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怀念
初一 记叙文 1159字 913人浏览 末尾爱人cherry

冬天的怀念

鱼台一中刘春侠

喜欢冬天,说不出为什么。

安静的冬天,总会让一颗漂泊的心找到地方安放,我喜欢冬天由来已久。

记忆里最清晰的是那些冬天的早晨。记得那时我在读初中,农村的中学早晨上课总是很早,我须得早早起来,背着小书包去上学,否则我那个爱学习的劲头绝不允许自己晚起哪怕一分钟。那时的冬天真是纯纯净净地冷,不带一点商量地冷,可那种深入骨髓的冷又那么纯粹,那么自然,那么透彻,那么让人难忘。我就是在那样的早晨迅速起床,背起小书包,至于书包是什么样子的完全不记得,也不象文学作品里描述的那样是妈妈缝制的精巧的小书包,只记得妈妈忙,没时间给我缝什么花书包。

留在记忆里的是冬天的早晨去上学的时候在家里拿着的妈妈隔夜蒸好的大馒头。妈妈说她的手大,从来不会象其他的妈妈那样,蒸得极小巧极好看的馒头,所以我们家的馒头个就是大。我时常拿着一个馒头走在上学的路上,你知道吗,在有月光的早晨,在冬天的早晨,吃着妈妈昨天蒸的馒头,真是一种享受呢!那馒头经过一夜彻底地冷却,早已凝固,咬一口还会掉下来一些馒头丝,慢慢嚼着这些不加任何添加剂的面粉,加上一丝冷气,就着月光仔细品,甜甜的,凉凉

的,咽下去立马就转变成热能,热量守恒,然后,我全身就充满了正能量。

我无法想象这一个馒头的制作经历了怎样复杂的过程。先把小麦撒进并不肥沃的泥土,等待她发芽,长高;然后收割,打场,晒干,拉回粮囤;接着在日头下淘洗,晒干;拉到磨坊里把麦子磨成并不精细的面粉,拉回家里;和面,等待发酵,揉搓面团,上锅蒸熟、、、、、、母亲得付出多少辛苦,才能换回这样一个馒头。那时候,我完全不这样想,也不去想。我只是感觉嚼着手里的甜馒头,嘴就开始发酸,是那种泛着甜味的酸。腮帮刚睡醒还没完全打开,就像我们刚开始练声,声音没有完全打开一样,嚼着嚼着,腮帮全部灵活了,吃起来就更加进入状态,越嚼越香。这时候我眼前就会出现一片一望无际的田野,母亲在那里忙着收割,大地母亲把她最丰硕的果实呈现给我伟大的母亲,来喂养我们这些将来要走出这片田野的孩子。母亲劳动的身姿随着麦浪和微风轻轻摆动,仿佛一首安详又轻柔的曲子,我给这首曲子命名为班得瑞的钢琴曲《童年》。又忽然觉得这画面象一副西方的油画,母亲喂养自己的孩子,大地母亲哺育天下苍生,这样的画面深深定格在我的脑海。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为什么凉凉的馒头咽下去那么热,原来那上面带着母亲手心的温度,更有大地母亲的余温。

我就这样在一个馒头的畅想下,开始我一天的学习;我

也就是这样在无数个馒头的滋养下,开始我一生的寻觅。我的脚步更加从容,我的内心更加强大。我不知道是否抬起头,天空就会亮起来;但是我知道,如果一直低着头,无论如何都不会亲眼看到蔚蓝的天空。我就这样一直昂着头从冬天走到今天,因为大地母亲曾经告诉我,有信仰的孩子都是昂着头的。

我怀念冬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