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夏
初一 散文 963字 142人浏览 十三月国度

时光荏苒,风吹的声音渐渐散了。

又是一年夏季,城角的巷子里,有阳光透过茂密的梧桐树枝叶,倾落在地上,映出闪烁的光影。

无需说是飘忽而过的雨带来的夏天,也无需说是春的逝去复苏了新的夏天,该来的,终究会来。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该来的,终究会来,不必期待,亦不必祈求。世间的千万,不都是定好的么?

晴时,沏一杯浓香的咖啡或泡一杯轻柔的香茗,依着夏日亲手造就的竹篱,俯瞰世间人悲欢离合几重凄凉,仰望天空云风轻云淡乐得悠闲,反觉,夏日终是无情的,不然又怎会把天上悠闲人间凄凉分的如此分明?真是苦矣。

雨时,撑一把珍藏已久的古老油纸伞,换一袭幽幽然随风飘飞的白色长裙,就此漫步去游罢。而此时的田野是最耐看的。碧的多处的地方,远看是一片朦胧朦胧的绿意杂在雨里,迷蒙了人的视线,更觉出那绿的恰到好处。而近看则更是欣喜,瞧那绿色,是不与春天单调的一色腐绿一样的,夏天的颜色,更是夏天雨中的颜色,有翠绿、新绿,还有湖中刚刚露脸的荷叶颜色,这各种各样的绿哟,真让人眼前一亮。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更有的,陆上的各色小野花,也偶时杂着一些稍为名贵的花朵,再加上水里各式各样:已开败的,初盛开的,开得正好的,还是花苞的荷花,以各种姿态出现,或依着荷叶,或孤单单的站在那儿,无论怎样开着,都是好看。

在深夜里,夜深人静之时,悄悄地去屋后竹林里摘几穗竹叶,抑或用小巧的刀子细细的削上几丛不太硬的竹子,等着何时得空了拿去做支真竹的发箍来,倒也不失为一种情趣。而坚竹则可费上几日功夫,拿工具做成空心的、上面刻着书画或文字的小巧饰物来送与亲友。

我有一个朋友,和我一样喜欢夏天的,却是因为她出生在夏天,她曾说:“若来生化作永远追随夏天的一只蝶,要我做什么都可以。”于是我便笑她痴:“哪里说来的追随夏天呢?夏天又不是什么活物的!”她只微微的笑了:“再,你啊……不会懂的。”当时我还不明白她的意思,但只过了一个月,七月时……她就去了远方。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也有是说,夏是那种悲切切的蓝色,蒙上一层忧伤的凄惨的纱布,于是她——便又成了别离的季节了。不是么,不是么?夏来了,轻轻吹一口气,又是毕业的季节。

尽管有悲有忧,有闲有散,那夏天,仍是该来的终究会来。所以,何必在意那些眼泪,因为分离而空悲一场,走过了,逝去了,若再哀伤——

岂不是连枯败的枝叶都比不过的灵魂的残缺碎片吗?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致故友,我们的毕业

致我们已消逝的童年,和即将开始的青春

初一:霏再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