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事
初二 记叙文 842字 194人浏览 sky一叶知秋730

花事

楼下樱花又开。

一年前,也正是这樱花,红红与白白,宁谧地酝酿,宁谧地开放,宁谧地纷扬了春夏。

花开令人心喜,花谢更堪称奇观,然而这一场花事将尽时,竟别是一番凄清景象。犹记樱花正盛时,我曾小心翼翼地撷取飘落在土块中草叶上的完整的粉红花朵,藏入匣中。几日后仍可闻得樱花粉状略湿的香气。我也曾在夏日午后,寻一朵重重叠叠,花瓣排列错落有致的白樱,夹在指缝间任光影交错,看它绽放如最温润晶莹的蓝田玉。一阵风不徐不急的吹过,恰到好处地拂下轻盈的花瓣,于是引来一场惊叹:花树下樱花那细致柔软的花瓣旖旎缱绻,犹如佛祖拈花微笑是漫天飘坠的天界之花--一场华丽繁复的盛典。以后呢?花瓣被人踏过碾出的些许汁液使得它不复轻盈,只得静静呆在地上,从洁净到泛黄然后萎蔫、腐坏,年华一步步苍老。不久前出尽风头的花儿们下一刻便残红着地,恰似容若所说,冰肌玉骨天分付,兼付与凄凉。

其实花是一种残忍的魂灵,它开得娇艳时吸食着人类愉悦的情绪,靠人的喜爱之情繁衍,到得凋谢,还要人因此感春悲秋一番。芙蓉、百合、玉兰、绣球以至玫瑰,都大抵如此。赠人玫瑰,手有余香,这句话我赞同,但若真让我送人花,我是万万不会答应。对方收到花时自然高兴,可过不了几天,花儿容颜渐老,心情亦不免随花飘零。这般说来,扶郎倒是慈悲了。我曾养了一枝在水中,十数日也未见凋零,只是精神渐次委顿了。却不教人伤怀。

不由想起黛玉葬花时,泛黄的残花与人面相映的景象,不是人面桃花相映红的赏心乐事,而是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的哀切。比起老死枝头或漂泊风中,还不如早早谢幕,步入藏花窖由得世人于纷繁世事中忽而念忽而又忘记。阮玲玉似乎即是如此,于极眩目极灿烂的一刻消陨,只叫人铭记她最华美的片断,刹那奢华,转瞬即逝。

与樱对应的中国的扬花、柳絮,有王国维的《水龙吟》咏叹开时不与人看,如何一霎蒙蒙坠,花事阑珊到汝,更休寻、满枝琼缀。是首极好的词,然而一样飘零,宁为尘土,勿逐流水一句,,我却不甚认同。质本洁来还洁去,花事了时,也是:

纵被春风吹作雪,绝胜南陌碾做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