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年高考作文
高二 议论文 11982字 209人浏览 末尾爱人cherry

北京市高考写作题目的省略号情结

北京市高考自主命题始于2002年,十一年来,七个写作题目里使用省略号凡九次,可以说,有相当浓厚的省略号情结。

【2002年】阅读下面材料,根据要求作文。

几个同学看了一场世界杯足球赛,兴致勃勃地聊起规则问题。

同学甲:规则太重要了。运动员不守规则,裁判不公正执法,就不会有精彩的比赛!

同学乙:对!没规则不成。没有校规,没有交通规则,成吗?

同学丙:可有时不守规则的占了便宜,守规则的反倒吃了亏呢。

同学乙:那是另外一回事。

同学丁:不过规则也不是死的,要是不合适,就得改。现在许多“游戏”规则不都修改了吗? … …

请以“规则”(含“规则与……”)为话题,自行立意,自拟题目,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作文。除诗歌外,文体不限。

这是一则给话题的作文题目。

材料中甲、乙、丙、丁四位同学的五次发言,分别涉及到规则的重要性、普适性、局限性、独特性和变通性。省略号则表明“规则”还有其他许多属性。

这些聊天发言应该是对考生启发性的提示。但是,对某一词语话题属性的多角度启发不应是作文命题的责任,开阔思维是语文教学应负的使命。大概在广阔的生活空间里,“规则”总共有多少属性,谁也涵盖不全,所以材料里用了一个省略号。

命题之所以加上提示材料,因为在命题的认识中,“规则”是一个范围,一个圈子。他们担心考生的思维达不到自己期待的宽度,所以亮起几只提示灯盏。有意思的是题目括号内“含„规则与……‟”的说明。这是什么意思?这或许是命题对自己圈定的圈子的一种拉伸扩展。省略号应能代表任何事物,那么,省略号也可能代表的就是生活。如是,话题“规则”,作为写作思维的一个原点,就可以辐射到广阔生活的任何领域,而这也正是任何作文题目的本质属性。如是,题目中的提示灯盏和拉伸扩展还有什么必要呢?

【2005年】以“说„安‟”为题作文。

“安”字含有安定、安全、安宁、安逸以及“安于„„”等意思。

要求自行选定角度,写一篇议论文,字数不少于800字。

这是一则给标题作文题目。

作文题目的解释语,应是用以圈定“安”的范围。可是这个圈定让人费解。是“„安‟字含有安定、安全、安宁、安逸”等意思,还是“安定、安全、安宁、安逸”等含有“安”的意思?“安于……”这处省略号的使用就更莫名其妙,这是“安”含有的意思?既然标题是“说„安‟”,那就照理要以“安”为“说”的核心,

可是“安于现状、安于怠惰”等,怎么以“安”为核心来“说”?也许不是不可以,但这圈子实在是够弯弯绕的了。

【2006年】阅读下面的材料,按要求作文。

许多城市都有能代表其文化特征并具有传承价值的事物,这些事物可以称作该城市的符号。故宫、四合院是北京的符号;天桥的杂耍、胡同小贩的吆喝是北京的符号;琉璃厂的书画、老舍的作品是北京的符号;王府井商业街、中关村科技园是北京的符号……随着时代的发展,今后还会不断涌现出新的北京符号。

保留以往的符号、创造新的符号,是北京人的心愿。

对此,请以“北京的符号”为题,写一篇文章,谈谈你的感受或看法。除诗歌外,文体不限,不少于800字。

这是一则给标题作文题目。

提示材料里有一个省略号。草草一看也还罢了,细一琢磨有些狐疑。省略号之前是就“北京的符号”列举的例子,三个分号将八个例子分为四组。“故宫、四合院”是建筑,“天桥的杂耍、胡同小贩的吆喝”是生活,“琉璃厂的书画、老舍的作品”是文化,“王府井商业街、中关村科技园”是当代。如果省略号代表其他类别,前面应该有分号。现在这样使用,令人费解。

【2007年】阅读下面的文字,按要求作文。

“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是唐诗中的名句。有人说,这是歌咏春天的美好品格;有人说,这是暗指一种恬淡的做人境界;有人说,这是叹息“细雨”、“闲花”不为人知的寂寞处境;有人说,“看不见”、“听无声”并不等于无所作为;还有人说,这里的情趣已不适合当今的世界……

