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沉醉芳醇
高二 散文 1173字 39人浏览 Patrickleetime

一个小家就是一坛陈年老酒。而我们家这坛酒,醇得让我晕眩,香得让我回味,醉得让我迷恋。生活里有了小家,生命便也充实、多情、有味。
醉中真情
爸爸和妈妈同村、同校、同班、同桌、同床,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冥冥中的缘把他们牢牢地拴在一起,那爱情平淡得如同平静的湖面。然而,平淡的爱却印证了一句哲言:平平淡淡总是真。正是这平平淡淡的爱,真真切切的情孕育了我和哥哥,点亮了我们的世界,组合成了柴米油盐,酸甜苦辣,四口之家。
爸爸很少醉过,却有次酩酊大醉,尽管没让我见识到他挥舞醉拳,却更让我加生畏。爸爸几乎是被妈妈半背半拖拉回来的。回到家里妈妈累得骨头几乎散架,气喘吁吁。然而,还没等妈妈坐下来喘一口气,爸爸就哇地一声翻江倒海般地吐了。那未曾消化的污秽之物夹带着难闻的气味喷涌而出,仿佛是在给妈妈洗淋浴。面对此情此景,我兄妹二人兔子般的转身就跑,瞬间躲进自己的房间,关上门,打开窗子,用扇子往外使劲扇那弥漫在空气中的臭味。
待屋子里安静下来后,我们偷偷拉开一点门缝钻出身去看,外屋已经打扫干净。妈妈伴在酒气熏天的爸爸身边沉沉睡去,那鼾声一长一短,节奏默契,仿佛在给我们诠释什么叫爱。
恶梦得福
一年365个日夜,几乎每夜妈妈都有梦,还是噩梦。梦是妈妈的病,连医生也束手无策,只会给妈妈开安神药。可妈妈依旧常常因噩梦而哭醒。明知安神药没用,爸爸却坚持买药,甚至被游医多次欺骗。
后来爸爸不买药了,他每天夜里紧紧拥着妈妈入眠,希望用温暖的胸膛驱走妈妈心中的寒意,用有力的双臂给妈妈撑一方梦里晴空。就这样妈妈因梦而得福,有爸爸的夜晚便不做恶梦。然而,我却做起了梦,梦想着夜夜恶梦,以便赢得爸爸妈妈双份的拥抱与呵护。
战火硝烟
爸爸妈妈之间也曾出现过信任危机。
那是在经历了不知多少个柴米油盐煎熬后的一个夜晚。刺眼的灯光下传来父母刺耳的争吵,家庭战火逐步升级,甚至白热化,几乎大打出手,我和哥哥勇敢地冲上去,毫不犹豫地做了妈妈的切身保镖。幸好战争没有发生,但爸爸妈妈却向我和哥哥抛出“谁跟爸爸谁跟妈妈”的难题。哥哥倔强地说:“谁也不跟。”我果断地说:“我跟哥哥!”也许二老没想到,我们兄妹抛出的难题更难,也正是这难题难住了他们,也拉开的后半夜沉默的序幕。
沉默啊沉默,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死而复生
置之死地而后生,死过一次,才懂得更加珍惜。
中国有句古谚“天上下雨地上滑,俩口吵架是玩耍”。第二天晚上,我们兄妹像长着兔子耳朵似的爬在门口窃听父母最后的谈判。忐忑不安中门开了,妈妈爬在爸爸背上,脸上虽似不悦却掩不住内心的幸福,更有看到我们后的不好意思。爸爸则满脸开心,就像打了胜仗后背着战友走下战场的将军,不过此时不是走下战场,而是背到诊所去输点液以补充体力。
我们的四口之家重生了!
波澜不兴的水是一潭死水,泛着浪花的小溪才永远充满生机。我们的家是小溪,是老酒,饮之甘醇,闻之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