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在旧棉衣里的温暖
初一 记叙文 1378字 187人浏览 杨三爸

清晨,一个人在清冷的街上踽踽独行,只见那满地的落叶被刺骨的寒风掀起,粗暴地扯到天上又狠狠地摔落下来。那天,寒风像长了眼睛似的使劲地往我单薄的衣服里灌。一个冷战,在家里好不容易烤暖和的身子又被吹了个透心凉。

一路上,风冷冷地吹着,看着一群群穿上新棉衣的娃娃在我面前骄傲地走过,我心里直埋怨:母亲啊,你怎么不给我买件新棉袄呢?家里那件实在是又小又旧,老土得跟博物馆里的东西差不多。我越想越气,一脚踢起旁边的易拉罐,易拉罐“哗啦啦”了几圈,停留在草丛旁,冷冷地和我对峙着。我不解气,几个流星大步奔过去,“啪啪”两脚,易拉罐被我踩得面目全非了。

正在此时,一个熟悉的声音飘了过来:“苹儿,等等,棉衣!”是母亲,一路小跑着赶了上来。我满心欢喜,以为是母亲送来了新衣。一看,唉!还是那件老掉牙的棉衣,那衣服的破口处还横添了几条丑陋的“蜈蚣”。都什么年代了,这叫我怎么穿得出去呀!我赌气说:“不穿!”“那怎么行!感冒了怎么办!再说,我都缝好了,穿上就暖和了。”“不穿,就不穿!丑死了。”“给我穿上!不能助长了你的坏习惯!”母亲的口气里陡然多了命令的成分。“不穿,打死也不穿!”“那好,不穿拉倒,到时候冷就别怪我了。”母亲说完,扭头便走了。看着母亲离去的背影,一股酸酸的感觉直冲鼻子,我憋着眼泪走进了学校。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课堂上,我有些心不在焉,心被母亲的背影远远地牵走了,被老师提醒几次了。突然,“砰砰砰”,教室门被敲响,老师走了出去,一会儿,又走进来说:“秋苹同学,你母亲为你送衣服来了。”并示意我出去。我的心悬起来了,是新棉衣还是那件死缠着我的旧棉衣呢?憋着一股倔劲儿,我出了教室门。“苹儿,现在没有‘蜈蚣’了,穿吧!这是我专门到缝纫店里缝的。”母亲一边说着,一边走过来将衣服直往我身上穿。我扭动着身子抗拒着,“我不穿!别管我!”“别倔,穿!”母亲十分艰难地往我身上套棉衣,我边扯衣服边说:“坚决不穿!”母亲显然气急了,脸涨得发红,胸脯不停起伏着,“你!我打——”她气恼地高高扬起手臂,向教室里望了一眼,手臂又缓缓地落了下来。“看在老师和那么多同学面上,给你留点面子,不打你,回家再说!最后问你一遍,到底穿不穿?”“不穿!”抗拒的声音甚至惊动了教室里的师生。母亲这次显然是真的生气了,头也不回地决然而去。我有些犹豫,其实话一出口我便后悔了,毕竟天还冷着啊!

整个上午,我的心一直纠缠在这件事上。后来,天更冷了,我一直期待着教室的窗户前再次出现那张熟悉的美丽的面孔,可终于没有再出现……放学了,一个人走在热闹的街上,身子瑟瑟发抖,我那顽固的念头终于忍不住开始动摇,是不是我真的错了?想一想,我也真是太任性,太虚荣,太倔强了。不然,母亲不会生这么大的气,我也不会被活活冻一个上午,像风雨中的树叶。回到家中卧室,我忍不住泪水直淌。委屈?后悔?感动?我说不清。沙发上,依然摆着那件引发我与母亲争吵的旧棉袄;厨房里,飘来母亲炒菜的香味。那一刻,我偷偷地穿上了那件旧棉袄,真暖和呀。我发现缝合处竟然又多了一只我喜欢的卡通黑猫,我想那是母亲特意从我以前穿过的衣服上剪下来缝上去的吧。

这世界,并不是冷冷的,一份温暖,一份幸福,早早地藏在了一件旧棉衣里。一件棉衣,母亲改了三次,一次次都凝聚着挚爱,似淡却浓。只是我迟迟不懂,不懂母亲的爱,还倔强地和她赌气,争吵。爱,就这么深深地,悄悄地藏在了这件旧棉衣里。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