请你根据自己读这两句诗的体会,展开联想,写一篇文章。

要求:①自拟题目,自定角度。②除诗歌外,文体不限。③全文不少于800字。

这是一则给话题作文题目。

题目给出了一段材料,连用五个“有人说”对话题辐射的方向做出提示:一、话题整体,正面歌颂春天品格;二、话题整体,正面暗示做人境界;三、话题局部,反面叹息寂寞处境;四、话题局部,辩证扩展思考作为;五、话题整体,反面思考时代情趣。省略号,是表达更多认识的可能和允许吧?但是也很模糊:它是对第五个“有人说”的延伸,还是表示第六个、第七个“有人说”?如果是后者,那么省略号前面应该用一分号。

【2008年】课堂上,老师说:“今天我们来做个小实验。”随后,他拿出一个装满石块的玻璃广口瓶,放在讲台上,问道:“瓶子满了吗?”所有学生答:“满了!”“真的?”老师从桌下拿出一小桶沙子,慢慢倒进去,填满石块的间隙,“满了吗?”学生们若有所思。老师又拿过一壶水倒了进去,直到水面与瓶口持平。“这个实验说明了什么?”老师问道。课堂活跃起来。

一个学生说:“很多事情看起来达到了极限,实际上还存在很大空间。”

一个学生说:“顺序很重要。先放这桶沙子,有些石块肯定就放不进去了。”

一个学生说:“对,得先放石块。有些分量重的东西就得优先安排。”

一个学生说:“也不一定,先放沙子和水就一定不行么?”

……

请就以上材料,展开联想,自定角度,写一篇文章。题目自拟,文体自选(除诗歌外),不少于800字。

这是一则给情景材料作文题目。

材料包括两部分。第一部分提供了一个生活场景。“课堂”,可视为北京市几千个考场的代表;“老师”,可视为高考的代言人。“‘这个实验说明了什么?’老师问道。课堂活跃起来”,是对几千个考场、十万考生的期待和鼓励。

材料的第二部分是提示部分。发言的四个学生是众多考生的代表。第一个学生的发言表现出认识的扩展,第二个学生的发言关注的是实验的过程,第三个学生的发言展示出过程的延伸,第四个学生的发言则呈现着逆向的延伸。四个学生之后还有省略号,代表着难以计数的考生各有千秋的发言。例如:

一个学生说:“要想装满瓶子,也需要遵循一定的规则。”

一个学生说:“由空到满的转折,经历了曲折的过程呢。”

一个学生说:“广口瓶包容了大小不等材质不同的物质。”

一个学生说:“要想装满广口瓶,不能安于习惯性思维。”

一个学生说:“包容是北京精神,实验展示了北京符号。”

一个学生说:“倒入水让我想起了诗句细雨湿衣看不见。”

……

每一个联想,是一个作文话题。省略号涵盖了北京高考此前此后所有的作文题目。对这些联想,高考代言的老师,都没有阻止,也没有否定。

课堂小实验,本就是具有许多原点的情景材料;经提示材料进一步泛化,等于把原点设置权交给了考生。

这还没完。“请就以上材料,展开联想,自定角度,写一篇文章”——“以上材料”已经听凭考生自拟原点,再在“展开联想”之后听凭考生“自定角度”。北京市高考自主命题第七题呈现出“不命题”的奇观。

“今年高考作文不出题,同学们随便写”,作为落实“课程标准”的一次实验,可谓是一次勇敢的尝试。但是命题人应该把这个意图传达给阅卷领导小组。以免阅卷领导小组认识跟不上,拟出与题目相悖的作文评分细则,以此指导阅卷,乃至造成混乱。

【2011】阅读下面材料,按要求作文。

鹿特丹世乒赛结束后,师生们一起议论:

