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论文
初二 记叙文 3404字 70人浏览 collincc2012

汉语语法与语法教学期末论文

──试析“又A 又B ”整合度

152201122 邓惠

摘要:

对于“又A 又B ”这个构式结构,之前的学者已经有比较详细的研究和介绍,但是本文主要想运用概念整合理论来对“又A 又B ”这个构式进行分析。概念整合是一种极为普遍的认知过程,在自然语言的意义构建过程中有重要的作用。语言的意义是通过整合获得的,在此,笔者对“又A 又B ”进行整合度的等级划分,具体将“又A 又B ”划分为4个等级,即低整合度、次低整合度、次高整合度。高整合度。

关键词:“又A 又B ”;整合度。

“又A 又B ”等级划分标准

在自然语言中一些最简单的结构都要依赖于概念整合,而语义的融合度和句法的凝固度是表现这种概念整合过程及其程度的最基本体现。而笔者也将从这两方面对“又A 又B ”这个构式结构进行等级划分。

一、 A 级:低整合度“又A 又B ”构式

“又A 又B ”是由“又A ”和“又B ”并列组合而成。这里的“又”、“又”本身就具有并列的意思,而且在这个等级下“A ”、“B ”大多都具有较为紧密联系且多为动词性。例如:

(1)杜蓓还看见女孩从店里跑出来,把已经走到门口的引弟往里面推,她儿子也没闲着,又蹦又跳地把引弟往门里拉。(李洱《午后的诗学》)

(2)总管大人,这疯子怎么办,他在这里又叫又骂的。(郑万隆等《梦断紫禁城》)

(3) 当他们走到乌龙行凶杀人的那个坡地前时,大黑狗突然又蹿又跳奔往

那凹地里乱扒。(《绿月亮》)

(一) 语义特征

从上面三个例子,我们可以看出“A ”、“B ”都是由同一个身体部位发出的动作,如“蹦”、“跳”都是有足部发出的动作,“叫”、“骂”都是口部发出的动作等。它们只是单纯的表示着字面上的意思,是“又A 又B ”这个构式的基本表达意义。

这一等级中的“A ”、“B ”都是实义的,可替换性很强,并且组合很自由,即使前后换位置,意思基本没变。例如:例(1)中“又蹦又跳”也可以是“又跳又蹦”;例(2)中“又叫又骂”也可以是“又骂又叫”;例(3)中“又跳又窜”也可以是“又蹿又跳”,它们所要表达的意思并没有改变。

(二) 句法分析

这一等级的构式的句法凝固性不是很紧,可以通过添加关联词“又是„„又是„„”进入格式。例如:

(4)他高兴得又蹦又跳,跟着东北民主联军后边转了好几天,就想参军, 可人家嫌他小,不要他。(肖尹宪《腕儿们》)

他高兴得又是蹦又是跳,跟着东北民主联军后边转了好几天,就想参军,可人家嫌他小,不要他。

(5)沈菲吓呆了,又点头又摇头。(刘毅等《情有千万劫》)

沈菲吓呆了,又是点头又是摇头。

(6)“我来救你!”一个五大三粗满脸胡渣子的胖大男人冲到芙蓉蕊身边, 搂住她又亲又吻,嘴里还嘟囔着„„”(沈家和《孽生缘》)

“我来救你!”一个五大三粗满脸胡渣子的胖大男人冲到芙蓉蕊身边,搂住她又是亲又是吻,嘴里还嘟囔着„„”

上述三例中“又A 又B ”都可以换成“又是A 又是B ”的形式,并在意思表达上没有区别。

因此,通过上述语义和句法的分析都可以看出此等级的构式还不稳定,固化性不强,整合度较低。

二、 B 级:次低整合度“又A 又B ”构式

这一等级的“又A 又B ”要比A 级的整合度高,在这里的“A ”、“B ”的语义发生了一些变化并且在词序上有一定的要求 。例如:

(7)别光火,这个偷字不太中听,真是冰窟窿里掏尖刀,扎的人又疼又凉。(《江南》1983)

(8)天空有些风,羽毛球顺风时便会像子弹一样飞得又快又狠,令人猝不及防;逆风时则晃晃悠悠甚至像中了弹的鸟从半空直线落下。(王朔《我是你爸》)

(9)这场男双半决赛打得又激烈又好看,许多球双方都对拉对杀十余个回合才分高低,4局比赛。(《人民日报》1993)

(一)语义特征

在上述三例中,我们可以看出,例子中“又疼又凉”、“又快又狠”、“又激烈又好看”的“A ”和“B ”是不能随意互换的,因为在这里“A ”所表达的意思要比“B ”所表达的意思先为人所感受到,所以互换后的意思就没有原来想表达的意思那么明确。

