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走茶凉,思念好浓
初一 散文 1175字 70人浏览 爱你了是我

我在离别很久之后,看到杨鑫梅留给我的言。人走茶凉,我在百透网也看到过这句话。那个少年写到人走茶凉,思念好浓。突然发现,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不再相见。

祺去了南京,我想她的心情一定不太好,高考结束之后她窝在家里很长一段时间,给我打电话的时候,都带着重重的鼻音。南京的天气四季分明,她告诉我说,那里的女孩子都喜欢丝袜套凉鞋。在南京这种穿法似乎是十分流行的。在空间的一条说说里,她戴了一个大大的口罩,目光格外澄澈,义无反顾的去赴南京街道上的风沙。我想她会站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里面,看到陈旧的历史一页页翻开再合上。会站在青杉树下面对着镜头微笑。或者在离开了的那么一段时光齐颚的短发越发葱茏,长成了及颈的卷发,文静得不像样子。而我看到的她就是这样。海藻般的头发,细细的眼线落在眼皮,让她看上去俨然像是一个大人了。

中国的东部是很好的地方吧,真希望这样的你会一直一直都这么美好,温暖如春。

潼发过这么一句说说,她说,一盏浮生。她和LC 一度让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我看过她写给LC 的信成熟得不像个十六岁的女生。她的题目是致无论现在的你还是过去的你。看过《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有人有过这样的感叹,同龄的男生、女生,女生成熟得都要早一些。我无法反驳只能认同她的吐槽和难过,然后告诉她说你还有我们。后来她对我说,她缺爱一直都是。我觉得不论过了多久,过了多少年有过这么一段经历也是值得回忆的,十六岁的她也曾抱着荒芜的执念一路向前。

《浮生物语》里面有一句话,世上许多事,其玄妙之处在于一个放字,只有成长然后才能体会这个字的含义。这句话对她来说是十分应景的,我本来想寄过去,却发现找不着书签。我想现在的她应该会坐在教室里,戴着厚厚的黑框眼镜不经意间看到窗外那片蓝得透彻的天,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来。可是现在是晚上,那种事她在阳光洒满的时候也会不经意办到吧。

潼给蛋蛋留言,但小思,好久没有联系了。我才恍然发觉,似乎很久都没看到那个有点婴儿肥的女孩了。以前她总对我说,家里好吵。一家五口人,每天都像炸开的锅,有些鸡飞狗跳的样子。她还说她静不下心当一个真正的好女孩。家人的重要性是不置可否的,她认为自己可以付出一切,却总是在伤害与被伤害之间彷徨得厉害,不知所措。

我和她一起坐在马路边,看着街道边上灯光闪闪的样子。喝着低酒精度的饮料,夜晚的风有点凉,街道上半个人也没有看到,只有汽车偶尔呼呼的过去,没有回头。

我们手拉手的往回走,一边流着血一边难过着,偶尔傻傻的笑一笑,觉得这样的青春其实很美好。

在职高的时候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是张牙舞爪的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像一个隐了刺的刺猬,静默的拒绝一切,执着的冲锋陷阵不会回头。那些记忆变得越发单薄了,那个孤僻的女生不会再回来。

我们开始长大, 开始在自己的圈子里打转,开始忙着各种各样的琐事,开始精打细算。但我相信不论怎样,这也都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