生甲:太好了!中国队又包揽了全部冠军!这叫实至名归。竞技体育就得靠实力说话。

生乙:但我更愿意看见外国选手成功挑战中国名将。一个国家长期垄断某项体育比赛的金牌,其实并不利于这个项目的发展。

生丙:有人主张中国队应让出一两枚金牌。我不赞成。如果故意输球,就有违公平竞赛原则与奥林匹克精神。

……

老师:同学们说的都有一定道理,有些道理不仅体现在乒乓球运动上,也适用于其他社会生活领域。

要求:根据以上材料,自选角度,自拟题目,联系实际,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除诗歌外,文体不限。

这是一则给情景材料作文题目。

材料第一句说:“鹿特丹世乒赛结束后,师生们一起议论”。对这一句最直观的理解是:师生们的议论围绕“鹿特丹世乒赛结束”进行。

生甲的发言,由中国队包揽全部冠军的现实展开,谈到竞技体育的固有规律。

生乙的发言,着眼于一个国家长期包揽金牌的可能后果,思考竞技体育发展的规律。

生丙的发言,反对让出金牌的主张,坚持维护公平竞赛的原则与奥林匹克精神。

后面的省略号,包括更多同学,也可能包括老师的发言。例如:

生丁:中国队包揽全部冠军完全符合体育比赛的规则,无可非议。

生戊:中国队包揽全部冠军是我国迈向体育强国的一项伟大转折。

生己:如果这次中国队丢了一两项冠军,社会也应有包容的心态。

老师:我不同意,中国队如果丢了冠军,很可能影响社会的安定。

生庚:第26届世乒赛中国队开创辉煌,北京体育馆是北京的符号。

生辛:我们不应忘记幕后英雄的默默奉献,如同细雨湿衣看不见。

老师:中国乒乓球队打法百花齐放,像不像石子沙子水装满瓶子?

生壬:中国乒乓球队的精神就像隐形的翅膀,飞向未来新的胜利。

生癸:中国乒乓球队的胜利是仰望星空和脚踏实地相结合的胜利。

……

材料中最后发言的是一位老师,他说:“同学们说的都有一定道理,有些道理不仅体现在乒乓球运动上”,其中“同学说的”和“一定道理”显然不仅只是甲、乙、丙三位同学的发言和道理,也包括省略号中同学的“发言”和“道理”。“也适用于其他社会生活领域”,可能是对同学的扩展启发,也可能是对前面诸多同学发言的总结。作文题目很关键的是省略号。省略号的六个点代表北京市近十万考生,代表考

生的自由、个性和创意。命题的本质就是“漫谈生活和生活中的道理”。至于“鹿特丹世乒赛”和“中国队包揽全部冠军”,只是一种导入,并不是话题范围的限定。

一如2008年的给材料作文,2011年的给材料作文再次呈现出“不命题”的奇观。同样也并没有把这个意图传达给阅卷领导小组。

【2012年】阅读下面的材料,按要求作文。

老计一个人工作在大山深处,负责巡视铁路,防止落石、滑坡、倒树危及行车安全,每天要独自行走二十多公里。每当列车经过,老计都会庄重地向疾驰而过的列车举手敬礼。此时,列车也鸣响汽笛,汽笛声在深山中久久回响……

大山深处的独自巡视,庄重的敬礼,久久回响的汽笛……,这一个个场景带给你怎样的感受和思考?请在材料含意范围之内,自定角度,自拟题目,自选文体(诗歌除外) ,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

这是一则给情景材料作文题目。

作文题目从材料中提取了三个以上的场景,要求考生“感受和思考”,这样实际上把给材料作文演变成了给话题作文,只是,这里的“话题”是“场景”,因此“含意范围”更丰富,也更提示着多向发散思维的空间。材料中的老计、深山、铁路、列车、敬礼、鸣笛,乃至落石、滑坡、倒树等等,作为具象,都有社会象征的意味。在广阔的生活领域,都可以引起我们或正面,或反面的联想与想象。

我们可能对老计独自巡视的坚守赞佩有加,从他庄重的敬礼中感受一种敬业的精神力量;也可能对他孤单寂寞的生存环境与工作状态,感到几分悲凉,引发深沉思索,萌生一片同情。久久回响的汽笛,可能是一种理解、致敬和回报;也可能是一次安全的提示,一声无奈的应和,一种向远方的呼唤。我们可以认为深山巡视,庄重敬礼,汽笛回响,就是理想和谐社会的微缩;我们也可以认为如此的巡视,如此的敬礼,如此的汽笛,需要转换成另外一种形态,才是我们的理想,才是真正的和谐。

更可况,场景对时空没有限定,设若老计是位民国时期或利比亚的铁路巡逻工,想象的时空可能就大不相同了。再设若,作文变化视角,从一百年后,或大洋彼岸的角度看这一个个场景,感受和思考也会是另一种境界了吧?

