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每一个“可曾”直面人生
高二 记叙文 1583字 642人浏览 于红欣

可曾失意彷徨,深味竞争失利的浓厚悲凉;可曾不堪重荷,只觉前途茫茫风雨飘摇;可曾自惭形秽,默默地将创口紧紧掩藏;可曾遭人误解,嗟叹无人能懂心灵流浪;可曾叛逆反抗,拒闻师长谆谆告诫;可曾以丑为美,误入歧途仍固执己见; 可曾背水一战,惨遭败北陷于绝望;可曾为爱痴狂,迷失自我只留惆怅;可曾痛失至亲,无所倚傍孤楚凄惶;可曾遭际理想与现实的矛盾,失落迷惘痛苦挣扎?这一切的“可曾”,我都曾经历过,体验过。

每一个“可曾”,都是划在心口的一道伤痕;每一个“可曾”,都是我成长的足印;而那个最难调和的“可曾”——理想与现实的矛盾,至今仍噬咬着我的灵魂,让我思考探索,寻觅着调和它的良药。从小,我就谨记母亲的教诲——天道酬勤,于是,我拼尽全力,朝着心中美丽的彩虹——理想,作着一次次的冲刺:我热爱舞台艺术,无数次幻想着在镁光灯下享受掌声与荣耀,可是实力不济唯有出局;我渴望觅得知己,时时处处怀揣着真诚的心,尽力做着与人为善,可是谨小慎微让我孤独依旧;我更曾拼尽全力朝着心仪的重点中学冲刺,可是发挥不佳名落孙山……我被淹没在痛苦的河流,左岸是冰冷残酷的现实,右岸是温暖诱人的理想,而中间却是滚滚滔滔奔涌着的河流,其间流淌的是怨,是恨,是我最无奈的叹息。屈服?还是挑战? 放眼史河,三千年前那位茕茕独立的圣者——孔子给予了我智慧:何不直面现实,调整理想? 孔子身逢礼崩乐坏的春秋乱世,却怀有一颗普救民众的仁爱之心,以“恢复周礼、礼乐治国”为自己毕生理想。虽已明了 “其道不行”,却仍以殉道者的献身精神,“知其不可而为之”,周游列国,颠沛流离,百折不挠推行其“道”。但当其看出有生之年难以“行其道”时,就及时调整了理想,改“行道”为“传道”。晚年虽有鲁君高官聘他,却能抵住诱惑,删《诗》《书》,定《礼》《乐》,修《春秋》,潜心整理文化典籍;创儒学,育弟子,专心从事教育“传道”。

正是由于孔子及时地调整了理想和现实的矛盾,在坚持“其仁不变”的前提下,积极地改变“入世”方式,才有一代儒学的开创,造福万代,成千秋帝师,万代圣宗,实现了其生命的价值。是呀,当理想与现实矛盾时,何不效仿孔子,及时调整呢?无缘名校,那就正视不足之处,在此刻脚下这方土地潜心经营,焉知抵达不了广博?技不如人,那就走下舞台,把对艺术的理解融于生活用于品味,也许台下更有风光无限?知音难觅,那就别再望眼欲穿,而是努力完善自己的人格,或许下一个敲开心门的,会是我一辈子的知己!但是,现实,有时残忍得让人难以直视。鲁迅说过“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可猛士鲜矣!古往今来多少人被冰冷的现实所冻结,被历史的潮流所淹没。接舆髡首、商扈裸行,正是他们消极遁世、难以直面现实的真实写照。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因而,调整理想的过程,是一次痛苦的自我解剖,它需要你真正认识自我,否定自我,然后重塑一个新我,实现自己的精神突围,一如那手持竹杖,身披蓑笠,脚踏芒鞋的东坡居士,当治国平天下的政治理想被乌台诗案的残酷现实推向了无底的深渊,他并未一蹶不振,而是释然地结庐躬耕,寄情山水,让心灵在大自然中沉静,过滤,蝉蜕,新生。终成一代大家,为列代崇仰。是的,只有你用心灵审视自己,才能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真正完成自己的精神突围,调和好自己理想与现实的矛盾。 人生的每一步都伴随着坎坷与曲折,每一朵鲜花都包含着荆棘,每一个灿烂的理想都包裹了现实的利刃。那么,当现实的利刃再一次划破你的心口,当理想的彼岸显得那样遥不可及,你要直面那血淋淋的伤口,告诉自己:“一蓑烟雨任平生,谁怕!”但更重要的是,你要审视脚下的路,是否值得你这般的风雨兼程。倘回答是“否”,那就毅然地调整自己的奋斗路线,重新为心灵插上翱翔的翅膀,这样,你就离成功不远了。青年朋友们,当现实以残酷冰冷的姿态向着理想叫嚣,我们决不以飞蛾扑火之式自取灭亡;而是明智地直面现实,调整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