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爱露水缘Microsoft Word 文档
初三 其它 3441字 120人浏览 eguabao

千年爱,露水缘

千回百转皆因缘,纵是前世期盼,今生绝叹,纠缠于千年爱恋又如何?露水之情缘,何以白头;本是同根,奈何相煎;亦为空心,又怎来一心一意?

-------- 题记

青青紫竹林,幽幽风雨声,甘露滚动于身旁,丝丝缕缕无限牵绊,爱他千年,恋亦千年!

风生水起,终究难耐于寂寞,贪恋于红尘,甘露亦随风滑落于滚滚红尘中!

我此乃观音菩萨瓶中之竹,甘露乃是叶中跳跃千年之滴露,千年修行,亦是千年之爱恋。我对他的爱慕之心已有千年,他又何曾而得知?若加以时日,我亦很快可以成为竹林之仙子。此刻甘露堕落于红尘,我又岂能安心修行,纵身一跃,亦是安于红尘之中!

【一】

天上一日,人间一年!我已年方十七,顾府丞相之女,顾叶儿!出身名门,琴棋书画亦是样样精通。虽是待字闺中,但早已与二皇子之庚王许下婚约!心里百般不从,自是无可非议,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庚王待我视如己出,百般呵护!甘露,于十七年未曾相遇,但预感我们必将很快得以相见!

“姑娘,此画乃是小生之作,为谋取盘缠,所以将此出售,不知姑娘是否看中?”一位公子诉说道。

仔细打量,一身素衣,一脸纯净,明眸大眼,画下方署名“甘路”!我自是知道,“甘路”则是“甘露”。漫漫红尘等他十余载,终究在此刻相遇! “此画乃公子所作?甘路为名?”

“正是在下所作,小生姓甘,单名一个路字!”

我亦未吃惊,于是将其所有的书画都买下,看着他不甚感激的眼神正盯着我看!

“好一个冰肌月貌,芙蓉如面柳如眉的女子,亦是有如此侠骨柔情之胸怀,敢问姑娘尊姓大名?”甘路感激问道。

“顾家之女,顾叶儿!以后公子可以称小女子为叶儿!”我羞涩掩面离开!

亦知与甘路的缘分刚刚开始,翌日再是相见。如此一来二去,得知他此行本是赴京赶考,只是误了时日,科举制度,又得等上三年,纵是如此无奈,他亦想功成名就之日,再回去家乡探望双亲!

看他如此为前程奔波,为谋生而露宿街头,亦是不忍心,于是将顾家遗留的小屋收拾干净,为甘路用之。为了不让甘路觉得此是我恩惠于他,亦没有告知自己是顾府丞相之女。只是说父亲经商,终日在外,留取我跟娘亲在家中,并非官宦之家,但自小也衣食无忧,家境尚好!此屋乃是祖屋,多年已来无人入住,此刻正好用上!我留他三载,安心考取功名,等他日功成名就之时再作报答。看着他一脸的感激,自知他已相信我所说!

【二】

纵说女子不能抛头露面,但自从与甘路相遇,我已经顾不了那么多,回来自是父亲大人一阵责罚!庚王看在眼里,疼在心上,自此他似乎天天陪伴于左右,这样外出,爹爹自是无话可说。每回出了顾家门,我便与甘路赴之约会,把庚王抛之身后。日落之时,他必定陪伴我回到顾府,安全到家才放心离去。

时间一晃,三载而过,庚王依然不离不弃,陪伴身旁。每每看着他独行孤单之背影,我亦是心里泛疼。唇齿之间,话到嘴边已成哽咽,庚王何苦如此待我?我亦是想把与甘路之事禀报于爹爹,但是一直以来庚王自是知道爹爹不会同意,到头来彼此都会伤痕累累,何苦如此折腾!所以一直以来庚王把他所有的爱倾尽于我,把心里所有的苦埋葬心底。他说等甘路金榜提名之日,八台大轿娶我之时,他愿意就此放弃,解除婚约!只是此刻甘路一贫如洗,他又怎能放心,又如何愿意让我受丁点苦楚!我何尝不得知庚王对我之情,就如我对甘路此刻的爱,千年不变!只是千年爱恋无法更改,红尘一世,我更是珍惜,庚王你又可否懂得呢?叶儿只能选择负你一生,欠你一世了……

多少个花前月下,多少个细碎迷离,又多少缠绵悱恻之爱意。甘路许我一世,爱我一生!面若桃花,心生笑,在他临近赶考之时日,我把自己初夜交于他。无论是否考取功名,我亦爱他生生世世,执子之手,亦与子偕老!甘路甚是感动,拥我入怀,紧紧相抱,承诺无论是否金榜提名,都娶我过门,还我生生世世!

甘路此行必有一定时日,他满腹经纶、才华横溢,金榜提名自是理所当然。但是官场黑暗、考场贿赂,即是他拥有百般才华,又怎能敌这黑暗制度?我亦托庚王,无论甘路是否能考取功名,但必将还他清白,给他一展才华之机会,庚王自是应许于我!

【三】

锣鼓声声响,长安大街亦是人群拥挤,红纸黑字,一声报喜来,头名状元:甘路!