引起我们思忖的还有两处省略号:“汽笛声在深山中久久回响……”和“久久回响的汽笛……,” 这两处省略号,可以有两种理解。一种理解是故事和场景的延续。这种理解的缺欠是前一处省略号之前,没有用逗号;后一处省略号之后,有一个逗号。再一种理解是汽笛久久的回响声。这种理解的缺欠是前一处省略号之前缺少拟声词“呜”;后一处省略号之后,用一个逗号,违背标点符号使用的规范。在这里,我以小人之心,度一下君子之腹。是不是2011年高考作文题目中的省略号引起阅卷的激烈争论:阅卷人“为了考生合理权益,为了„课标‟,坚决捍卫省略号”的呼声使命题组平添“就是省略号添乱”的懊悔?所以2012年命题特意再弄两个省略号诱使批评者上钩呢?其实,无论哪一种对省略号的理解,都不但没有解决情景材料的模糊,反而使它更模糊。

其实,写作题目的模糊失控,根本原因并不在省略号。2008年前,写作题目中的省略号虽然有使用不妥之处,但在话题或标题的限定下并没有造成信马由缰。根本原因在于给情景材料的写作题目。省略号的随意使用,只是推波助澜。

给情景材料作文题目既然是给出了一种生活场景,必然一如生活本身,其中包含许许多多原点,实质都是把写作思维原点的设置权下放给考生。透过千变万化的材料,所有给材料作文实质都写着一行字:“今年高考作文不出题,同学们随便写”。2000年全国高考语文试题曾给出这样一则高考写作题目:

阅读下面的材料,根据要求作文。

在一次鼓励创新的报告会上,有位学者出了一道题:四个图形符号中(圆形、三角形、半圆形和非对称图形),哪一个与其他三个类型不同?有人说圆形,因为圆形是惟一没有角的图形;也有人说三角形,它是惟一由直线构成的;又有人说半圆形也正确,它是惟一由直线和曲线组成的;最后有人说,第四个图形也可以,因为它是惟一非对称性的图形。看来,由于标准和角度的不同,这四个图形都可以作为正确答案。

的确,世界是千变万化的,疑问是层出不穷的,答案是丰富多彩的。在生活中,看问题的角度、对问题的理解、解决问题的方法以及问题的答案不止一个的事例很多。你有这样的经历、体验、见闻和认识吗?请以“答案是丰富多彩的”为话题写一篇文章。

这则作文题目给出的话题“答案是丰富多彩的”,道出了生活的哲理,也揭示了写作的真谛。十二年来,“答案是丰富多彩的”,不断在高考写作题目中演绎。

“答案是丰富多彩的”以两种不同的形式呈现。一种呈现方式是,题目给出的情景或格言材料中包含着“丰富多彩”的立意角度;另一种呈现方式是,题目给出材料的核心立意角度本身就是“答案是丰富多彩的”。写作题目角度丰富,可大规模、高速度的阅卷难以承受,因此,各地阅卷往往要规定“最佳立意”角度。

明明是“丰富多彩”的角度,却要求考生择定一种角度,而且以高考为功利钓饵,以权力做推行保证,以保密来遮掩荒谬——这对青年人进入社会生活,是怎样一种心理和行为的提示?这种先在命题里把写作题目人为复杂化,再在阅卷中将其武断简单化的纠结,根本原因在于“作文常识观”的陈旧观念。在这种观念里,写作题目形同一道常识答题,一个范围圈定。其实,写作题目是面向广阔生活的一个窗口,是写作者思想出发的原点,是纵使思维腾跃的踏板。那么,把写作题目命制得简洁清晰是不是更坚实呢?至于写作者的思维能不能从这踏板上腾跃,思想能不能展开,那是写作教学的任务;写作题目何须越俎代庖呢?

