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的要求
六年级 日记 3562字 95人浏览 xieyong7833

1 尴尬的要求

──作文教学:要教给学生什么?

浙江省富阳市第二中学 姚海婴

一、作文教学:面对尴尬的要求

一次,召集学生了解教学情况,有位高三学生很诚恳地对我说:“老师,我向您提个要求,您能不能教我一个套路,让我的作文成绩迅速提高?”说完后双眼直盯住我,流露出迫切的样子。其他的同学也附和着说:“真的,教我们几个套路。最好能像数学公式那样,只要将材料代入就能组合成文,获得理想的分数。”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要求,我感到很尴尬,忙说:“作文怎么会有套路呢?假如作文是有套路的,鲁迅的儿子肯定是位大文豪。”学生不以为然地说:“这又不是我们几个人的想法。我们的同学都是这样要求您的。不信,您可以再去了解。”

学生诚恳而令人感到尴尬的要求反映了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学生进行写作的动机大多只停留在完成任务的层面上。这就难怪学生提出希望教师能在作文教学中给他们一种简便的方法,从而获得好分数的要求。

二、作文教学:教给了学生什么

反思我们的作文教学,到底教给了学生什么?

1. 在文体意识上,我们强行灌输了文体的条条框框。

教师在作文教学时,将从事写作研究的理论当成教学的指导方针,强行向学生灌输了文体的条条框框,形成了模式化作文模式,如写议论文首段提出中心论点,中间用并列或层进的方式论证,最后总结全文。更有甚者,挖空心思地寻找作文的“格”,诸如“15句议论文成文描红”、“2O 句快速记叙文”、“排比段式散文”之类应运而生,泛滥成灾。

2. 在选材上,我们先行约定了“好人好事”的材料定势。

受应试教育的影响,我们在作文教学过程中片面强调“主题先行”,即预设好格调高昂的“主题”,再由学生在教师规定的范围内寻找切合“主题”的“好人好事”,来提高作文的“精神含量”。如写游记就要赞美祖国的大好河山,写学习就要为国争光,写教师只有夜半窗口的灯光„„学生大多不能结合自己的人生体验去看待周边人们的生活,不会用自己的头脑去思考、发现生活和人生的意义,只是“拷贝”着陈旧的思想,拣拾着早已被人唾弃的所谓“好人好事”。

3. 在作文情感上,我们教会了学生虚饰和矫情。

作文要表达真情实感,“情”是文章的血液,无论哪一种文体都离不开一个“情”字。然而,我们的作文教学却从如何迎合阅卷老师出发,教学生如何掩饰自己的真情实感:不能说或写自己的不成熟的思想,不能表达不符合大众口味的情感。于是,明明反对父母的棍棒教育却要说“我体会了父母的爱”;明明对老师的偏心不满却要说“老师是用这种方法刺激我,让我进步”;明明自己战胜不了脆弱,不具备坚韧的品格,却不得不高唱“我战胜了脆弱,我拥有了坚韧”,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父母的性命。似乎不高尚就是低劣,无精神就是堕落,作文中只有欢歌笑语,没有人生忧郁;只有粉饰和赞歌,没有真实和批评。于是乎,连说假话也是异口同声,千人一腔。

4. 在作文语言上,我们扼杀了学生的语言个性。

2 由于一系列的格式化训练,造成了学生思维的格式化,而思维的格式化又导致思维的外化形式──语言表达的格式化、标准化。教师为了严格训练学生的语言,不惜一切代价对学生进行从词句到修辞逻辑都同一模式的训练,甚至于语气语调都必须符合教师的意图。于是,学生的作文语言从此失去了自己的个性、情感、人格,成为“高尚情操”、“政治思想”的“木乃伊”。

三、作文教学:给学生一个满意的答案

要让作文教学真正对学生的个性、情感、人格起到引导作用,切实提高学生的作文能力,变尴尬的要求为满意的答案,就应该将作文教学回归到无功利的写作指导上来,从应试的套路回归到朴素平实的写作上来,将培养学生个性化的情感、个性化的思维。个性化的语言作为作文教学的目的,点燃学生的创作欲望。

