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里外婆的家
高中 其它 879字 74人浏览 大嘴猴小闺蜜

慈祥的外婆是我的惦念,天堂里外婆的家是我的牵挂。

外婆家有三间平房,建于六十年代,青石垒砌房基,房屋的前后都是红砖墙,东西两面房山是土坯墙,山墙涂刷了白灰,房顶苫的是木片瓦。

房东头是一座老式粮仓,就是用四根粗大原木作立柱搭建起的那种苞米楼子。房西头是依房山搭建的柴草棚。

房前是一个大菜园子,菜园子的前边是火车道,火车道的前边是公路。房后是一个小慢坡,坡上有外婆家栽种的十几棵李子树。再往上是大片的耕地,有外婆家的,也有其他村民家的,耕地的边缘就是满目青翠的大山。

外婆一辈子没闲着,在家里缝缝补补、洗洗涮涮、生火做饭,到房前收拾菜园子。房东头的小道,是外婆走的最多的一条道,春种秋收,除了种地、铲地、收地,还上山采山野菜、捡蘑菇、捡橡子、捡核桃&&冬天上山打柴。

我有四个舅舅,先后都是在这三件房子的西屋结的婚。用外婆的话说:一铺炕上将就了四个媳妇。如今,四个舅舅都早已当上了爷爷、姥爷,老房子也许会留下他们很多美好的回忆吧。

外婆是在六十年代初从山东闯盲流到东北的,外公在山东时就去世了,我今年四十多岁了,也没见过外公什么样。外婆一个人领着一帮孩子生活,孩子们大了,成家立业了,外婆也老了。

外婆这个人对外人总是很友善,对我们孙子辈的总是很疼爱,唯独对自己的子女很严厉,甚至苛刻。小时在外婆家玩,那时二舅、三舅还没结婚,小舅还上学,外婆天天唠叨,不是嫌两个舅懒,就是嫌小舅不好好上学,还经常发脾气。听三舅说,他早上睡过头了,被我外婆两个嘴巴打醒了,叫他赶快到生产队干活。那时舅舅们躲着外婆,不愿朝她的面。现在回想起来,外婆是希望每一个子女都能勤劳,勤劳就能过好日子。她总说:年轻时多遭罪,年老时不受累。

到九十年代,新建国道通过外婆家门前,外婆家的房子、菜园子都被征用了。如今,那里大山还在、铁道还在,废弃的老公路还能看到印痕。外婆家的房子、菜园子已经覆盖在新建公路下,公路上一辆辆疾驶而过的机动车,把过去都带走了,越带越远、越走越远。 外婆已经去世多年,但是在我的心目中,外婆慈祥的面容总是那么真切,外婆的家总是那么清晰。我一直觉得外婆还在,外婆的家在天堂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