立足于高考实际,为了切实推进“课程标准”的落实,我认为,高考写作题目要力求简洁清晰,过于模糊的情景材料和格言材料,不适合在高考中使用。

给情景材料作文的出现,源于一种陈旧的认识。我们曾经认为,作文题目是为写作划出一个范围,在这个范围内写作就符合题意,逾越了这个范围即为跑题。现在看来,这种认识是不够恰切的。因为,对这个范围的界定,是建立在“作文常识观”的基础之上的。“作文常识观”将作文题目视为常识答题,而

不是展示写作者思维的窗口。其实,对作文题目允许范围的界定,并非题目自身的属性,而是界定者自身思维范围的显示。如果说作文题目可能辐射的空间有一个范围,那么这个范围就是无限广阔的生活。正如语文的外延等于生活,作文题目的范围也是无限广阔的。它有多么广阔?我达不到它的边际,任何人也达不到,就是全世界的人合在一起,仍然不能穷尽一个作文题目。庄子说:“我生亦有涯,而学亦无涯。”我们可以借用来说作文题目。作文题目的外延是没有边际的,是我们的认识有限,我们往往是在自己的坐标点上,以自己有限的视野和思维能力看待一个个作文题目的。作文命题、阅卷、教学中的诸多问题,乃至每年高考之后对作文题目的评说、指摘和恶搞也大多源于这种“作文常识观”的范围界定观念。当我们换用一种新的“作文思维观”看待作文题目的时候,此前我们的种种困扰,也便迎刃而解。

今天,我可以清楚地、负责任地说,高考作文题目的本质是提供给考生一个构思、谋篇、成文的原点——作文题目,是写作的原点。考场作文是对这原点的演绎,是由原点出发,在生活的广阔空间中,发挥展示思维,向广阔生活的辐射。标题和话题是给出一个原点,作为写作依据;给情景材料则给出一种生活场景,其中包含若干原点,供考生选择。

《高中语文课程标准》要求:“表达与交流中要鼓励学生自由地表达、有个性地表达、有创意地表达,尽可能减少对写作的束缚,为学生提供广阔的写作空间。”这不仅是一个教学与考试必须遵从、落实的标准,也是对写作固有规律精辟的揭示。写作是同学最重要的表达与交流的手段。尽可能减少对写作的束缚,为学生提供广阔的写作空间——当然是无限广阔的生活空间。鼓励学生自由地表达、有个性地表达、有创意地表达——当然也只有在广阔的生活空间里,学生才可能享受表达的自由,体现表达的个性,展示表达的创意。任何违背《高中语文课程标准》的观念,实际也是对写作固有规律的背离。感谢北京市十一年来的高考作文题目,也感谢十一个题目中的九处省略号。我的一点儿新认识,就萌生于其中。

可能有人会问,既然无论什么形式的写作题目都可导出“丰富多彩”的结论,那它们又有什么差别呢?当然有。好比摊开一本“旧书”作为情景材料,或者以“旧书”作为标题。我们固然都可以写到纸页、装帧、文字,乃至蠹虫。但以“旧书”作为标题,要求写作者以“旧书”为原点,在作文中合理架构标题与“纸页、装帧、文字、蠹虫”之间的,思维与语言的桥梁。而把“旧书”作为情景,等于把“纸页、装帧、文字、蠹虫”直接摊开在写作者面前,它无须也无从架构思维与语言的桥梁,也就失去了写作考查的基点。

2013年,我们期待作文命题能够有新的局面。当然,我们也深知要改变一种观念并不容易。不然,落实“课程标准”也不会有现今这样大的阻力;不然,“课程标准”也不具备“新”的意义。我们拥护“课程标准”,不仅因为它是国家法定文件,更因为它符合写作规律。北京高考作文题目多次运用给情景材料的命题形式,九次使用省略号,为考试、阅卷和教学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和深刻的教训。

