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季雪花飞舞时
高二 其它 2154字 115人浏览 老鼠爱上猫LX

雪下雪又来,春去春又回。

回乡,那种梦牵魂绕的渴盼与思念,夜夜侵蚀着我的心,每逢佳节,奔波在回乡的赶程路上。

天气虽为腊月五九节气,空中刮着丝丝寒风,但艳阳高照,感觉不甚寒冷。太阳挂在客车上方,射着灼热的光,街道两旁的行道树在微风吹拂下摇摆着身子,似友人一样站在那里送我踏上回乡之程。车,离开高楼大厦,离开喧嚣的城市,在一曲《常回家看看》的伴奏下走上回乡的公路。望着窗外枝头欢悦的鸟雀,听着叽叽喳喳的喜鹊声,我的心渐渐轻松起来,那一份份久违的情绪也随着排排错过的泛着淡绿的白杨树激活我的记忆。

从乡下到城市谋生,转眼好久,在这段岁月里,虽说每月都有一两次回乡探母,但故乡那份刻在生命深处诗意漾漾的草翠花红,慈母欢喜与牵挂的眼神,时时牵动着我的心弦。匆匆回乡归来,望着四周漫无边际的高楼车龙,想着心中的家乡、两鬓斑白的慈母仍在思念的那一端,思乡的心绪像一粒种子任我思念的泪水浇灌,且随着岁月的推进,越发在我心头愈加沉重。许多年过去,儿时树林深处北国风光,千里冰封&&的背诵,红瘦绿肥,游川戏水,依旧藏在心怀深处。在欢悦急切的回乡路上,久别的凝视,使我心头猛然一醒,那不就是从没有离开自己情感深处的魂灵吗?

迎着太阳,乡村满目诗意,一望无遗,连那山峦也仿佛在向我微笑,那多么熟悉的回乡之路!而今,在缩短城乡差距,兴建新型城市的发展中,海东市正悄然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车驶出小峡口,眼前豁然开朗,虽是严冬,但丝毫没有往昔寒冬的单调,一条高铁线路如一支箭矢,轩昂地伸向天的尽头,一旁为之伴随的高速公路上,车水马龙,穿梭在回乡过年的忙碌中。

眼前明朗了,心更迫切了。不远处,映入眼帘的是一处处初具规模的现代化的厂房,一幢幢参差美观的高铁新区住宅楼,道路宽且明亮,纵横交错,湟水河畔行道树成排点缀成墨的诗行,河水虽已结冰,但与两岸洁白的栏杆相映成趣,似乎殷殷细语,诉说着变装后的欣然。窗外树间啼鸣的鸟雀,就像我挥动思绪的翅膀,一次次打断我的冥想,划破乡间严冬的宁静,此刻,那鸟儿仿佛也洞视了我回乡的情愫,洞察了我回乡的最爱乡人、亲人与朋友。

找点时间,找点空闲,常回家看看&&不时在耳边嘹亮,车内人头攒动,回乡让容颜灿烂成花,乘客被气派的海东临空工业新区所吸引,好美呀!我们的幸福日子到了看!那是我村的小区,多么大气、多么漂亮&&我这次回家,准备买一辆漂亮的小轿车。我这次回家想终止打工的生涯,趁海东市兴建的东风准备在家乡创业。&&满脸的幸福,满心的欢悦,满车的笑语朗朗。

车子奔驰在回乡的路上,远离了城市的熙熙攘攘,远离了名利追逐,在回乡的路上,一切都显得那么淡然而随和。随着滚滚车轮,我的心思也跟着在奔跑,感受着乡间那山那水,

感受着村民屋顶上袅袅升起弥漫着年味的炊烟,心头一丝甜蜜乡村正如乡邻一样纯朴,始终保持着它的质朴格调,保持着它的古老与厚重的同时正悄然在变,房子变高变靓了,道路变宽变洁了,农民的腰包变鼓了,交通工具更新换代了,乡村文化气息变浓变新了。这一切的变,是乡邻们望了多久盼了很长的心愿,然而永远不变的依然是游子回乡的心境,依然是那样的执著,那样的炙烈。

我在脑海中过滤着一份份的曾经,一段段的往事,一片片的记忆,幸福的心儿就像阳春三月路边阳光下微笑的花儿,偎依在青青草丛间,是那么的甜蜜,那么的静美,那么的纯真&&望着村野,听着乡音,忆着乡容,真是一份难得的好心情,难遇到的境遇呀!

车驶进平安县城,奔向土乡的柏油马路,老远就传来排练社火的声声锣鼓,白玛寺的钟声悠扬在明媚的乡村上空,似乎述说着对河湟这个神奇浪漫的地带沧桑巨变的感慨,头顶泛着银白光晕的飞机隆隆而过,横穿乡间公路的铁路上,列车长啸疾驰,满载着天南海北的游子思乡情结奔向慈母的身旁。

近了!近了!快近了!

通往村子的路上,各色各型的私家车穿梭往来,喇叭声此起彼伏,将家乡人热情的问候传递;村道两旁,座座和谐美观的农家小院鸡犬相闻,那幢幢二三层小楼掩映在树丛间,在初春艳阳的映照下,是那样的耀眼,透过门窗,只见室内灿烂如春,盆中鲜花争艳,绿意漾漾,院内更是热闹异常,只见主人杀猪宰羊,俨然一股浓浓的始闻年关来,磨刀霍霍向猪羊的味道。

村落广场上,小伙姑娘将社火的节目彩排,彩绸飞扬,舞步酣畅;向阳地带,老人们围成一圈吹拉弹唱,那清脆的弦音,优美的小调,观者笑语盈盈,尽抒着着心中的欢悦;篮球场地上,脚步稳健,球弦优美,喝彩四起。那年的味道在乡村文化的浓酽中透着诱人的香气。

下车了,迫切的期盼在这一刻抵达,我三步并作两步,走进村庄,扑面而来的是一丝乍冷还暖的春风,带着泥土味儿,吹拂着,飘散着。那微微的的年肉香味儿,淡淡的鞭炮味儿,那日出云中鸡犬喧的诗意,是那样的熟悉与贴切,全然没有鲁迅笔下回乡的阴冷萧杀,一切都是那么的悠闲、柔和、恬静&&

巷道里时不时遇上村民,一句句回来了,到家坐坐暖进心窝,踏进家门,多少思绪在这一刻释放,多少话语在这一刻要述说。母亲,我那慈祥的母亲,特有的欢欣在她温情的眼神里流淌&&

乡情,在岁月的脚步里,在思念的那一端,分分秒秒穿透骨髓,融入血液,与我的生命脉脉相牵。曾多少年,回乡,就像一首永不唱倦的歌儿一样,那回乡的曲儿回荡在漂泊在外的游子心灵里。

从走出学府的那一刻,多少年,回乡成了一种潇洒,一种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