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念我的母亲
初一 记叙文 1056字 168人浏览 晴初雨季

肃杀的严冬,在无声息的凛啸的严风中,渐渐扫打在我的脸上。脸上的风痕,也不知是从开始罢,竟逐然而然,在我黝黑的脸上,刮起了劲罢。刮也就刮罢,但这风竟似乎愈发嚣张起来。因我投入学海有些时日罢,它竟也聚成了集团一般的痕迹。而我向来是不会刻意去在意这些小细节的,而母亲却不然,她却向来最会去刻意关注这些琐事。

我一出生便是生在一个富裕家庭,父亲的事业从百万企业晋升为千万身家,及时在十几年后的今天,父亲所承家业仍蒸蒸日上。而在这样的家庭中,人们并不势利,无论是我的母亲还是那风沙一般令人恐惧的威严父亲。反而,而令人无法想象的是,他们依旧循着旧封建社会的套路,教育我和妹妹仍用那所谓的“南穷女富:一套法子。用也就用罢,可母亲的旧教育思想却以入之骨髓,如今,却也令我不太愿罢回忆起童年。的确,我的过去是被母亲拉扯带大的,用旧思想教育带大的。

还记得我不太大那会,约莫算来,四五岁左右,母亲那会便注意到了我的聪颖,便以此顺理成章地让我看起了文学,而此时的妹妹却如易折柳一般,被他们捧在心窝,就如家畜一般,不使其去冒险。而我,却只能被反锁在房中,捧着几本简化版的白话文的四大名著的彩绘本,似也非懂地在那张床上,翻阅着无尽似的书页,的确,这对于一个四五岁的小孩来说,也看似太难太难了。可当时我却依然照着母亲的示意,读了下去。母亲时不时便会冲进屋中,检阅我阅读的情况,这,的的确确很苦。大家看似无趣而又幼稚的这小小的彩绘本,却是我童年中的最黑暗的时期,也由于这个缘由,以致于我现在还记着,母亲那时候,手中执着一把锈了的铁衣架,把我打到房中去,呵斥了一声:“给我读书去!你已经在幼儿园中闯了祸,不肖子!还不读书!你还不读书!——”我抽泣着,脚退到了床边,哽咽着读着顺手从床边抄来的《红楼梦》那其中的这么一段,是母亲用衣架迫着我诵出来的,因此,我至今记忆犹新:“贾宝玉把玉扯了下来,说道:‘这是什么破玉!既然妹妹都没有,那我要它做甚?”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当然,也是由于母亲前期的逼迫,导致于我如今对各类书籍无不钟爱,在学习上更是十分精进。母亲,我在前文提过,她是个保守派的封建式主,所以她也从不给我去参加任何补习班。

缘分,一如参禅不说话,母亲对我的爱恨如写意,山水画一般。也许吧,我的童年,是我人生的伏笔,这其中的恩恩怨怨,便许多为母亲所赐。我会恨她?这个答案。心中有爱的人,不言自喻。

爱恨如写意,山水画;红尘千百道,独母爱。为了母亲,我写下这篇文章,短短的一千文字,洒满了纸上的天下。在这个冬季,尽管任寒风吹啸,因为母亲,却也不那般寒冷了罢。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