——给情景材料的写作题目,可以休矣;写作题目里的省略号,千万慎用。

十二年高考优秀文选(七十一)2007年浙江卷

【题目】阅读下面的文字,根据要求作文。

还记得你的童年吗?随着年龄的增长和思想的成熟,那些美丽的梦想、单纯的快乐似乎在一步步离我们远去。

苍茫的丛林间,玛雅文化湮没了;丝绸古道上,高昌古国消逝了。人类在消逝中进步。

行走在消逝中,既有“流水落花春去也”的怅惘,也有“谁道人生无再少”的旷达……

读了上面这段文字,你有何感想?请以“行走在消逝中”为话题写一篇作文,可讲述你自己或身边的故事,抒发你的真情实感,也可以阐明你的思想观点。

[注意]①所写内容必须在话题范围之内。②立意自定,角度自选,题目自拟。③除诗歌外,文体不限。④不少于800个字。⑤不得抄袭。

[例文一] 蓦然回首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徐志摩沉吟着: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我们的生命如指尖滑过的沙粒一般匆匆消逝,那些日子果真像一滴水滴在大海里,无声无息? 思绪在飘飞浮沉,丝丝缕缕地穿过遥远的时光,那竹影疏动湘帘垂地的潇湘馆,墨香盈室书香沁耳的的闺房,一脉心香拈花烛的诗情,留得残荷听雨声的画意,惜物怜人纤感如丝的葬花词,纤手描绘素纸浅书的淡愁……黛玉,终究还是“一朝春尽红颜老”,渐渐地行走在消逝中。可那幽幽的清高,蔑视世俗的傲骨却让后人记住了这个女子的一颦一笑。消逝的是躯体,不散的是灵魂。

一缕思绪漂浮在时空,拉回游离般的梦境。生命是一个渐行渐远的过程,朝霞与落日,只是一转身。然而,它却留下了满城的余晖和人们心中荡漾的暖意。正如枯树代表的不是死亡,而是生命的延续,因为有一种精神的萌芽叫做希望。

以上是第一个主体片断:列举文学形象的例子。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行走在消逝中,当我们回首时,一直不离不弃的便是我们骨子里流动的那种精神。70年前的两万五千里长征路留下了英雄们的足迹,那盘旋在上空的雄鹰,正是他们的化身,永远是那么矫健,那么勇敢。当今天,我们重新踏上这片热土时,那熊熊的烽火狼烟,那绵延的雪山草地历历在目。勇士们的身影消逝了,脚印却永远地停留在了蓝色的梦想中。两万五千里长征消逝了,坚定的信念却永恒地停留在了后人的脑海中。消逝的是时光,不散的是精神。

当生命逝去的钟声即将响起,是否有人会记住曾经被给予的爱?18岁的黄舸患有先天性进行性肌营养不良。面对死亡的临近,他却与父亲踏上“感恩之旅”,亲自向帮助过他的人送上感激之情。他就像一小截被命运丢弃的蜡烛,善良的人点亮他,他就欢快地燃烧起来,藏起眼睛,还给人们光明和

希望。或许有一天,这位阳光少年会带着对人间的感激,缓缓地步入天堂之门。然而,当花开花落之际,我们却难以忘怀这段曾经消逝的“感恩之旅”。消逝的是路途,不散的是感恩。

以上是第二个主体片断:列举现实形象的例子。

蓓蕾消逝了,鲜花却争奇斗艳;种子消逝了,大树却果实累累;积雪消逝了,江河却奔腾不息。消逝不是死亡,它是另一种的新生;消逝不是毁灭,它是另一种的存在;消逝不是朽腐,它是另一种的传承。

行走在消逝中,蓦然回首,有一种涅槃的气息氤氲而来,我知道,那是一种精神的召唤。

[简评]这是一篇构思巧妙,角度新颖,具有思辨性与文学气息的作文。这篇文章既有个人情感抒发,又有充分的事例说明。作文包括三个主体片断。第一个主体:通过列举文学形象林黛玉的例子来强调“躯体消逝,灵魂不散”。第二个主体:通过列举群体形象长征英雄的例子来强调“时光消逝,精神不散”。第二个主体:通过列举眼前形象感动中国人物黄舸的例子来强调“路途消逝,感恩不散”。

