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答案
初二 散文 1573字 2500人浏览 玥草儿

寻找答案 人的一生都是在在寻找各种各样的答案中渡过,或许关于人生,或许关于梦想,或许关于未来。 在龙应台的《目送》看到过一段话: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看着似懂非懂、朦朦胧胧的文字,从那个时候开始对父母与子女的关系产生了疑惑,却不知道怎样来确切的形容它,可时常感觉得到心底的颤动。所以带着懵懂,一路经历,慢慢的寻找着答案。

小时候最喜欢参加婚礼,因为可以随心所欲的吃各种糖果,也只有在婚礼上父母才不会因为吃糖多而唠叨。只是当时不懂穿着那么漂亮洁白婚纱的新娘出嫁时为什么会哭泣。

长大之后参加过一场婚礼却让我懂得了许多。长大了不再喜欢吃糖,所以也不是很喜欢这种热闹场合,像以往参加过的婚礼一样,新娘被父亲拉着手一起走过漫长的红毯然后交给新郎的手里,依次的环节,似乎并没有什么新奇的看点,在我眼里只不过是千篇一律的形式。

我低头玩着手机,身旁的父亲却认真地注视着婚礼现场的每一个细节,看他的样子我觉得有点可笑。

当婚礼现场新娘父亲将将新娘的手交给新郎时说:“以后要好好照顾她”时。

我听见父亲小声地在母亲耳边嘀咕了一句:“咱家妮妮也长大了。”

母亲把手放在父亲的手上轻声应和道:“是啊,早晚会有这么一天,不是吗?”

这时话筒里清晰的传出:“我愿意。”和所有婚礼上的父亲一样,父亲牵着女儿的手,身上穿着的也许是一生最华丽的礼服,花白的头发是岁月的痕迹,笑起来的皱纹是岁月的雕刻,那一段路仿佛很长很长,也许是每个父亲的半辈子,那是他们用宽阔胸膛以及踏实的脚步一步一步引领女儿走过的。当他看着女儿转身,把女儿的手交给那个未来将要守护她的人手中时,他对自己的付出是否也一无反顾的说着我愿意?他在漫长红毯的一端,看着女儿渐行渐远的身影,告诉自己不必追。

父亲转过脸来望向我,我仓皇地下了头。可是那一瞬,我还是看见了父亲眼睛里依稀闪动的泪花,和他眼角日益

明显的皱纹和日渐苍白的头发,我竟然没有勇气与他对视。 此时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我知道父母为什么会如此专注婚礼的每一个细节,因为他们同样在感受,孩子远离自己的心情。

在所有人的视线都停留在灯光闪耀的舞台上,是的,新娘和新郎那么耀眼。我却看到默默转身用手背快速擦去眼角泪水的父亲,在灯光鞭炮声和人们的欢呼起哄声中朝背离女儿的方向走去。如果女儿能看到父亲的背影,应该也能明白父亲老了,而自己长大了,所以不必追。我不是那位父亲,也不能揣测他心里所想,也体会不到他当时的心情,那种感觉或许只有身旁眼里含泪的父亲能明白。

小的时候我们无时无刻都与父母在一起,时常牵着手问父母奇怪的问题;上学后和父母相处的时间又少了一些,与父母交流也不像从前那么多了;再后来有了自己的家庭,相处时间一再缩短。母亲怀念小时候的我们,那时候可以依偎在身旁,可是却无法阻挡成长带来的日益隔阂。也许父母与子女的关系更像是从依赖到独立的过程,目送的不只是距离更像是两颗心灵的距离。

埃里希·弗罗姆说过:一个成熟的人最终能达到他既是自己的母亲,又是自己的父亲的高度。也许成长就是这

样的过程吧,我们逐渐学到他们身上的东西,然后逐渐远离独立。 在十字开头的年纪或许无法充分懂得为人母与为人子女的感受,年少时因为某件不合心的事和父母吵闹,厌烦父母的唠叨,对于父母无私的爱一味索。遇到困难时父母却是自己挡风的墙。但无论怎样父母对子女却依旧初心。 " 不必追”只是外在的形式. 我知道不论天涯海角亲情的纽带总是割舍不断。 能像父母对待我们一样, 也终于明白父母与子女之间的微妙关系是需要用一生去寻找答案的; 当我们边走边感悟,当我们一步步迈向成熟的时候, 答案自然就会在内心深处浮现。

我愿意继续寻找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