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救救孩子
初一 散文 1681字 67人浏览 forestfang

救救孩子 作者/新狂人

今天晚上又是同学聚会,每次聚会都是我不愉快的,因为每次都能听到不好的消息。上次听到两个同学去世了,这次听到一个同学的孩子精神不正常了。

没有人仔细统计我们的社会上有多少精神病患者,而这些精神病患者中有多少青少年?我本来是有点人来疯的,在大家聚会的场合,我总是要表现一下的,但是听到同学说的这个信息,我一下子就沉重了,虽然同学毕竟是同学。

我之所以喜欢同学聚会,因为人到中年以后,几乎每个同学都是一部小说,因为大家彼此的生活道路 不同,遭遇和思想境界也不同。一年也不在一起,乍一下到了一起,彼此之间总是有很大的反差的,这个反差是很有意思的,我喜欢享受这种反差。

其实刚开始的时候,大家的谈话还是很有智慧的,说到我们的成长,说到不同的性格造成的不同的命运。说到性格的二重性给人带来的不同的风景,优点也是缺点,缺点也是优点,就看在什么地方,由谁来评价?说到封建主义一直是中国的思想界一个主要的河流,说到公有制给人的个性带来致命的伤害,也说到人民...... 叙说着中国的特殊的国民性,以及这种国民性需要在漫长的时间改造;说到新文化运动到如今已经100多年了,可是无论是思想界文化界,还是文学艺术界,一直寡有大师出现。近几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高先生,是到了法国以后,加入了法国国籍以后才获得的。是现代人智商倒退了吗?是艺术感觉退化了吗?是语言运用退化了吗?

——好象都不是,那是因为什么呢?

呵呵,还是不说大师了,我们本来是老百姓,就说点老百姓的事情吧。老百姓生活比过去显然是好了,但是老百姓老是觉得生活中充满了压力,今天不知道明天的事情,今天不敢于对明天具有强烈的信心。怕下岗,怕得病,怕被当官的欺骗,怕别小流氓欺负,怕老人得病,更怕自己的得病,尤其是大病,一旦染上,那就是宣布死刑...... 其中还有一怕,怕孩子思想走形,怕孩子压力太大,思想想不开,得了精神病。

如今的信任危机很厉害,人和人之间不信任。丈夫和妻子之间不信任,孩子和大人之间不信任,领导和被领导之间不信任,感情和法制之间不信任...... 这种不信任感充斥在很多地方,占据着很多的据点,所以,精神空虚的程度比前几年要甚。精神是一种内在的定力。内在的定力不过,就无法培植健康和纯净的精神。大人们麻木就麻木了,而孩子们的承受能力还很弱,在自己的心灵承受不了沉重的压力的时候,就会出现精神病患者。

在我们大人们一味地责怪孩子们不优秀的时候,往往忘记了孩子们现在直接和间接承受的压力。间接的压力不用说了(意识形态方面的),直接的压力,有僵化的教育模式对于孩子的快乐的心境的扼杀,有僵化的教育模式对孩子的创造能力的扼杀,有分数状态下(和古代的科举有类似地方)的煎熬,有对于将来生存的恐惧,而大人就是这样的恐惧的制造者,大人们总是有意无意地渲染着竞争的可怕,总是希望自己的孩子一夜之间成为一个巨人,过多地让他们 承受文明的成果,其实世界没有绝对的好事和坏事,一件好事强调到了过头,就成了坏事。

在座的同学们回忆了自己的小学阶段和中学阶段,概括起来说,虽然物质生活条件苦了一点,在“唯成份论”的影响下,也有相当一部分孩子背负着“政治压力”,但是生活还是基本愉快的,记的那个时候的学工学农学军,还有每年一次的到生产队里歌麦子,人和自然是高度地融合,人和人之间,在孩子们之间基本是融合的,是真心地交朋友的。

想比较而言,如今的孩子们自从懂事和不懂事时候起,就背上了成材的包袱。“成材”对于相当多的孩子来说不是动力,而是一顶承重的帽子,从小学阶段一直背到高中毕业。人和人之间缺乏交流,人和自然之间缺乏交流,孩子们只能埋在做不完的习题,只能承受着无法承受着劳累,所以,我总认为如今的孩子的要比我们中年人当年承受的 压力大。而孩子的

心志正是在成长的时候,孩子的智能还很脆弱,在这一切无法承受和宣泄的时候,就会产生精神错位。

而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无论是和谐社会,还是民主政治,都是为了孩子们,以及以后他们的孩子们的。塑造未来就要从保护如今的孩子们开始,要在这个方面有重视,有思路,有突破。

救救孩子,救救孩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