“消逝”的本身是一种成长的经历,也是一种有些无奈的选择,而“行走”则是我们成长的脚步,并可以推及整个社会的进步。可以欣喜于思想的成熟、认识的深刻;可以将深邃的目光投向人类历史,思考文化与思想的变迁、国家与民族的兴亡;当然,也可以关注我们当下这个大变革的时代,敏锐地捕捉时代的投影和回响。本文的作者紧紧围绕话题“行走在消逝中”,选取了三组具有不同时代气息的事例,将社会热点和写作话题有机融合。本文的作者在关注事物的消逝的同时,更引发人们的思考:面对已经“消逝”的事物,我们应以豁达之心对待,并以积极之心在已经消逝的事物中寻找并未消逝的永恒的精神。

[例文二] 另一种行走

记得南唐中主李璟的两句词:“菡萏香销翠叶残,西风愁起绿波间。”是的,面对良辰美景,人情总是得之则喜,失之则悲。然而,换一种眼光视之,则岂是一个悲字了得。

生命的消逝,恰是生命的另一种存在,是生命行走的另一种方式。

总是感动于哲人之词:得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如此坦定(编者注:似应为“淡定”)的心态,为的是他深悟造化轮回之道。赵朴初大师圆寂之前留下一偈:生亦欣然,死也坦然,花落还开,水流不断。是啊,消逝的生命,不是一去不回头,它总会以某种因果的形式得以重生。所以面对西风凄紧,众芳凋零,不妨想到来年仍是一样的群芳争春,一样的万紫千红,一样的莺歌燕舞。面对“荷枯只有擎天盖”的一泓秋池,何不想到“小荷才露尖尖角”的春意的清新,何不想到“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夏韵的繁盛。

一个轮回的尽头,是另一个轮回的开始。生命就是以这样一种消逝的方式举行着永久的盛筵。 在这场盛筵中,个体生命的消逝使群体的生命行走成永恒。“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龚定庵的诗句不光昭示着落花有情,也昭示着生命消逝的弥足珍贵。年年岁岁花相似,为的是有年年岁岁的花凋零。今年的花朵以消逝的方式在进行着热情的行走,它以基因的形式,它以泥土的形式,它以养料的形式……确保着来年的花像它一样的美丽、健壮,甚至比它更加的美丽、健壮。这样,花

的生命的链条就环环相扣,永不断绝。而试想,若有一种生命,它的个体不会消逝,这个生命的群体会兴旺发达?

在这场盛筵中,个体生命的消逝使另一生命行走成伟大。这一点在人类的生活中显得特别的鲜明。人类历史和现实的星空中,固然有一些星星在熠熠生辉。他们或是政治巨人,或是文艺巨匠,或是科学大师……但为他们作奠基的一定还有不可胜数的肉体的生命、艺术的生命、科学的生命……古人云,“一将成功千骨枯”(编者注:应为“一将功成万骨枯”),多少成功的将军,面对闪闪发光的将星,流下了辣辣的泪水。

所以啊,面对消逝的生命,可以悲慨,可以淡然,但不要忘记跪下来,掬起一捧热泪!

[例文三] 行走在消逝中

不知道风往哪个方向吹,人往前走,风向后追。记忆如风,且走且停,可能调皮地扎营在某个阳光明媚的草原,让心灵沐浴在一片温馨和煦之中,也可能无奈地停驻于遍布阴霾的山谷,只剩泪水在脸上放肆任性,但这走走停停的记忆,又似乎并不为沿途风景所诱惑,将大多数时间用在了行走之上,有人曾说:“遗忘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本能。”细细品味,不无道理。一切都在消逝,悲伤的,快乐的,重要的,不重要的。

还能再看见吗,那消逝的英雄?四面楚歌声声,眼前美人泪涟漪。曾经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霸主面对这四面楚歌的悲惨境地也失去了力挽狂澜的壮志和霸气。自刎乌江,成了最后的结局,千秋霸业,在瞬间灰飞烟灭。

还能再看见吗,那消逝的玫瑰?拥有最盛大的世纪婚礼,在全世界的注目中走入婚姻的殿堂,羡煞旁人的一对,童话里王子与公主般的美好,可这近乎完美的婚姻却在几年后尴尬地画上了句号,更难以预料的是故事的主人公,也在一场车祸中丧身,英格兰花园中最美的玫瑰香消玉殒。