(二) 句法分析

这一等级的“又A 又B ”在词序上不可互换,主要是因为在特定的句法,特定的语境的条件下“又A 又B ”一定程度上开始固化。正如上述三例中“又疼又凉”、“又快又狠”、“又激烈又好看 ”在各自的句子中“A ”、“B ”不可互换,因为它们是按照主观感受以及逻辑先后的顺序排序的,受一定的句法限制。

因此,这一等级的构式已经开始有固化的现象。

三、 C级:次高整合度“又A 又B ”构式

这一等级的“又A 又B ”整合度又要高于之前两个等级,因为在这里“又A 又B ”构式中的“A ”和“B ”可以组成一个复合词“AB ”并且构式内部结合紧密,另外,复合词“AB ”多为形容词性。例如:

(10)林子又浓又密,明灿灿的阳光竟然穿不透繁枝茂叶组成的天幕,只是偶而从枝叶组成的网眼里透出几粒光斑。(都梁《血色浪漫》)

(11)刘胖子听了,先是惊诧生活中竟有这样巧的事情,然后便又羞又愧。(杜卫东《右边一步是地狱》)

(12)父亲变得像残疾儿小油菜花一样乖顺,每天都很卖力地喝那些又苦又涩的汤药,喝得面色苍黄,两眼发绿。(王伶《天堂河》)

上述三例中“又浓又密”、“又羞又愧”、“又苦又涩”中的“A ”、“B ”可以组成“浓密”、“羞愧”、“苦涩”这三个复合词。

(一) 语义特征

在这等级中“A ”、“B ”原来是一个复合词,拆开后分别进入“又A 又B ”这个结构中,语义上相互制约,并且进入“又A 又B ”的格式后,语义上更加鲜明强烈。正如:

(13)后主听罢,又惊又喜。(罗贯中《三国演义》)

(14)潜艇的个子又矮又小,在水中航行,既像一条鲸鱼,又像一条海豚,行动自如。(《中国儿童百科全书》)

(15)看着走到红日平面,肚里又饥又渴,越不能够住脚,惊得一身臭汗,气喘作一团。(《水浒全传》)

上述三例中,由复合词“惊喜”、“矮小”、“饥渴”变成“又惊又喜”、“又矮又小”、“又饥又渴”,在语义上更能突出所要修饰的人或物的状态和性质。

(二)句法分析

这一等级的“又A 又B ”中“A ”、“B ”是不可以互换位置的,并且“又A 又B ”具有较强的修饰功能,一般充当句子的修饰成分。正如上面的例(10)“又浓又密”用来修饰林子茂盛;例(11)“又羞又愧”用来描写胖子此时的样子;例(12)“又苦又涩”用来形容汤药的难喝等等。

四、D 级:高整合度“又A 又B ”构式

这一等级的“又A 又B ”整合度最高,在这里“又A 又B ”的构义超越了字面的意思,产生量新的引申义。例如:

(16)张文安心理忽然感到了一种说不大明白的又甜又酸的味道。(茅盾《报施》)

(17)被一个姑娘这么专注地看,又悲伤又骄傲。

(18)自己也就又羞又怕。(贾平凹《天狗》)

(一) 语义特征

这一等级中“又A 又B ”格式的表述焦点并不是仅有“A ”、“B ”以及“又A 又B ”的本体意义上,而是“A ”、“B ”再进入“又A 又B ”后产生的新的意义上。正如上述例子中,“又甜又酸”并不是说味觉上的甜和酸,而是表示了当事人一种百感交集的心态;“又悲伤又骄傲”也是如此,它也表示了当时人一种百感交集的心态;“又羞又怕”亦是如此,它表示了当事人一种忐忑不安的状态。

(二) 句法分析

这一等级的“又A 又B ”多为描写性的,并且在句子中也充当多种成分。例如:

(19)柔嘉又气又笑。(钱钟书《围城》)

(20)小梅站在最前边,又喜又急。(贾平凹《古堡》)

上述例子中,“好笑”,“心酸”,“喜”,“急”等,都是描写性的,同时“又A 又B ”在句子中充当着一定的成分。

结语

对于“又A 又B ”的整合度,笔者只是浅层次地归纳出主四个层次,并分别从语义和句法的程度来讨论,但是笔者自知研究还不算透彻,仍然还有一些问题没有处理到位,为此笔者应该更加丰富自己的知识,努力地再进行深入研究。

参考文献:

[1]吕叔湘. 汉语语法论文集[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4.

[2]吕叔湘. 现代汉语八百词[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9.

[3] 邵敬敏. 汉语框式结构说略[J].中国语文,2011(3).

[4]吴为善. 认知语言学与汉语言研究[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11 .

[5]张松才 胡伟. “又A 又B ”框架构式研究[C].社会科学,20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