不停的喝酒。

转眼间,一场看似改变命运的时刻到来了,已经无处躲藏的他,反而以一种坦然的姿态面对,我把他的一切看在眼里,任何忙都帮不上了。他用与世无争的态度奔赴了战场,在这场注定了结局的战斗中,他理所当然的输得一败涂地,毫无悬念。在车上,他沉默望着皎阳似火的窗外出神,车内嘈杂的声音,格格不入,有那麽一刹那,感觉他在渡劫,要飞升似的。我一直着眼暗示,希望他有所行动,遗憾似乎总是伴随他的身旁,他至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那怕一个动作都没有。

可笑可悲又可叹。

时间飘忽而过,犹如白驹过隙,让人防不胜防,一不留神就让它跑了。再见他时,没有了曾经的张扬自信,也没有了往日的自卑懦弱,眼睛里装满了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仿佛他已经步入了迟暮之年,也不知他在短短两年内经历过什么,毕竟我们已经两年没有任何联系了。他变得成熟稳重,虽然和以前一样沉默,但我再也不认识他了,对身在校园过着舒适悠闲的我来说,他过去两年的生活,是如今的我无法深刻理解的。我们见面和以前一样,喝酒聊了过去让人怀念的话题,并一起去了从前培训的地方,走过的路。那里没有任何变化,房屋街道,花草树木,一如既往,只是当初一起为赴梦之路的人,都走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