还能再聆听吗,那消逝的绝唱?“桃红柳绿,乱花浅草,枫叶芦花,银装素裹,四季袅袅绕指柔”。这缠绵的琴声,让两个天涯沦落人思想上达到完美地统一,一曲琵琶行,惹得司马香衫湿,只是,千年以后的今天,透过薄薄的书页,我们也许只能用想象来构造这一意境,编织这唯美的旋律。

似乎一切都是那么容易失去,那么容易遗忘。纷纷扰扰的尘世中,能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中的究竟还剩下什么呢?一个坚定的声音回答:爱!是的,唯有爱可以穿越时空,化身瞬间为永恒。

我们不会忘那行走在戈壁滩上,牵着骆驼,摇着驼铃的茕茕背影凝结的是对文学深深的热爱;我们不会忘那无奈走向寺院的落寞身影难以释怀的是那场感彻千古的红楼情事;我们更不会忘那纵身一跃,投身汩罗江中的灵魂,承担了多少对国家的责任。

爱在左,情在右,走在生命的两旁,随地播种,随时开花,将这一径布满荆棘的小路布臵得生意盎然,让我们这些穿花拂月的人,踏看荆棘,不觉刺痛,有泪可挥,不觉悲凉!

行走在消逝中,爱伴随同行!

[例文四] 行走在消逝中

对于我们80年代出生的人,似乎总是逃脱不了那么几个形容词:叛逆、忧郁、自私、自大……与我们上一辈那一群经受过战乱、“文革”而走向阳光灿烂的日子的人们相比,我们显得更加脆弱和浮躁,因为我们深感自己行走在消逝中。

无论是从一些离谱的行为,或是忧伤的文字当中,都能够看出我们的内心世界:由成长带来的躁动与深深恐惧。在我们看来成长就意味着失去,失去童年的伙伴,失去儿时的纯真,失去父母无微不至的关爱。身为独生子女的我们拥有的是挂在脖子上的一串闪光的钥匙,拥有的是一间属于自己的大房间和成堆的玩具,但我们依旧是贫穷的孩子,因为我们缺少一双同龄人的手。越是缺乏,就越是珍惜,越是珍惜,就越容易失去。似乎生活对于我们就是这么吝啬,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好朋友们不断地离自己远去,当时的美好友情也被时间长河里的浊水不断冲刷而淡了滋味。无论我们怎样想方设法,最后的结局总是一样:人去楼空,留下的只有怀念。在我们彼此都清楚地意识到这世上每一件东西都有它的保质期的时候,我们便沉默了,一味尝试去抓住过去的尾巴,害怕面对飞逝的现实以及对未来一片茫然与不安。于是,有了郭敬明、张悦然写的那一类透明而忧伤的文字,将内心中小小的一滴眼睛,扩大,成了一片冬天的大海。

不仅仅是内心的消逝,我们确实生活在一个真实的消逝的时代。科技的飞速发展,社会的日新月异,迫使我们不断得抛弃那些被视为落后的旧事物,而去接受许许多多的高新产品,手足无措的我们于是成为了一批新新人类。我们需要借助别人的文字与图片去回忆从前的老街,需要塞上耳塞才能感受所谓的天籁,需要通过虚拟的网络世界来排遣内心的寂寞,自然与真实正在消逝,就在我们的前进之中。

最残酷的就是,我们每天都面对着生命的消逝。无休止的战争,让我们深刻感受到生命的软弱,作为人类,但却不知同情自我,无视生命的价值。这又是多么愚蠢而令人心痛的事实。尽管各地都有反战人士的呐喊游行,但毁灭性的枪声仍然响彻地球的上空。人类活动产生的污染,对森林的过度侵略,物种的大量灭绝,一切的一切都在使我们的地球家园逐渐消亡。在各种各样的猜测中,我们又陷入对未来的恐惧之中。

也许每个时代的人都会不同程度地感受消逝,只不过我们感受得更加深刻。尽管我们行走在消逝中,无法逃脱,但相信我们定会变得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