自从赶考,前前后后亦已十日未已甘路相见,此次他功名利碌于一身,满处欣喜归故里。

等待之日终有时,我正绸缪如何将庚王婚事解除,让甘路八台大轿将我风光娶进门!看着庚王,实属不忍,只是我亦心有所属。

“金榜提名日,洞房花烛夜!君子不夺人所爱,亦是万般不舍,但他能许你一生幸福,倾你一世情缘,我愿意找父王把婚约取消,一切后果我独自担待……”庚王望着我万分不舍地说。

我早已泪眼盈盈,一双横波目,隔帘望去,自是百般怜爱。他的爱早已在身边徘徊四顾,只是未能亲近于我。甘路,我心从来都只许他一人……

三日之后,圣旨颁发,晴天霹雳!陛下将公主许于头名状元甘路,他却只字未曾推脱!不是许我一世,爱我一生么?不是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么?如此信誓旦旦,为何在功名利碌面前,终化为虚有。誓言二字都有一“口”,原来终究是有口无心……

甘路捧起我桃花般娇嫩的容颜,嘴里念叨:“如花似玉,倾国倾城的人儿,终究不能将你娶!”

想再作解释,我亦用双指,捂住其嘴,声声“对不起”却抹不尽我心头之凉意。

嘴角依旧浅笑盈盈,低吟浅唱,琴音如诉,曲本传情,亦是噶然而止,弦已断,爱已落……

霎那之间,琴心变了,扬眉轻瞥,我亦舞起手中剑,为君再舞一曲……

扬起手中剑,我本可不慎防备,剑剑刺于喉结,将其置于死地,终究狠不下心,却取剑打翻了杯中之毒酒,洒落一地。我亦冲着甘路大声哭诉说:“你给我滚……”

只见甘路脸色苍白,倒退几步,惶恐而离去!

庚王却不知何时出现于身旁,轻揽腰间对我说:“许我呵护你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我已泣不成声,泪眼朦胧,看不清方向。只是冰凉的手指,已无法触摸那温热的脸庞!内心,再也经不起丝毫的折腾!

【四】

金銮大殿上成就了两对新人,那一刹那,甘路方得知顾叶儿乃是当今丞相之女,早已许于庚王殿下。公主虽美艳动人,却依旧无法与之媲美!

我亦知甘路并非不爱我,只是他更执着于攀权赴势!倘若他知道我乃是丞相之女,是否又将我娶?纵然天子之女,丞相之女又如何,最终抉择并非于爱,所以在我眼里亦是如出一撤!

若不是庚王对我百般疼爱,若不是想报答他这份情缘,我想我亦会结束红尘之生命。转瞬两年,与庚王不过是有名无实的夫妻,发乎情,止乎礼,相敬如宾!

甘路多次邀我相见,却未曾应许,已不愿意与他单独谋面。此刻身份地位,又哪来诉诸往日情缘?何以再续前缘?既是如此,那何需存取牵连……原来尘

世间的爱恋,如此磕磕碰碰、丈丈量量,奈何还要爱?此刻倒怀念起青青紫竹林里的那份清悠之境!

紫竹里那跳动在叶片上的甘露,任意穿梭竹林每一叶片中,从来都不懂于知足者以!此刻名为驸马的甘路也终究于此,权倾朝野!爹爹为官一生清廉,甘路想谋取丞相一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掌管一切全权,竟遭此陷害!此生父女情若是不报,来生已不知何处……

庚王撤查于此事,最后终究水落石出,幕后主使竟是甘路。他自是无法逃脱,被打入天牢,等待的已是问斩之期!

终究爱恋一场,手捧菜蓝,这些菜都是甘路所喜欢,亲手为之所做!自从甘路绝情离去,已经再也没做过!当他临近死亡的边沿,才明白心头这份爱依然存在,恨不得自己是天上之仙子,能救其一命,只是当我纵跃红尘的那一刻,已经跟凡人没什么两样,只是带着前世的记忆,不过也是血肉之躯而已,我又能拿什么去拯救心爱之人……

“谢谢你在这一刻还能来看我!心中无时无刻不牵挂于你,只是……”甘路一语未完,我已打断。

“只是你狼子野心,权倾朝野,又奈何说起当日之情缘?为了夺取天下之全权,我不也亦差点成为你满足野心的工具?”我愤愤不平地说。

“呵……我纵是夺取天下又如何,天下人仰慕又如何?如今愿意来看我的人,不过是你一人而已。天下的山珍海味,不及你为我做的粗茶淡饭……”甘路一边说一边吃。

当他拿起酒杯喝酒的那一刻,我夺杯而去,饮下此酒,他亦拎起酒壶,独自下肚!

“甘路,此酒有毒,而且还是剧毒,一杯足以让人毒发生亡,难道你就不怕”我缓缓说道!

“我亦知有毒,若是我未成名你未嫁,过着简单亦知足的日子该有多好啊,只是此刻一切已惘然,万劫不复了,为何总是到了最后一刻才领悟……”

甘路还未说完已经吐了一地的血,我亦是毒发开始,紧紧与其相拥,是否这辈子都不分开,生生世世都在一起?

此生唯一有负之人,则是庚王,到此刻我再也不能将这份情偿还了,最后我带着浅浅的笑意离开了这纷杂尘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