1.袒露发乎心灵的真情,张扬个性化的人生感悟。

首先,必须拓展学生的生活视野,丰富学生的人生经历和体验。生活是绚丽多彩的,教师要教会学生以平常的心态投入到貌似平凡的生活中去,既要看到生活的美好,又要看到生活的丑陋,切忌以固有的、先入为主的情感、价值取向来规范生活的“原汁”,误入“伪生活”的泥淖。要让学生从真实的生活出发,注重生活的原貌并进行刻骨铭心的体验和感悟。 其次,“作文源于生活”在一定意义上也可以说是“源于精神生活”。在关注生活、关注社会的同时,教师要以“真”(这里当然包括艺术的真实)为评价学生作文的落脚点,积极引导学生表达自己的真情实感,让学生“消解作文的神秘感,把心中所想、口中要说的话用文字写下来”,这“不但可以纠正写作中心口不一、自欺欺人的恶劣倾向,而且能凭借文字而尽情‘袒露' 万种心迹,形成千姿百态的情感形态和类型”,还能够“热烈昂扬地憧憬朝阳般升腾的灿烂理想,或由衷地礼赞创造奇迹、惊天动地的英雄人物”,并“抒发对清风冷月的独特感悟,或淡淡地吐露因挫折而引发的迷茫及惆怅心绪,咀嚼岁月的种种滋味”(潘涌《论作文教学理念的创新》)。即使有些消沉,有些“灰色”,有许多的不成熟,又有何妨呢? 第三,要摆脱选材的虚拟化。所谓选材的虚拟化,指的是既不符合生活的真实,又不符合艺术的真实,全凭自己的主观臆想,编造有悖于实际的生活(但不排斥学生根据生活与艺术的真实而进行的虚构,也不排除学生读书的独特感悟)。教师要引导学生从人间的冷暖、自己身边的火热生活和他人的体验取材,这样的材料虽来自于日常生活,但能表现自己纯真的心灵,能表达出别人之未见的感受,推陈出新,见微知著,并能把自己的真情与实感表现出来。强调选材的“真实”,将有利于克服学生作文中普遍存在的“假、大、空”的毛病。

2.挣脱“定格”的樊笼,在自由的天空中放飞思维之鸟。

写作是反映社会生活的复杂思维过程,从材料搜集、主题提炼、内容安排到语言选用都离不开思维。如何才能放飞学生的思维之鸟呢?

首先,要鼓励学生突破文体“定格”,追求思维形式的发散。在日常的作文教学中,教师要引导学生走出作文思维的“定格”,不迷信、不盲从“定格”,勇于打破常规,想别人之未想,求别人之未求,言别人之未言,挣脱思维的惯性与樊笼,从现在、未来、已知、未知、动态、静态、顺向、逆向等多个思维角度进行作文,将自己内心深处、生命深处的创造欲望、能量释放出来。让个性化思想的火花,烧毁“定格”的樊笼,让思维之鸟真正在自由的天空中飞翔。

3 第二,要鄙弃空洞陈旧的“大我”意识,努力表现思想内容上的“自我”。要想放飞自己的思维之鸟,就必须鄙弃“大我”思想,寻回实实在在的“自我”,以“我手”写“我口我思我情”,还伪圣的“大我”情结为表达“自我”的真情,还功利的“大我”意识为表现“小我”的实感,使学生的作文处处洋溢着“自我”的色彩,句句流露出“自我”的情感,篇篇充满着朝气蓬勃的灵气与个性。

3.摘下语言的伪圣面具,熬制个性化的语言老卤。

首先,要使学生的作文语言变得如生活一样丰富多彩,像学生的面庞一样具有个性,就要摘下语言的伪圣面具,还学生语言以天然的色彩。“天然的语言”实际就是学生从内心深处滴落的情感清露,从骨髓里喷涌而出的生命之泉,像怒放于深涧空谷的幽兰,不带丁点的造作嗲情,闪烁着自然的个性,粘满着个人的气息、血性;“天然的语言”实际就是有呼吸、有脉搏跳动的活的语言。

学生在自己的作文中更要“丑媳妇不怕见公婆”,勇于使用自己的语言,袒露自己的思想与情感。只有当语言与自己的思想感情结缘,语言才会焕发出独特的光芒,舍此则无他。当然,也要关注学生作文语言的连贯、得体和规范,让准确、简洁和朴素的语言与张扬个性紧密结合在一起,演绎出许许多多的才情飞扬、个性分明、犀利泼辣的精美作品。

其次,要在生活的热锅中,熬制语言的老卤。作家孙犁曾告诫初学写作的人说:“应当像追求真理一样去追求语言,应当把语言大量贮积起来。应当经常把你的语言放在纸上,放在你的心里,用纸的砧、心的锤来锤炼它们。”这句话告诉我们,语言需要积累,锤炼并不是简单“克隆”,它需要借助独具个性的情感和极富个性的生活才能完成。情感在语言中如同红艳艳的炉火,生活犹如热锅,没有了它们,就锤炼不出精美的典范,熬制不出语言的老卤。因此要引导学生在生活中丰富自己的情感,“抓住生活瞬间的一点,从一个角度切入进去,用充满灵性的语言穿透生活的表象,给复杂一些简单,给肤浅一些深刻,给困惑一句答复,给结论一些动摇,给生活一个造型,给心灵一次弹跳„„”(曹勇军《熬出自己的语言老卤》)。

当然,教师也应该多写下水作文,以自己写作实践影响学生,激发学生写作的兴趣,让学生的写作过程成为丰富多彩、意趣盎然的生命活动。那么,作文教学将会迎来灿烂的艳阳天。

编辑短评:本文指出了作文教学的积病,并开出救治的“药方”。也许“药剂”未能开全,但对当前急功近利、效率低下的作文教学应是一次救治的尝试。(刘真福)

(来源:《语文教学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