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交流
初一 散文 1577字 157人浏览 ttfe

认真永远铭刻在我的心头

想不到,他是第一个将西洋油画、音乐和话剧引入国内的人;想不到他在东京的舞台上演出过《茶花女》,扮演的不是阿芒,而是女主角玛格丽特;想不到,他是才子,是艺术家,本该落拓不羁,却偏偏是个最严肃、最认真、最恪守信约的人;想不到,他在盛年,三十九岁,日子过得天好地好,却决意去杭州虎跑寺削发为僧„„他与丰子恺亦师亦友,他就是李叔同。

丰子恺先生在《怀李叔同先生》一文中最后提到“我和李先生在世间的师弟情缘已经结束,然而他的遗训认真——永远铭刻在我的心头。”

李叔同做个有为青年是认真的。李叔同先生出身富裕家庭,他的父亲是天津一位有名的银行家,他出生不久父亲就去世了。后来随母亲到上海,在南洋公学读书。后和蔡元培等创建有著名的“沪学会”,开办补习科,举行演说会,提倡移风易俗。当时流行国内的《祖国歌》就是他为“沪学会补习科”撰写的。此外他又为“沪学会”编写《文野婚姻新戏剧本》,宣传男女婚姻自主的思想。丰子恺在文中这样写道:在照片中看见过当时在上海的李先生: “丝绒碗帽,正中缀一方白玉,曲襟背心,花缎袍子,后面挂着胖辫子,底下缎带扎脚管,双梁厚底鞋子,头抬得很高,英俊之气,流露于眉目间。真是当时上海一等的翩翩公子。这是最初表示他的特性:凡事认真。他立意要做翩翩公子,就彻底地做一个翩翩公子。”

李叔同先生做留学生是认真的。此时的李叔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

留学生,西装革履,高高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用丰子恺的话说,李先生凡事认真。学一样,象一样。要做留学生,就彻底地做一个留学生。他同时在东京美术学校和音乐学校读书,他认真研习西方文学艺术,在他读过的《莎士比亚全集》中留下了大量笔记。后来他在日本创办“春柳剧社”,并组织演出著名的《茶花女》。他自己粉墨登场,扮演茶花女。他为了演好奄奄一息的玛格丽特,不惜长期节食,饿到了皮包骨头的地步。他为了使舞台效果更好,他还用带子把腰紧紧地束起来,这杨柳小蛮腰,尽显李先生的认真。

李叔同做老师是认真的。李叔同回国后,曾担任南京、杭州两地学校的音乐、美术课,这时的李叔同换上了灰色粗布袍子、黑布马褂、布底鞋子,金丝边眼镜也换了黑的钢丝边眼镜。他上课总是在教室里等学生,学生第一次上李先生的课,铃声响过,推门进去,只见李先生端坐在讲台上。以为先生没有来,嘴里胡乱唱着,喊着的同学都吃了一惊。所以,以后上李先生的课,铃声响过,同学就已到齐,李先生站起身,深深一鞠躬,便开始上课,课堂气氛格外严肃。 李先生上课前都要做认真细致的准备,比如,课前他要把讲的内容逐条写在黑板上。他上课时常常看表,精密的依照他所预定的教案进行,一分一秒钟也不浪费,足见他备课是很费心力和时间的。夏丏尊曾这样说:音乐和美术两科最不为学生重视,自从李先生教这两科,学生就忽然重视起来了,几乎把全校学生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了。课余时常听到琴声、歌声,假日时常见学生出外写生。李先生碰到学生犯过失,总是和颜悦色的给你指出,说完还要微微一鞠躬,这和颜悦色和鞠躬是

很多学生吃不消的,他的一位学生讲,先生说时,自己总想哭。他就是这样认真的做着教师。

李叔同研究道教,曾绝食十七天。他学道的时间很短,不久就开始学佛,人称弘一大师,大师先修净土宗,后又修律宗。弘一法师作和尚依然认真,丰子恺回忆,先生有一次到他家。请先生坐藤椅。先生先把藤椅轻轻摇动,然后慢慢地坐下去。起先他不敢问,后来看先生每次都如此,就问,法师回答说:“这椅子两根藤之间,也许有小虫伏着。突然坐下去,要把它们压死,所以先摇动一下,慢慢地坐下去,好让它们走避。”

作为俗人的李叔同先生和作为佛家弟子的弘一大师,认真是他人生的一大特点,我们有时觉得他的认真可笑、迂腐,但仔细想想,我们在人生的舞台上也扮演着很多角色,孩子、朋友、学生、老师、家长„„哪个角色要演好,大抵也需要模仿这种认真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